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归康 - 第1节 我哭了,我装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我哭了,我装的》

    作者:艳归康

    文案:

    徐总养了个跟白月光有几分神似的小祖宗,小祖宗仗着脸好,脾气上天,甩个脸子分分钟离家出走。

    徐总贪图小祖宗和白月光相似的容貌,敷衍放纵,不想日复一日习以为常,把对方惯成了祖宗。

    就在他被迷得神魂颠倒快忘了白月光这号人时,白月光回来了,知道这事的小祖宗闹着要分手。

    徐总气得要死,决定冷小祖宗几天,让他认清自己的身份,谁知陆续发现:

    小祖宗成绩不好——装的。

    小祖宗不务正业——装的。

    小祖宗家徒四壁——装的。

    小祖宗有颜有钱还年轻,就连两人一开始的相遇,都是小祖宗设计好了的。

    他以为自己在养金丝雀,实则被人家玩得团团转。

    徐总:?

    不结婚这事真的很难收场。

    ***

    康遥穿进了一本替身耽美文,剧情要求他务必完成一段“给主角攻当替身并在白月光回来时黯然离去”的炮灰戏份。

    “小祖宗”康遥笑了:必须完成?可以。

    但要按照我的方式来。

    *封面授权画师:时年。

    *穿书狗血沙雕恋爱,坏心眼钓系美人受x舔狗竟是我自己攻。更新时间中午12:00。

    *爽文,尝试新类型,从头到尾瞎写,不带脑看可让作者读者双方心情愉悦。

    *阅读须知:受小恶魔,坏得很,没良心。从头爽到尾,不可能虐受。

    内容标签:打脸 穿书 爽文

    主角:康遥,徐曜 ┃ 配角:赖星维,乔乔,韩野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真正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形式出现

    立意:人生不能以貌取人,要看到外貌之下独一无二的鲜活灵魂。

    第1章 我哭了

    往日的清闲时段此刻客流如云,年轻的女店员忙得头也来不及抬,顺着客人的点单确认:“一杯杨枝甘露?标准糖?”

    一道男声回道:“全糖,越甜越好。”

    因这家店位于c市两所知名影视学校的交界点,来这里的年轻人多半是学校里对体重体脂要求严苛的明日之星。

    习惯了听到少糖无糖一类的要求,一下子听到全糖,店员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顿时不由惊讶,倒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单纯因为眼前的人颜值太高。

    在一家俊男美女层出不穷的店里打工,店员每日里瞧见的颜值水平已经比普通人圈子的高出许多,可即便放在一群未来前途无量的小花小草中,眼前的男性也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

    最稀奇的是,这人的嘴唇上方唇瓣边缘还生了一颗不深不浅的美人痣,记忆点深刻,十分少见。

    忙完一波之后,女店员主动和同事换班,亲自去给刚才那个男生送餐。

    这一走近,更觉激动,这个年轻学生应该还没到二十岁,面容之中透着些稚嫩,偏偏这点美人痣画龙点睛一般,让他过于精致的面孔上多了一些风情,稚嫩风情揉在一起,叫人又不敢看,又移不开眼。

    除了脸生得令人过目难忘,他的体态瞧着也相当优异,身体的线条近乎完美,好像把优雅两个字写进了骨子里。

    纵是外行人也能感觉他的气质不同,恐怕得是个坚持了十年以上的舞蹈生。

    这水平,将来不得出道吗?

    女店员一面想着,一面微笑道:“您好,这是您点的杨枝甘露。”

    正要继续说,眼前人忽然嘘了一声,示意她息声。

    背靠背的后桌坐着的两个人此刻正在交谈,那两人似是讨论到有争议的话题,语气有些激烈,全然不知身后近在咫尺处有人在听墙脚。

    “康遥康遥?你还有心思心疼康遥?我们为这个舞台准备了多久?他一人受伤连累我们跟着少了好几天的排练,彩排的机会都少了一次,你有时间管别人,先替自己打抱不平吧。”

    另外的人也有点来火:“我就提一句康遥很可惜,用得着这么生气?你就是气康遥被开了领舞还是没轮到你。”

    “你这不是说废话,领舞就算轮到谁都轮不到你和我,康遥刚进医院,领舞的位置就给了童绍,老师的意思还不明显吗,恐怕早就等着这一出,人家童绍什么家庭,我们去都是给他作配,也就康遥脑子不清醒,暗示他多少次他还死死霸占这个领舞不放。”

    另一人顿了下,压低声音道:“你说康遥受伤会不会是因为童绍?前些天出事的时候我们都看见了,人掉下去的时候就童绍和康遥两个人在前头,两个人还都冷着脸,说起来那台子两米多高,要是摔出什么事来……”

    “真摔出事来童绍也赔得起,有钱人,养康遥后半辈子都行。”

    说话的男生话语不善,听起来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嘲讽谁:“不过也别冤枉人家富二代,说不定是康遥自己的问题,不然医生都说腿伤不严重了他为什么不继续坚持领舞?我看他要不收了人家的钱认怂了,要不就是怯场不敢跳了。”

    “要这么说……看康遥平时沉默寡言见谁都低头的架势,倒也不是没可能。”

    女店员虽然不知道他们口中说的具体情况,闻言还是有些腹诽。今晚c影有个毕业晚会她知道,年年这个时候都有,规模极大,许多已经出了名的演员导演校友都会应邀来参加,企业名流也会到场。

    听说晚会表演的水平极高,校外人士想进去看都一票难求,在校学子纷纷挤破了头是想要在晚会上展示自己,甚至有人提前半年便在筹备这一次演出,争取能为自己的人生博得先机。

    在这种人人都想露脸的场合,怯场听着已经有些离谱,一个能汇聚目光的领舞还怯场并故意让自己受伤听着就更离谱了。

    这不就是背后酸人吗?

