玊生非 - 第六十八章钗黛 红楼憾梦:元春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啊——”

      只听得一声凄厉而兴奋的娇啼,元春在高潮与低谷之间久久维持的平衡在一瞬间内被打破,原本娇嫩柔软的花径像是一把肉钳般死死钳住男人的龙根,蓄满精液的胞宫开始本能般的收缩颤抖,一股股清亮的高潮女汁混杂着灼白的龙精从二人交合处缓缓流出。

      鲜嫩的檀口之中无意识地吐出一只银光闪闪的粉嫩小舌,盈盈不足一握的金莲玉足在男人粗壮的腰间夹紧,秀气的足趾早就因为剧烈的快感死死地蜷缩成一团,透过洁白透亮的白丝,连美妇娇嫩足心处那微微泛红的褶皱都依稀看见。

      贵妃娘娘最开始那雍容华贵的贵妇面容悄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娇艳得快要滴出水来般的妩媚晕红。微微蹙起的秀眉此时也因为极度的舒爽伸展开去,清澈的眼底像是倒映着一泓秋水,狭长的凤眸眼角处甚至还飞溅出几滴解脱般的泪珠。可以想见,禁欲许久再加上几度徘徊于高潮边缘的敏感女体一旦爆发开去,那样的刺激快感足以让任何女人为之疯魔。

      “朕的服侍可还满意?小骚货?”享受着花穴中因为剧烈高潮而产生的痉挛快感,皇上轻轻挑逗着那一颗娇艳的敏感肉蒂。

      在阴蒂环的限制下,它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极度兴奋的状态,但只有男人上一刻的发话以后,情欲稍微退却一些的肉蒂才能从可怕的紫红色转为娇媚的嫣红色。

      “臣妾实在太舒服了,皇上把妾身可是肏得欲仙欲死呢…”享受着自己胞宫被灼白龙精填满的饱胀感,元春依然保持着跪趴在床上的羞人姿势,望着被单上金黄的纹路慵懒地说道。

      “真是个贪吃的小骚货。不过爱妃可不要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啊。”皇上翻身躺下,伸出大脚轻轻地把作母狗状的元春踢到在床。

      “呀…皇上,你——”失去了双臂辅助的贵妃瘫倒在床,又因为腰间的酥软无力一时间竟是难以起身。费了好大的功夫,元春才挣扎着爬起身来,不免咬着唇瓣娇嗔一句。

      身体还是非常乖巧地抬起螓首,尽力把自己已经有些僵硬的纤腰扭动出妖艳的美丽,一只沾满暧昧绯色的玉臀在后面高高翘起,伴随着贵妃若隐若现的娇吟,赤裸的女体一路膝行爬到男人濡湿的跨间。

      男人的眼神愈渐火热,元春轻摇螓首,把垂在胸前的叁千青丝晃到自己背后去。接着张开已经有些红肿的檀口,丁香小舌上的舌珠像是一根细链般,把皇上沾满龙精的腥臭性器牵引到自家主人温暖的喉穴之中。

      皇上享受着元春熟练的口舌侍奉,龙根渐渐有起了些非分之想,可他的内心却莫名的保持平静。如此美艳的娇娃应当是被丈夫捧在手心里呵护的美人,可如今却乖顺地跪在自己胯下清理着还沾有自己体液的男人性器。这就是权力的美妙之处啊。

      “皇上…在想什么呢…”许是刚才得到了男人的特赦高潮,心情愉悦之下的元春胆子也放大了不少。不仅在侍奉夫主圣具的时候敢于出言发问,还用舌尖上冰冷坚硬的舌珠飞速的划过男人敏感的龙首,企图把皇上的注意力放回到自己身上。

      “呵呵,没什么。朕不过在想,爱妃服侍得朕如此开心,朕该如何赏赐爱妃。不若过些日子便让爱妃归宁可好?”捏了捏女人鼓鼓囊囊的唇角,男人微笑着说道。

      ...

      清晨的阳光带着些许的暮气洒向金碧辉煌的皇宫各处,无论宫里的贵人们是否喜欢,冬日都迈着坚定不移的脚步缓缓到来。

      天色有些暗沉,天边的一丝温暖被大一片的乌云囚禁着。宫殿里,往日郁郁葱葱的草木不复昔日模样,大多只剩下几根光秃秃的树枝,抬眼望去,却是一幅冬日萧瑟肃杀的景象。

      宫中唯一的皇贵妃娘娘静静的坐在梳妆台前,美目流转间却是有些忧愁的神色,再加上她此时雍容华贵的气质,不免会让人有种美人愁春的娇怜之情。

      元春所愁的自然不会是所谓的春日,而是上次侍寝以后皇上对她说的那番话。刚开始听到归宁这两字的时候,她还有些陌生。因为这本就是与她这个进宫的女子毫无关系的一件事情。

      越是豪门大妇,女人要守的规矩越多。像一般的世家联姻以后,正妻多半会有几日回娘家的日子,便是所谓的归宁省亲,从此以后就生是夫家的人,死是夫家的鬼了。

      但对于皇室来说,嫁入其中的女子无论为妃为嫔,无论地位高低,哪怕就是一国之母的皇后都不可能有什么归宁的机会。若是实在思恋情深,最多不过是求皇上一个恩典,让娘家人进宫见上一面便已经是皇恩浩荡了。

