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归康 - 第4节 我哭了,我装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子承父业,倒是正常。

    张哥见童绍一副刚知道的样子,也有些奇怪,他还以为徐大少自己给机会的人,不说认识,至少得见过。

    说话间,电梯到达,张哥领着童绍进了走廊。走廊里排着七八个人,都是年轻靓丽的俊男美女,应该是其他的面试者。众人都在排队,但只有童绍是张哥亲自下去接人。

    张哥道:“你先在这里排着,没几个人,很快就会轮到你了。”

    这话说得不错,童绍接下来果然没有等待太久,进门之前,排在他之前的人都进去走了一圈,有人出来难掩兴奋,有人出来眼眶发红,是成是败一目了然。

    这种氛围感染了童绍,叫他身体更加紧绷,幸运的是,进了房间,几个负责人看了他之后,态度还算满意。

    大家看着他的资料,询问他:“之后有什么发展打算,还想要继续跳舞?考虑拍戏吗?上过表演课吗?”

    童绍一一对答,他对于舞蹈确实很热爱,但和大多数人一样,当出道的选择摆在眼前时,他不介意放弃所谓的初心和梦想。

    正问答着,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张哥几个人对视一眼,果然在面试临近尾声的时候进来一个人。

    那人来得很匆忙,门都没有敲,童绍只听见一声开门声,再回头就和一个高大的男人撞上视线。

    这人也许没有那么高,但因为视角,童绍的第一印象便是这人高得有些过分了。

    或许是他身上的气场也凌厉,面相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挑剔和刻薄,那种高的感觉便又不自觉地带着一份高高在上。

    童绍一个字也没说,就这么被男人打量了几秒钟。

    男人问他道:“……童绍?”

    童绍点头,也问:“徐总?”

    徐曜的神情顿时沉下来。

    虽说他并没有打算因为自己的到来对这场面试产生什么影响,但他真的没有想到会看到和期待中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

    名字是昨天座位上的名字,可人不是那个人,他搞错了。

    徐曜掩不住失望,具体表现为脸色越来越沉,他没再说话,转身直接走了,屋内众人面面相觑,在无声中互相交换眼神,但没有一个表示惊讶,似乎早就从传说中习惯了徐曜说生气就生气的脾气。

    童绍和徐曜得以四目相对,更清楚察觉到了对方那一瞬间的失望。

    他的心一下子沉到了底,他毫无缘由地想:完了。

    这人不想要他。

    离开面试室,徐曜回了自己的33层,赖星维已经到了,正百无聊赖地刷书评,奶奶灰色的头发让他看着比正常年岁小了不少,充满了“老男人”故意装嫩的嫌疑。

    徐曜没有心思和赖星维废话,几个合同一摆,直接道:“签不签?”

    赖星维从沙发上爬起来,难受地直摸头:“不是要和我谈吗?谈的行动在哪儿,怎么就直接签了???”

    “其他公司是什么条件我心里有数,我的条件是里面最好的,你但凡有点脑子,都不会放弃我选别人。”

    赖星维倒也知道这个道理,徐狗虽然脾气怪,但绝对不会让好兄弟吃亏,他忧愁道:“我犹豫这么久,也不是不想卖,我是怕我卖了,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都给我拍稀碎,之前有好多游戏想买,钱没少给,我也没卖。”

    徐曜不反驳市场许多作品的粗制滥造,简短道:“这个项目我亲自抓。”

    徐曜亲自抓,肯定不会差的,赖星维一咬牙:“得,签了签了。”

    随后落下笔,合同签订。

    赖星维完成了一件大事,又感觉有点舍不得,又感觉有点激动。

    “那什么,出去吃个饭,一起庆祝一下?”

    徐曜直接指向门口:“自己去吧,没空顾你。”

    卸磨杀驴都没有这么快,赖星维有点恼了:“我不走,你得请我吃饭!”

    徐曜不给他眼神,打开电脑,继续看他的文件和项目。

    不是夸张,徐曜的事情多如牛毛,不只是满星传媒这边,他母亲那边的海薇拉又来了三场大秀,他现在两手抓,能抽空去楼下看一眼,都是因为某些事情太占据他的心神。

    不然……

    一说起那件事,徐曜真的心生后悔。

    联系人来面试是他一时冲动,现在想法落了空,越回想越觉得那点心思叫他自我厌恶。

    徐曜头也不抬,赖星维见他真不理人,实在有点自讨没趣,可就这么走了更没趣,一面想着今天晚上非讹徐狗一顿饭,他一面打开了工作人员的聊天群。

    一条消息吸引了他的目光,那并不是一条文字,而是一张照片,一个年轻男子的素颜大头照。

    长得太好看了吧——赖星维的第一印象。而第二印象,就是那颗美人痣,长在上唇边缘,和记忆里某个人的一模一样。

    赖星维立刻发出一溜问号:???

    工作人员解释道:“报告老板,这届书模报名超行的,照片是他,满意不?”

    满意,真的很满意。不仅满意,赖星维还觉得好他妈热闹。

    他乐不迭地去找徐曜:“徐狗,你看这个,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竟然有这么巧的事。”

    徐曜完全没在听。

    赖星维改口再说:“哥,我昨天还说小燕呢,你看这人的美人痣,是不是和小燕的复制粘贴似的?”