    女店员的目光落到眼前人身上,猜想这八卦是不是和他出自同一个舞蹈专业,难怪他听得如此津津有味。

    却见眼前人突然仰头看她,脸上带着笑意,猝不及防故意咳嗽了一声。

    这声音打断了身后逐渐变味的对话,两人循声向后看来,脸色忽然十分精彩。

    短短的瞬间,两人的神情像是演了一场哑剧,各种表情接连上演,最后一人拉了另一人一把,两个人尴尬地拔脚就走,喝了没两口的饮品都没拿。

    美人痣的主人神态自若,表情甚至有些戏谑,他笑眯眯地主动问店员道:“嗯,你刚才想说什么?”

    店员被那两人的反应弄得有点惊讶,好几秒才回过神来道:“对、请问您还有没有别的需要?”

    男生道:“没有,可以了。”

    店员被男生的神态弄得有些脸红,之前这人的脸上一直没做过表情,瞧着像幅高雅的美人肖像画,却没料到一浮现神态,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似笑非笑,莫名充满了和气质不符的勾人感。

    店员问:“你是旁边c影的学生吗?我能不能——”

    本想问能不能提前要个签名,那人却接道:“要咚讯?”

    咚讯是目前市面上最流行的社交软件,店员顿时惊讶:“不是不是,我没有要打扰你的意思。”

    男生:“可以,加吧。”

    店员有点没反应过来,随之惊喜:“真的??”

    男生点头,两人的手机扫码,通讯录各自增加一名好友。

    意外扩列到这么好看的男生,颜值高到将来还很有可能登上荧幕,女店员非常高兴:“谢谢,你长得真的好好看,以后有什么作品我一定会支持。”

    说着,她看着手机上跳出的名片,微微一愣,上面正显示着位置在华国c市,咚讯名:康遥。

    等等,怎么这么熟悉,康遥?这不就是刚刚……

    难怪那两人走的时候脸色那么诡异,女店员震惊不已地离去,走之前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康遥却不在意只有一面之缘的店员对他听自己八卦还悠闲吓人的行为有多么诧异,店员走后,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通讯录显示着他目前的好友一共有三百多人。

    三百多,只有十几个是原来就有的,另外都是他这两天刚刚加上的,有意思的是,这三百多个人无论远近,无论关系,对他而言全是陌生人。

    他是叫康遥,也生来就长这么一个模样,可他却不是刚才那两人口中的康遥,而是一个同名同姓的外来者。

    他现在在一本书中。

    自在游戏发布会上晕倒醒来进入新世界已经两天,康遥依然没记住这本书叫什么名字,不过剧情已经在脑海里滚了好几个来回。

    这是一本伪替身文学+伪小妈文学,耽美作品,男男爱情故事。

    简而言之,受是攻的白月光,攻喜欢受,受喜欢攻的父亲,两人爱来爱去分分合合,最后成功he。

    康遥在其中的角色有些微妙,看着像是背景板,又不完全是个背景板。

    他是前期攻被受拒绝,求而不得的那段时间为了解馋养的替身,跟了攻没几个月,白月光一回来就光荣下岗,存在意义似乎就是为了丰富一下攻对受多年念念不忘的人设。

    说起来巧得很,他和那位白月光最像也是唯一相像的地方,就是正好长在上唇边缘的美人痣。

    康遥慢悠悠吸了一口饮品,这份全糖的饮品没有尝出一点甜味,听着有点恐怖,但他不见惊慌,食之无味并没让他产生任何急躁。

    他的眼前浮现着一行大字:是否接受完成替身剧情?

    “是”的选项下标着身体和灵魂将顺利融合,“否”的选项下一片空白,不过不难猜想,点了“否”应该会当场game over。

    康遥不见着急,坚持干掉满满一杯棉花絮一般的杨枝甘露,接着下载市面上的几十款游戏轮着玩了一下午。

    来了两天,他已经快把有名气的游戏全都玩遍了,实在有些无聊,这样将就着拖到傍晚,才慢悠悠去往学校的演播大楼。

    演播大厅人来人往,演出还有一段时间才开始,紧张的氛围已经提前浸透整个会场。

    这个时间的后台标着显眼的“闲人勿进”,可康遥舞蹈生的气质太过显眼,保安也未拦,还好心嘱咐他一句:“观众已经开始进场了,来了不少大人物。”

    进了后台,忙碌压抑的感觉更加明显,康遥没有理会,径直去了能看到观众席的小门,记忆里这个位置看观众席最清楚容易,一眼瞧过去,能清晰地看到前三排。

    康遥过去时,门口已经站了几个人,他们穿着各自的演出服,窃窃私语。

    “那个奶奶灰头发的就是赖老师?他真来了?!”

    “官网的受邀名单里不是写着吗,他是前几级的毕业校友,当然会来了!”

    “可赖星维现在的级别多高,他的作品都是顶级ip,现在的几个大厂不都在争他的版权。”

    康遥听了一半,视线穿过几人,落向他们口中“赖老师”旁边的位置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