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濑 - 0175 我对你何止是执迷不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何先生恰好跟林生在外面,一听说何林曼怀孕了,惊喜之下追问了好几遍真假,笑得眼睛都眯成线了,随即就准备飞大陆去了,林生因为还有点事,过几天再跟林太一道走。

    “我脑子现在还是有点乱,你不觉得有点吓人吗?我有点怕……”何林曼坐在床上,看着那单子发愣,她觉得更烦了,对于孩子一事她其实是不太想这么早有的,玩都没玩够。

    “可是每个家庭都会有孩子的啊,我们以后肯定也不止一个的,对不对?曼曼,这没——你哭什么呢?我也没骂你啊,为什么哭?”何淮安本是蹲在她边上,仰头跟她说话,可看她眼泪流出来,马上就站起来了,“Lydia,你怎么了,有什么事你跟我说,我们可以一起解决的。”

    “我真的没准备好,每次我都跟你说了要做措施,你不肯,我吃药吧,你也不给。”何淮安几乎是紧着她的话说的,“那肯定不能吃药啊,那种东西怎么能吃,吃药还不如我戴套。”

    “那你戴啊,你戴!你又不要,非说可以生孩子,生孩子……我才几岁啊,你自己去看看,现在哪有人跟我这个年纪结婚的,还马上有孩子!”

    “那,那也有很多比你小的结婚啊,二十岁结婚也有的,有些地方四十就带孙子了啊。”

    “可我不是啊,我——我就是怕,生孩子很痛,怀孕的过程也很久,十个月……十个月!就差两个月到一年了,这一年里我什么事情都不可以做,我要注意,注意,再注意!哦,对,你要在这期间背着我干嘛都是很自由的啊,我管不到!”

    何淮安越听越不像话,知道她老毛病又犯了,自然是不跟她计较的,“行啊,那你说怎么办呢,现在已经怀了,对不对?”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哥哥,我不知道。”何林曼捂着眼睛,低垂着脸,她在哭,眼泪从指间的缝隙慢慢地渗出,其实何林曼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莫名其妙地恐惧与无措时刻时刻地围绕着她,“我没准备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我连自己都不能照顾好。我很怕……”

    “不要怕啊,曼曼,我还在的,有问题我们解决就好了的。我们都是第一次做父母,不知道怎么办很正常啊。勿哭呀,没事的,曼曼,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一开始也觉得很突然的,一下子就怀孕了,对不对啊?但这孩子是我们两个的,我觉得这是一件很美妙,很神奇的事啊。你不能接受很正常,你的年纪确实也不大的,但是在你这个年纪怀孕的不是没有,生了孩子以后还是照样玩啊。不冲突的,不会有影响到你的啊,反正呢,以后主要还是有佣人负责的,你不需要操心,该怎么来就怎么来就OK啊!”何淮安用指腹抹掉她的眼泪,很好脾气地跟她说话,对于何林曼的情绪变化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可我还是会担心。”人总是矫情的,何淮安对她越好,越温柔,何林曼更觉委屈,像是受到了天底下最最不公平待遇一般,抽着声靠在何淮安的怀里,“我脾气不好的,而且教不来孩子。”

    “没事,你有时间陪孩子就好了。不用你教,你都会了,那我还要请什么家教老师,连学校都不用去了。”真要何林曼来,孩子也废了,单单看何林曼自己什么德行就知道了。何淮安从没指望何林曼可以给孩子教什么,别太宠着就很好了。

    “生的时候很痛,他们说像有十根肋骨断了那么痛。”

    “这……”何淮安没办法了,这种事情他不可能说没事,痛是肯定的,尤其是何林曼那么娇气的,生孩子怎么办。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不断重复着,“我陪你,你痛就掐我,咬我也好,我陪你一起进去。”

    “那很丑,我那时候肯定很丑。”

    “不丑,不丑。你全天底下长得最靓了,明星都比不过你。”

    屋外有人敲门,何淮安下床去开,见着是秦敏。

    “笍儿在屋里头吧?我刚才瞧见,那单子呢,我看看有什么还要注意的,这几天……你俩可要注意些啊,毕竟现在月份小,还没稳,别太贪了……”这话秦敏说着有些尴尬,何淮安也觉得尴尬,摸了摸鼻尖道:“她人在里面,您进去吧,我打个电话。”

    秦敏巴不得,进去就见着何林曼眼睛红红的,当即心里咯噔了一声,“怎么了啊,受委屈还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哭了?”

    “我怕,突然怀孕了。”

    “嗐,没事啊,你就住家里养着,到时我伺候你,保准给你照顾得舒舒服服。笍儿,没事的,女人怀孕是件大喜事儿!我当初怀你筝儿姐姐时候也怕的,不过那会我没跟人说。你爸一天到晚忙着工作,哪里顾得上我啊!我一人就住着家属院那,上医院什么的都一人。”说着秦敏翻着单子细看,“笍儿,你怎么还有小叶增生的,平常胸部痛吗?”

    “痛啊,我还以为是二次发育……以前我胸部也涨涨的痛。”

    林兰芝去得早,很多事情都没人教何林曼,即便港城有林太在,她也不是什么都顾得上的。秦敏见她坐在床上,盖着被子,鼻头还是红红的,因为哭过的关系,一双眼似水洗过的黑曜石,没化妆的何林曼瞧着还是有几分孩子气的。

    “笍儿,你自己是怎么想的,你想回港城养胎还是继续住着这里?”秦敏不无期待地问她,私心还是想何林曼留下的,好好的一个女儿被偷了,找回来跟自己又不亲,如今结婚还怀孕了,还是跟自己不大亲。

    “爸爸已经乘飞机过来了,如果回去,我到时跟他一起走。”

    秦敏闻言笑得很勉强,“啊,这样啊,那,那好……其实回港城也很好的,何诚介那么疼你,自然也都是往最好的安排。挺好的,挺好……”她说着说着也说不出话了,站着床边上直愣愣地看何林曼,良久又问:“如果回去了,你还会再来吗?哦,这孩子不容易,就是再来一趟起码也要一年后了……笍儿,到时,到时孩子的照片发几张给我看看好吗?这段时间吃的什么一定要特别仔细,一会我写一份给淮安,完了我隔几天打一次电话给你,你别嫌我烦,要真觉得不好我发信息。”

    “哎!你当初结婚是什么时候,生叶明筝也跟我这么大吗?”

    “我结婚得早,那时候大家都是早婚早孕的。我生筝儿时候大概是二十一二的年纪,生你是二十六!我记得可清楚了,那天恰好你爸出去考察了,我一人在家,突然羊水破了,还是邻居几个搭把手送我去了医院。你这孩子不好生,卡了好久的,生出来都脸都紫了没气了……你爸当即腿都软了,一直等着医生抢救完出来。你爸那会的心脏一直跳,一直要医生救你,就是以后智力低下有什么毛病都没事……后来抢救过来了,但因为你出来的时候月份没到,所以体质就不好的。”秦敏还记得那年生何林曼真的是很不容易,生下来的时候也小小的,眼睛都睁不开,叶梁平一回家就奔屋里去看她,大气都敢喘一下……

    转眼都已经结婚了啊,马上也会成为一个母亲。

    “笍儿。”秦敏唤她,何林曼诧异地抬起头,可秦敏却又什么都不说了,她不由出声问:“怎么——”

    她被抱住了,何林曼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动也不敢动,手都是放在半空中悬着,两个眼珠子左转右转地瞟,最后呐呐地小声道:“其实吧,我可能也没走的,说不定我就留下了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