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濑 - 0178 我对你何止是执迷不悟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何淮安这边还专心致志地着手下一步计划,想着一切处理完就赶那边安心陪着何林曼。谁知计划突变,预产期提前了十多天。

    那天还是半夜,何淮安才下班回家,这衣服都没脱,何林曼那边电话就打来了。

    “喂,几点啊,你干嘛还不睡的,你这——啊,啊?你说什么?”他手抖了一下,脚都使不上力气了,浑身又软又麻的,结结巴巴地问:“时间不,不对啊,你……要不要紧的,啊?你有事……不,你痛不痛啊,我,我怎么办的……Lydia,我可以过来吗?”

    “我现在有点痛,你什么时候来,万一我都生好了你还没来怎么办?”

    “不,不会的,我马上,马上啊!”他连拖鞋都顾不得穿了,一只光脚一直穿着,跌跌撞撞地往楼下跑,差点滚下去,这时顾不得什么形象,穿着拖鞋就走了,当即乘私机飞大陆。

    去医院的路上何淮安坐在后座,时不时地抬手看时间,又或是抬手抹了把脸,急躁地看着窗外,“还要多久?”

    “过了前面的路口,叁四分钟就到了。已经打电话跟老宅那边说了,林生那边也通知了,都一起赶过来了。”

    “嗯……医院还没到吗?”

    “马上——已经到了。”几乎是一停车何淮安就冲医院去的,即便是深夜,医院里的人也很多,何淮安只怕自己来不及,飞似的往产科跑。

    何林曼还在待产室里,过了那么久才开了两指,秦敏不住地给她擦汗,而何林曼白着脸在那不住地吸喘着气。

    “曼曼!”

    “淮安,太痛了,我好痛……”何林曼见着他就是哭,可偏偏连哭都没力气,她疼死了,就没这么疼过。而破水以后更是要命,何林曼感觉自己半条命都要没了,指着窗外哭嚷道:“我不生了,我不要生了,我痛啊,淮安我好痛,我还不如从这里跳下去!”

    秦敏被吓得不清,“这话可不能说,笍儿,不能说这话。”

    “可我痛啊,我好痛……不生了好不好,可不可以拿掉,不生了,我还不如剖腹产,我不生了……”她痛得整个脸都皱在一起,脸上早已分不清汗水与泪水,何淮安自己都不由红了眼圈,“你别咬嘴巴啊,都流血了,你咬我,我不怕疼的。曼曼,曼曼……怎么办,还不能生吗?她还要多久的?”

    “还不行,得开叁指才能进去。”叶明筝也是医生,趁着休息时候过来的。

    “淮安,淮安我可能不行的……我,我今天要真在这没了……”何林曼痛得开始胡言乱语了,大脑早已停了工作,她平日里最爱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剧,脑子里装得那些有的没的此时都冒出来了,竟像交代遗言似的握着何淮安的手,“你答应我要照顾好孩子知道吗?你别再结婚了,你不要跟别的女人结婚,我就生了那么一个孩子,你娶别人,万一她害我仔怎么办……”

    “不会的,你别乱说,马上就进去了,生孩子好快的,不会有事的啊。曼曼,你别乱想,不要乱说话啊。”他强笑着将何林曼的手握住,冰一样凉,手心湿漉漉的,何淮安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自己的手汗还是她的。

    “淮安,变故太多了,真的谁也不知道的。你就说答不答应,你这样我也好放心的。”何林曼执意要他回复,都说生孩子是很危险的,她从前嗤之以鼻,可现在,她真的有好多不放心与害怕。

    “好,我答应你。但是曼曼……”他突然不说了,只是低垂着脸,过了好久才道:“肯定没事的,你不要乱想。”

    如果真有什么问题自然是保下何林曼,跟何林曼比起来,孩子真的可以不算什么。

    他这样说何林曼就放心了,莫名眼睛酸酸的,扯了笑跟他说:“那很好的,淮安,我们的孩子肯定是最好的。到时我们一起带孩子玩……”