      大魏建国这么多年以来,可还没有哪一位嫔妃都能有如此殊荣,得以亲自出宫归宁省亲。可天子金口玉言已出,自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元春刚开始的时候还非常高兴,认为这是皇上对自己的无边宠爱。可后面一个人细细向来,却是莫名的感觉到一阵阵刺骨的寒意从那天子的寝殿内飘荡而来。

      嬷嬷捧来一大迭从宫外送进来的书信,尽管有着皇上的许可,但宫里的规矩摆在这里,不可能贾家送进一封信,元春的桌头就能立马呈上一封来。

      从宫外到后宫这般重重筛查进来还不知道要过多少个关口,一般而言都是积攒到一定数量了才会送给贵妃娘娘阅看。虽然时间上有些遗憾,却也聊胜于无了,权当是打发寂寞。

      元春无声的阅读着,嬷嬷观察着贵人的神色翻页。书信的内容中简单的概括了一下贾府最近的状况,随后便提到了贵妃省亲的诸多事宜。其中尤为关键的就是修建省亲别墅。

      本来已经找人设计好了图纸,等到想要动工的时候,才发现府上的银两稍有不足。元春看到这“稍有不足”的四字便知道贾家的银钱亏空定然是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了,府里的情况她在王夫人的耳濡目染之下也懂得一些。

      再往下看,贾母的意思是可以早些让宝玉和黛玉定下亲来。那林如海的万贯家产现在名义上还是黛玉所有,但实际上早就寄存于贾家。若是两人结为姻亲,那些钱自然便是黛玉的嫁妆,拿来用用也未尝不可。左右以后再补上便是。

      但王夫人的意思是黛玉的身子骨太差了些,未来或许是个不好生养的,再加上她说话有的时候不知分寸,性子也是极为跳脱。这样的女子为宝玉的玩伴倒也尚可,至于正妻之位却是坐不得的。

      相较之下,宝钗倒还是个最佳的人选。

      首先她容貌出众,要不然薛家也不会动了把她送进宫里的念头。那信里是这么说着的: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这般美艳清冷的女子,难怪宝玉会对她流连忘返。

      其次她的才华也不在黛玉之下。不但诗词歌赋信手拈来,因为父亲早逝以后,她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协助母亲管理家族中的各项事务,积累了不少管账理事的能力。这也是身为一个豪门大妇不可或缺的本事。毕竟到时候若是成了婚,全府上上下下几千号人可都要听大妇一人管束,若是这个大妇本事不行,府上就会乱了套。

      再最重要的是薛家有钱,有足够建成省亲别墅的钱。虽然贾家也是京城豪门之一,但他们的钱大多都是店面房屋之类的死物,一时间现成的银两还真拿不出太多来。不过身为皇商的薛家却是可以拿出来。

      于是薛姨妈便与王夫人达成协议。先把两人的婚事定了下来,由薛家出二十万银两,对外就说是贾家借薛家的,毕竟薛家可不想落个花钱送自己女儿入豪门的坏名声。

      她们一拍即合,在宝玉和宝钗还不知道的时候就定下了他们的终身大事。但宝钗又不是伺候宝玉的丫头,又岂能如袭人一般没名没分的。正巧前些日子他们在一起之时,宝钗的丫鬟莺儿玩笑着说道宝玉那块玉上的字和自己姑娘的正好是一对。

      大家一看才知道,原来宝钗脖颈间挂着一把錾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金锁,而宝玉随身携带的那块仙玉上则是刻有“莫失莫忘,仙寿恒昌”的字样。这两句话岂不就是恰好凑成一对儿?

      王夫人得知此事不由得暗道天助我也,便命下人在府上流传起宝玉和宝钗之间这种金玉良缘的说法。日子一长,宝玉倒还没发觉什么,可心思缜密的宝钗却是隐隐感觉到了贾家的意思,一时之间和宝玉保持起了距离。

      众人一直以为会发小性子的黛玉却是安安静静,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王夫人也懒得去猜这二八女儿家复杂多变的心思,左右以后再给她指一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便是了。

      若是从前见了这些富有人情气息的儿女情长的有趣故事,元春自然看着很是惬意,似乎能在无形中弥补自己那恪守礼节、本本分分的闺阁日子。可是今天却不知道怎么回事,珍贵的家中书信读了一封又一封,那整整齐齐的蝇头小楷让元春莫名间有些反感。

      饶是元春一个久在深宫磋磨,不问世事的弱质嫔妃都知道,自己母亲所走的这一步棋实在是有些不智。若是宝玉真的需要在二女中间选择一位成为自己的正妻,宝钗难道真的比得过黛玉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