玊生非 - 第六十五章语 红楼憾梦:元春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过了好久,险些逾矩的贵妃娘娘才从下身剧烈的痛苦之中恢复过来,想到了自己刚才竟然大胆到妄图私自高潮,不免伏低螓首,乖巧地依偎在皇上怀中。

      “好了,这次朕不怪你。若是爱妃再有下次,那可就别怪朕再让训美司的嬷嬷好好调教一下爱妃的身子。”皇上摸了摸元春的股间,感受到那从贞操带的边缘深处的滑腻汁液,不由得轻轻一笑,“现在爱妃先让朕瞧瞧你的足上技巧是不是如小嘴般精湛。”

      一想到训美司里那些蒙在黑袍之下嬷嬷们对付女人的可怕手段,饶是在温暖的房间之内元春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她乖巧地遵从着男人的命令,坐到床头依靠着,随后伸出自己被丝袜包裹住的修长美图。一对纤巧细窄的菱角金莲便轻轻踩上了那根还冒着热气的龙根。

      只是贵妃娘娘的一双玉足实在太过纤瘦小巧,踩在男人肉棒之上莫名有种滑稽感,即便是两只金莲合拢在一起都无法把皇上的龙根完全包裹住。

      皇上半眯着眼眸倚靠在柔软的宫枕上,极为舒服地享受着元春的金莲侍奉。这并不是元春的第一次足交,再加上训美司的反复调教之下,皇上可以充分的相信这位外表端庄的贵妃娘娘是完全可以利用她的那一双小骚蹄子,技巧娴熟地填饱自己的龙根。

      白色的轻薄丝袜勾勒出了元春多一分为肥、少一分为瘦的完美玉腿曲线,微微透肉的白丝在最能吸引男人目光足趾部位更加显眼。十根如同宝石的脚趾有些不安分的动着,撑大了白色丝袜的末端,微微有些分开的小巧足趾隐约透出了丝袜的包裹,露出那一片令人心悸的诱人雪白。

      贵妃的这对雪足就像是一尊尊精致美丽的青花瓷器,脆弱而又优雅至极。配合上光滑顺手的宫廷丝袜,微微拂过那紫黑龙首之时给皇上带去销魂蚀骨般的酥麻快感。

      贵妃的纤巧玉足如同穿花蝴蝶般在皇上的龙根四周凌然而舞,如玉葱般的雪白足趾似乎比元春原来的双手还要灵巧。时而顺着坚硬的茎身来回上下抚弄,时而抓握揉捏着敏感的龙首,时而又蜷缩成一团轻轻点着还在不断吐出清亮男汁的马眼。

      到后来两只玉足又合二为一,弯成一道完美无缺的玉珏,在敏感足心合拢的同时形成了一个小巧丝滑的柔嫩足穴。贵妃娘娘就这般大张着自己的双腿,丝毫不顾忌到自己优雅举止,反倒是用这只丝滑足穴时轻时重地套弄着男人的坚硬龙根。

      在元春的卖力服侍之下,皇上自己倒是舒爽无比,只是瞧着贵妃娘娘娇躯轻颤,面若桃红,美目盈盈的娇怜模样,便知晓少女心中已然是情欲泛滥,极其渴望自己这个夫主用粗壮的龙根狠狠地在她的娇穴里面大开大合的抽插几番。

      皇上把元春一把抱起,解开禁锢少女情欲已久的贞操带。却见那粉嫩双股之间早已湿漉漉的恍若一片泽国。那金环封印住的小穴不住地渗出一丝丝晶莹的花汁,娇嫩的阴蒂被金环牢牢的箍住,最为饱满的阴蒂头部吊着一只小巧玲珑的金铃。随着贵妃的动作,金铃也颤颤巍巍的发出清脆的铃声。

      男人的手指轻轻拉扯着花唇之上的金环朝着两边分开,映入眼帘的便是不断蠕动收缩着的嫣红媚肉,上面似乎还能看到一滴滴晶莹的透明露珠。这样淫靡的场景是对男人最好的邀请。

      “坐上来自己动吧,朕的好爱妃。”皇上戏谑着说道,一根手指似是随意般拉直拴着阴蒂铃的金链。就好像掌握了元春命门一般,如此娇嫩的地方落入男人的魔爪之中,元春也只能跟随着男人的动作一点点抬高自己的玉臀。

      忍着阴蒂被拉扯着的丝丝刺痛,元春一点点跟随着男人的动作调整着自己的玉穴。直到自己的穴口再一次尝到了龙根坚硬而又充实的触感,那股氤氲直上的热气似乎烫得那颗可怜的肉蒂一阵颤抖。

      “叮——”皇上的突然松手让元春有些猝不及防,金铃向下猛坠的力道虽然不算太重,也足以让这位养尊处优的贵妃娘娘眼眸中痛出点点泪花。但很快元春的一双美眸便被愉悦的水汽所填满。

      “唔…啊…”两只纤巧金莲到了床上也保持足尖垫起的诱人姿势,元春像是扎了个马步般蹲在皇上的腿间一点点吞下久违的男人性器。贵妇缓缓的扭动着饱满挺巧的雪臀,细窄的鸡肠小径被硕大的龙首一寸寸无情的撑开。

