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甜少女 - 栾然x席商沉04:结了婚也得离婚 在恋爱综艺里搞对象【1V1甜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往后的好些日子栾然和席商沉都得见面,有时是栾然这边的人情往来,有时是席商沉的宴会,大大小小的应酬场合,彼此合作的机会数不胜数,两人之间的默契也逐渐培养了些,什么场合做什么“恩爱姿态”,炉火纯青。

    以前席商沉不是很喜欢应酬,但现在不一样,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叫栾然以未婚妻的身份陪同他出席,并且栾然不会拒绝,如果不是找不到理由,他甚至很想每周办一场晚宴。

    订婚宴的时间定在下个月周末,这个日期一公布出来,两家要联姻的消息就坐实了,光浩和栾山都不太高调,婚事也没有大力宣传,只有一部分媒体又开始写他和栾然的新闻稿,“离婚感”这叁个字就是媒体评价的,用一张抓拍的糊图,说他们站在一起就像是离了八百次的前夫前妻。

    这次更过分,直接说他们结了婚也得离婚。

    周白作为席商沉的助理,很少见到老板会在看手机时露出这么冷的眼神。

    席商沉把新闻上的内容发到周白微信上,道:“叫公关处理一下这些稿子,让他们写点正面的。”

    结了婚也得离婚这句话,着实让席商沉很不爽。

    周白不是很理解老板对未来老板娘的小心思,宣传部老早就提议过要以老板的颜值做营销,是老板自己驳回了,一众女员工没少骂老板浪费,他很纳闷,那些叁流媒体写的新闻稿只要不涉及到光浩的负面新闻,老板通常都是随他们去的,怎么今天想起来要管管了?

    一个优秀的助理,不质疑老板的任何行为,周白道:“好的。”

    席商沉照例问道:“今晚有没有什么需要出席的宴会或酒局?小型的就不必了。”

    场子太小,他们栾大小姐不乐意去。

    周白:“……”

    最近见了鬼了,老板天天找地方应酬,这个月的应酬比他一年参加的都多,要是告诉他今天没应酬,他还要不高兴,有时候应酬完了春风满面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谈成了什么上百亿的生意。

    周白想了想,今晚确实没什么应酬邀请……

    “黄总组了个局……”周白一看席老板神情不太对,立马机智道:“下个月耀世有个寿宴,邀了咱们。”

    寿宴这么正经的事,栾然肯定不会拒绝,席商沉眉头一舒:“嗯,下班吧,今天辛苦了。”

    下班后席商沉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转道去了趟医院。

    好些天没去看爷爷了。

    病房内放着一盘水果,床头还有一束向日葵,席商沉颇为讶异,护工不会买花,这花一定是其他人送来的,可老爷子在首都哪有亲戚朋友,他二叔没那么有良心。

    席老爷子见孙子盯着花看,笑呵呵道:“然然送的,她说看见花心情会好,这些都是她买的。”

    “她来过?”

    栾然那个性子,就算来了也不会告诉席商沉,他根本不知道栾然来过医院。

    护工回答道:“栾小姐来过两次,说是工作路过,陪老爷子说了十分钟的话就走了。”

    席爷爷笑得合不拢嘴道:“那丫头每次都夸你,说你事业好,工作很辛苦,太忙才没来看我,净给你找理由了,好好珍惜人家,这么优秀的姑娘不多见了。”

    席商沉怎么想也想不到,栾然会来看他爷爷,还会帮他说话。

    他还没有自恋到认为栾然做这一切是因为爱他,她本质上就是个嘴硬心软的傲娇鬼,骨子里至纯至善,所以她会考虑到老年人的心理状态,会考虑到他的难处。

    不管她是因为什么,这件事都戳到他了。

    她每次都能继续刷新他对她的认知,他所认识的栾然,大概只是她的冰山一角,娇贵又可爱,强硬又柔软,还有很多很多美好的地方。

    就像上天送来了一份惊喜礼物,怎么拆也拆不完。

    “我们过几天就要订婚了,爷爷,到时候我拍视频给您看。”席商沉从来没有这么期待过自己的订婚宴。

    以爷爷的身体状况出不了院,参加不了订婚,老爷子也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了,临终前能看见孙子过得幸福,还有个可爱的小姑娘陪他说说话,两个年轻人那么有孝心,他知足了,连声道:“好,好。”

    席商沉在医院待了两个多小时,等爷爷睡着了他才离开病房。

    驱车回家时席商沉接到了栾然打来的电话。

    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他心里很清楚他被操控情绪了。

    “订婚宴的礼服到了,明天你过来试一下衣服合不合身,还有时间改尺寸。”栾然找他那必然是有事的。

    “不用明天,就现在。”

    栾然疑惑道:“你很急吗?”

    席商沉低低地笑了,仿佛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感到他发自内心的愉悦,他打了打方向盘,在前面的路口掉头:“是的,栾小姐,我非常着急。”

    一分一秒,都等不及了。

    ……

    半个小时后席商沉出现在了栾然的面前。

    这家店是栾家旗下的品牌之一,栾然的订婚礼服也是她自家品牌定制的,席商沉到的时候店里不光栾然,还有一位造型师,不太凑巧,是位男性,正在为栾然量腰围。

    席商沉的脾气向来控制得很好,他不是个把心情写在脸上的人,习惯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他不想暴露弱点,所以学着压抑,不直接表现出来,但这种克制在栾然面前屡屡崩盘,他承认他现在很不爽,当他看见一个男人跟栾然贴得很近的时候,他就能明白,什么叫做肺都要气炸了。

    “栾小姐的衣服不是做好了吗?”

    席商沉出声打断他们,快步走到栾然身前,不动声色的,那位造型师就到了一边。

    造型师:“……”

    隐隐约约好像有被针对。

    “然然是要改个腰围,她觉得有件衣服腰太紧了。”造型师头很铁,这个时候还敢说话。

    “哦,原来如此。”席商沉翘了翘薄唇,他微微抬颔,下颚的线条绷得很紧,浓墨似的眉头一皱,星眸自然眯起,眸光如刀锋般刮过。

    一句栾小姐,一句然然,怎么听,怎么让人不舒服。

    造型师:“……”

    传言说栾然的未婚夫在圈内风评极好,什么温文尔雅,什么谦谦君子,什么斯文隽秀,什么年度好脾气老板,这一类听着就觉得是个好人的词汇都往他身上堆,搞得大众真以为席商沉是什么良善之辈。

    造型师拿走尺子和衣服,闭上嘴去给栾然改尺寸。

    这里只剩下栾然和席商沉两个人。

    ————————————

    甜甜:小橙,你啥时候支楞起来?

    小橙:……你的女儿你不了解?

    甜甜:也对哦,搞不好然然踢你下床,你沦陷的是不是太快了点?

    小橙:是你女儿太慢……(叹气)

    甜甜:她傲娇嘛,爱你也不会说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