    她第一次做母亲,第一次怀孕,明明自己什么也不懂,就稀里糊涂地当了,她连照顾自己都不行,就这样成了一名母亲。何淮安突然有些后悔,是自己太着急了。

    何先生他们赶来时太阳早就高高挂起了,何淮安在产房门口等,他从来没觉得时间是这样难熬,他想进去陪产,可何林曼拒绝了,要秦敏一人陪着。

    “生小孩好丑的,我那么丑的样子不想给你看见,你在外面等我好不好?”她被推进去前拉着他的手,小声跟他说:“你答应我的,不要忘了。”

    何林曼很怕死,也怕痛,可今天全碰上了,她也没有办法,唯有硬着头皮熬。

    他实在听不下去了,何林曼的叫声跟针似的扎他心口上,起身跟坐着的叶家人以及何先生他们打了招呼,“我出去一趟。”

    他很久没碰烟了,但身上一直有放的,他正准备点一只,可猛地想起何林曼不喜欢,抽了身上有味道,一会她闻着了也不好。于是就含着嘴里,闭着眼靠那墙上,很难受,他说不来这是什么感觉。

    “淮安。”叶梁平不知何时过来,“来一根吗?”

    “她不喜欢烟味,要是抽了,一会进去也不好。”

    “生孩子很不容易啊……当年笍儿……说来也是奇怪,筝儿跟明笙都是顺顺利利的,很快就出来了,偏偏笍儿就好难,生她很不容易啊,卡了好久,差点就窒息了。”叶梁平干脆一屁股坐地上,“听说你们很早就在一起了?初中?”

    “嗯。”

    “那还真是早啊……你们感情很好。”

    但凡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何林曼一有事马上就要何淮安陪着,只有在何淮安面前她才是放下心的,她离不开何淮安,要是可以,两人也不可能结婚。何林曼要真死咬着牙不点头,何淮安其实也拿她没办法,何先生更不能同意婚事。

    “她其实也想你们的,在港城时候,也有说的。结婚时候一直想你们来。”

    可是都没来。

    “听笍儿说,孩子以后想放这边养?”

    “是的,港城那边的管理没这边好,而且那边环境比起来还是这里好一点。这是我的主意,从私人角度来说,或是自私一点来讲,这边的人脉完全大于港城那边。有些东西,我们轻轻松松能够提供,可是有的,东西,是再多钱也不能给的。”何淮安把话说开,这是迟早要讲开的,对两家都没有害处。

    叶梁平沉默了会,他不是傻子,起初就有点怀疑的,现在见何淮安说得这样清楚,彻底明白了,但他还是有被利用的感觉,“你觉得自己很聪明,就算养在叶家又如何,以后的事情谁知道,不是什么都能猜得到的。再说了,你确定孩子愿意走你安排的路?”

    “既然享受了这个家庭提供的便利,那就该为此做出一些牺牲。没有办法,如果真的不愿意,那么还会有第二个,第叁个,我们何家不管怎样都得出一个。”他跟何林曼不可能只有一个孩子,港城那边都讲多子多福的,人口兴旺才好。可偏偏生这一个就很吓人了,不知道……

    许是头一胎,何林曼生得很艰辛,等孩子顺利出来时候,她已累得睁不开眼睛,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头发黏在鬓角与脸的两边。她好像听见何淮安的声音,在跟她说话,可是她没有力气,人也觉得有些晕沉沉的。只觉得何淮安在亲她,可何林曼挺嫌弃地想躲,她累死了,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林太见着孩子抱出来了,呼了口气,捂着胸口不住地念着什么,又赶忙记好孩子的生辰八字。何先生一直抿紧的唇终于松了些,他几个孩子里最疼何林曼,平日就是碰着都要哄的孩子,方才在产房里痛成那样,他这么大岁数了,竟然也心疼地流眼泪。

    还好没人看见,不然有点丢人。

    港城那边的媒体通过电邮得到确认后,马上有了行动,要不了多久消息就会刊载,何淮安吩咐助理给安元的所有员工包红包,且奖金翻倍。

    至于何林曼,何先生更是大手笔地给了丰厚奖励,其中包括了游艇与豪宅,还有现金十亿等等。何淮安更是把名下的一些股份转给了何林曼,还有什么珠宝。他本就对何林曼百依百顺,如今这么一来,更是恨不得给当祖宗供起来似的捧,只要何林曼开口,就是星星他也去摘下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