    听见美人痣,徐曜的肩膀缓缓直起来。赖星维没发现他的神色阴沉之中还有些微妙,将手机照片飞快放在徐曜眼前。

    那张昨夜一晃而过却又深深印在脑海中的脸这一次长久地展示在眼前,徐曜凝视了许久。

    之前认错人不想找了,现在他却忽然间出现。

    赖星维还在等他的反应:“像不像?啊?”

    徐曜皱起眉头,半晌没说话,那只不过是一点相似,他不是燕来,何况燕来本人他都不想去回忆联系。

    别去在意,别去在意,别去在意。

    徐曜想着,开口却完全相反:“他叫什么名字,你有他的信息?”

    赖星维不明所以地回道:“应该有吧,他报名我的书模,等等,我给你问下。”

    少顷,赖星维答道:“他叫康遥,c影的,他和乔乔还是一个专业,跳芭蕾的。”

    徐曜像是听不到“乔乔”两个字的暗示,只问道:“面试什么时候?”

    赖星维:“干吗,你要来吗?”

    徐曜放下手头的电脑,头也不抬:“别烦人,快滚。”

    第5章 我哭了

    合上电脑,康遥累得腰酸背痛,写了一整天,熬到凌晨三四点,整个程序差不多默完了五分之一。

    效率一般般。

    虽然他的脑子像个缜密无误的机器,但手速到底跟不上脑速,中途歇了好多次,搞出几百个error,逐一改了,运行顺畅,最后才关了电脑吃夜宵。

    第二天早上,康遥刚醒不久,接到一条新的信息,通知他《仙道十四洲》书模的面试定在了今天下午,两点开始,需提前半小时到场打卡签到,安排顺序。

    康遥意不在这儿,看完就算了,在写了两个小时代码后,他毫不吝啬地给自己增加了一项新的日常:全身按摩。

    没办法。

    他人麻了。

    最近的按摩院离这里只有两站地铁的距离,综合评价看着还不错,很受附近舞蹈生体育生的欢迎,康遥预订了一个两小时的套餐,慢悠悠启程。

    到了门店确定预约,一个也来按摩的女孩子和康遥对上了眼。

    两个人碰面,女孩子见到他温柔地笑了笑。

    康遥没什么忌讳,加上对方是个生活中非常少见的美女,便也笑盈盈和她点点头。

    女孩子对康遥的笑容像是有些诧异,未多进行对话,两个人打过招呼就算结束。

    进了按摩室换了衣服趴下,康遥还是觉得这女孩子有些眼熟,想了想,总算在记忆里对号入座。

    是他的同班同学,在学校里很有名气的美女,名字叫乔乔。

    因为原身平时只注重跳舞,和班里的男生接触都少,更别提女生,两个人只在集体活动里见过面,基本没有私下里交谈过。

    难怪他只是笑笑,对方就会觉得惊讶。

    碰上同学而已,不值一提,康遥不做他想,闭上眼睛享受起自己的按摩。这位按摩师的手法经过专业的训练,效果不错,两个小时过去,康遥神清气爽。

    这种放松大概过去的“康遥”从没试过,身上的旧伤疼痛缓解不少,走起路都轻松许多,康遥计算着时间准备离开,不想到门口却被一群人拦住。

    这群人正在吵闹之中,人群中央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急得眼眶红红直落泪。

    在她对面,站着一个初中生模样表情嚣张的男生,男生母亲拉着男生的手,高声喊:“都说了不是故意进去的,根本就是走错了,小小年纪不要得理不饶人,张嘴就是偷拍,偷拍什么?你有什么好拍的?”

    康遥站定听了几句,双方争论激烈,一方要求男生交出手机删除照片并马上道歉,一方高声否认并扬言这是污蔑且侵犯了孩子的隐私权,怎么都不肯交出手机。

    两方的音量并不对等,只身一人的女孩子很快落了下风。

    人群里的乔乔不知道是否认识被偷拍的女孩,主动拉住她的手,有力道:“别怕,报警,让警察查他的手机。”

    男孩的母亲闻言态度一转,开始纠缠别人:“这里又没有监控,你报警不就是泼脏水,经理,经理在哪儿!”

    喊完又突然装晕,其他人不得不把她先扶走。

    奇的是,场面闹得这么难看,那当事男生倒没受什么影响,跟着母亲离开时还故意撞了拦路的康遥一下。

    那男生肩膀似乎撞得疼了,抬头骂康遥:“躲远点,娘炮。”

    康遥生得漂亮,但谁看都知道他是个男性,还从来没听过这话,他略微一笑,毫无预兆地从男生兜里抽出了手机,用力砸在地上。

    手机登时在地上四分五裂,屏幕碎出无数条扭曲的裂纹。

    这动静惊了周围所有人,也惊到了初中男生,他着急捡起来,想看手机的情况,没等看出个所以然,康遥再次从他手里抽走,这一回直接扔给了正在哭的女生。

    在康遥之前,不是没有人想抢手机,但都因为男生母亲护得紧没成功,可这会儿,康遥出手突然又没有征兆,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成功了。

    女生一愣,抓在手里,初中男生想去抢,围观的人群早看他不顺眼,都去拦他。

    男生实在拿不回手机,恼羞成怒,怒气全冲着康遥过来:“你有毛病啊?!你赔我手机!赶紧给我拿回来!”

    康遥哪里会理他,转身就走,那男生却追着他扑上来,康遥回头就是一脚,不偏不倚,正踢中腿间。

    男生一声大嚎,跪了下去,满地打滚。

    被扶走的男孩母亲闻声瞥过来,拍腿大喊:“打人了!怎么打人了!这是人身伤害!快报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