      虽然有些疼痛,但毕竟还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这位在情欲之中日夜煎熬的贵妃依然努力的吞下这根能给自己带来无穷快乐的坚硬肉棒。或许她已经忘记了没有皇上的准许她是不能达到高潮的,又或许她深刻的明白这样做不过是饮鸩止渴、扬汤止沸,但现在的贤德皇贵妃已然是顾不了这么多了。

      鸩酒不饮下,她现在就要渴死;沸汤不扬起,人都要热化掉。

      皇上倒真如他所说的那般一动不动,任由元春挺着不堪一握的纤腰在自己胯下来回起伏。虽然现在这种程度的抽插对于久经人事的男人来说还不足以达到高潮的巅峰,但是女人主动之下那种羞涩娇媚的撩人神情却是在这深宫之中极其罕见的模样,男人也是乐的欣赏着贵妃娘娘那莺声细细,眼波流转之间万种风情的妩媚娇俏。

      男人眯起眼眸,细细品会着这鸡肠小径的美妙销魂之处。花穴最前端的两瓣肥厚花唇在玉体起落之时夹得极紧,那一吸一吮之间尽显女人如今心中那股对火热龙根依依不舍的眷恋之情,同时还能在龙根尽根没入的时候死死钳住肉棒根部,极大的延长皇上爆发的时间,给予他更大的快慰享受。

      花穴再往里走,便是层层迭迭娇嫩敏感的穴腔媚肉,龙根游走其中就像是被无数个婴儿的小嘴吸吮一般,其中快美简直不足为外人道也。

      而一旦突破了这九曲回廊般的湿滑肉褶,贵妇花穴最深处的小巧宫口便只能羞答答地服侍着男人坚硬的龙首,用自己的万般温柔祈求男人破宫之时不要太过粗暴。

      元春花穴又细又窄,却又幽长深邃,正是男人又爱又恨的恩物。这爱恨两别就完全取决于男人性器的长短。若是一般的男人肉棒不够粗长,连鸡肠小径的一般深度都达不到,根本无法让女人得到足够的快慰。女人那种要上不上的幽怨神情是任何男人都无法忍受的耻辱。

      而对于皇上这样本钱雄厚的龙根来说,抵住女人娇嫩敏感的宫口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当男人进入的时候,不光那只小巧的粉嫩宫口,便是女人最为娇嫩的子宫都要完全沦为取悦自己的性爱工具。就像现在如此,虽然皇上的龙根已经探到了湿润温暖的宫口,但还有一大截狰狞的茎身裸露在外。花穴口的两瓣肥唇牢牢的夹住龙根中端,也不知道是在盛情相邀还是欲拒还迎。

      敏感的宫口被男人坚硬的肉棒不急不慢地挑逗着,这位已经沉溺于情欲之中的贵妃娘娘早已经美眸迷离,玲珑纤瘦的娇躯情难自禁的颤抖着,胸前两朵娇艳的玫瑰泛起金铃的清脆声浪,一颦一笑之间可谓是媚态万千。

      那种极其难耐的酸胀酥麻一点点击溃了元春的理智,纤细的柳腰微微下沉,如蜻蜓点水般又飞速抬起。一对柳梢眉微微蹙起,似乎在考虑着破宫的疼痛与宫交的快慰之间的得失。

      “呼——”贵妃花径中那种火热紧裹的美妙滋味让他有些头皮发麻,不免呼吸都沉重了几分,眼瞧着元春满面春红,似乎越来越是得趣,作恶般猛地一挺自己的熊腰。

      “呀——”贵妃娇啼一声,香汗淋漓的螓首高高昂起,活像是一只被猎人射中的可怜天鹅,美艳妩媚的娇躯再一次绷紧。

      伴随着女人酥糯软绵的诱惑娇吟,皇上坚硬滚烫的龙根像一把刚刚出世的绝代宝剑一般,穿过了一切阻碍直插女人深宫之中。而那因为男人的大力而被迫拉长的贵妃胞宫便是与之最为契合的剑鞘,似乎贵妃生来便应该到男人的胯下性奴似的。

      说好的让元春自己动,完成了破宫任务的皇上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少女诱人妖媚的娇躯。胸前那两朵盛开的金色玫瑰,因为女人或轻或重的上下起伏而在空气中晃荡出一道道淫靡的奶波。

      而那两只粉雕玉琢的可爱小脚却似乎在破宫的激烈刺激之下绷直了脚尖,贵妃全身的重量便压在了四个最为突出的足趾上。若不是亲眼所见,皇上还不知道原来一个在情欲之中苦苦煎熬的女人竟然可以因为对欲望的追求而爆发出如此坚韧的力量。

      像是想到了什么,皇上古怪一笑,伸手在元春濡湿的唇瓣上点了一下。一股极为精纯的内力便穿过小巧的檀口,逗留在了贵妃娘娘镶满舌珠的丁香小舌上。然后在元春还沉浸于宫交快感之时,那股精纯内力就像是一座座用以沟通的桥梁一般,暂时地代替了那些被舌珠断开的经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