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归康 - 第7节 我哭了,我装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乔乔:“什么?”大头……鱼?

    康遥没有解释,笑着道:“我出去下。”

    同一时间,卡布奇诺ktv的贵宾大包迎来了三位客人。

    赖星维顶着一头奶奶灰,小嘴叭叭叭,从进了房就开始喷发。

    “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不说你忙吗?怎么我叫你出来你装听不见,俞炎叫你出来你就出来,搞歧视是不是?”

    “这公平吗?啊?徐狗?我孩子都卖你了……淦!俞炎,你笑什么?”

    徐曜铁着一张脸,一个字都不想答赖星维的话。

    他出来是因为今天发生的某些对话影响了他的心情,俞炎的邀约又赶得巧。

    另一头,俞炎也被赖星维絮叨了几句,笑得更厉害。

    在三人之中,他看着最瘦削,五官也寡淡,不如徐曜和赖星维长得好,但他穿西装非常地合体,像个天生的衣服架子,人往那儿一坐,气场油然而生。

    自徐曜回来,这是他们三人第一次私下里聚会,有不少话可以说。俞炎问道:“以后就留在国内了?真打算做满星?那你和徐叔现在……”

    三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对徐曜的家庭关系知道得比较清楚,徐曜的父母都是各自领域里的大佬,但在他年幼的时候就已经离婚了。

    徐曜自小和母亲比较亲,十分厌恶父亲徐景行在外的风流名声,加上高中时又发生了燕来的事情,他和徐景行的关系一度跌至冰点,几年都没有联系。

    这次徐曜回来接手满星,俞炎和赖星维都惊讶过一阵,徐曜对此没有多说,只道:“满星理应由我来继承,我继承家业而不是继承遗产,已经够给他体面。”

    俞炎没接这话,只道:“挺好,以后可以常聚了。”

    赖星维没人理,忍不住叨叨:“哈喽?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

    徐曜冷眼看他:“你没完了是吗?”

    赖星维缩缩脖子,瞬间换了个新问题:“我想起来了,下午看见你了,你干什么去了?来了就走,追都追不上。”

    这一提起,徐曜又想到了停车场的分别,不由一阵心烦意乱。

    俞炎瞥他一眼,开口将话头打了过去,问赖星维:“你不是要唱歌吗?满星的总裁在台下听你唱,你还磨蹭?”

    赖星维话多,唱歌也是麦霸,但歌声显然比絮叨声要好,徐曜和俞炎耳边清净不少。

    徐曜难得走神,俞炎忽然同他道:“听说燕来最近在e国有个画展,和海薇拉的大秀差不多在一个时间。”

    徐曜侧头看去。

    俞炎微微顿了顿,和迟钝的赖星维不一样,他对于徐曜当初喜欢过燕来的事情旁观得清清楚楚,两人冷战分开几年也都知道,他略叹一口气,解释道:“那个时候年纪小,不成熟,都过去这么久了,不管是你还是燕来都已经成长了,有什么事情也能换个角度重新去看。”

    徐曜直接问道:“你想说什么?”

    这样的口气,不像是面对友人的关心和善意,仔细听还有几分不客气。

    俞炎不见动摇,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你要是还没有放下燕来,其实可以尝试着重新开始,燕来说不定也已经放下了徐叔,你们两个……”

    无缘无故的,俞炎不会主动和他说这些,徐曜听着便猜到是赖星维把那张“美人痣”的照片也发给了俞炎,这才有了现在这回事。

    徐曜没听下去,当场站了起来,开门离去,门关的很猛,发出一声相当大的震动,直接导致冷了场,俞炎愣住,赖星维也愣了。

    赖星维呆滞地问俞炎:“嗯???你和他说什么了?”

    随后忍不住咂嘴:“这酸脸狗。”

    俞炎没什么情绪波动,可望着徐曜离去的门口,低头喝酒之际,不知道什么缘故,微妙地哼笑了一声。

    徐曜离开包房,意在透透气,他到了不悦的临界点,差一点就要翻脸。

    徐曜忽然有些想抽烟,他平时没什么烟瘾,偶尔会抽,这会儿赶上服务生路过,便买了一包。

    服务生介绍道:“走廊里是禁烟的,不过这一层有露天的观景阳台,您要是不想回包房可以去那边。”

    徐曜点头,独自一人向着指示的方向走,到了阳台,那里已经站了一个人。

    夜风之中,那人穿了一件白衬衫,被风吹得看着竟然有些画作一样的浪漫。他指尖星火点点,正在低头吸烟,体态典雅又眼熟,听见声响回头,露出一张令人过目不忘的脸。

    第8章 我哭了

    康遥——徐曜的心中一瞬间浮现了他的名字。

    两个人望着彼此,视线撞上的刹那,徐曜刚才压抑的烦躁感消失,变为一种非常复杂的感觉。

    c市这么大,这都能遇见,还是在对方前不久还质疑过巧合的情况下,罕见地,徐曜忽然感觉向前走也不是,向后退也不是。

    和徐曜不同,康遥只在看见徐曜的第一眼适当地表示了一下惊讶,然后扭过头去,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

    徐曜在原地迟疑一秒,最终还是走过去,站在和康遥同一水平线的另一侧。

    眼前的夜景豁然开朗,从这个角度看去,万家灯火,都在眼中。可惜徐曜没有了欣赏放松的心情,他皱着眉头道:“我不知道你在这里。”

    然而时间地点都这么巧妙,徐曜自己都觉得这话听着实在没什么说服力,他又自爆似的补充道:“这次不是。”

    康遥果然发问:“这次?”

    徐曜无言,康遥轻笑一声,话语里听不出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哦,我信了。”

    徐曜被这微妙的语调堵得一时无话。

    轻微的烟雾顺着风被吹了过来,闻这味道,和徐曜手中的是同一种烟,国外的牌子,是一种适合口味清淡人群的烟,常算作女士烟。

    徐曜之前心思被扰乱,这会儿才将注意力放到康遥抽烟的动作上——康遥夹着烟身的手指又长又细,动作也很熟练,不像是第一次抽。

    有吸烟的习惯不算什么好事,但康遥长得实在是好,垂首时眼睫毛的弧度和鼻梁的曲线都好像被细心雕琢过,精细得像一部随时能拿出去展览的作品。

    很美,同时也让人觉得新奇和陌生,徐曜忽然有点微妙的不适应:在他的记忆中,燕来是从来不抽烟的。

    想着,徐曜的视线越发集中在康遥的嘴上,他的口中吐出白色的烟雾,好像一层滚动的纱,让那颗位置一模一样的美人痣变得迷糊不清。

    徐曜问:“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康遥歪头,用眼神询问他为什么这么问。

    徐曜:“你才十八,岂不是未成年就开始抽烟了?家里没有人管你?”

    康遥脸上本来还没什么神色,闻言忽然变脸,一张漂亮脸蛋浮现出冷色,似笑非笑:“我抽烟关你什么事,又来教训我?”

    徐曜呼吸微滞:“我不是教训你……”他有点语塞,只能加一句:“吸烟对身体不好。”

    这话干巴巴到他自己都不觉得不屑一顾。

    康遥哼笑,声音却是从鼻腔里挤出来的,听着就冷:“你手里拿着一包,也好意思说我?”

    徐曜正要回话,又听康遥道:“你还知道我十八?两面之缘知道的还真不少。”

    “……”徐曜被堵了话,再次沉默。

    从赖星维和俞炎的反应就能看出来,徐曜本身是个随时能翻脸的人,换了旁人,这里极有可能直接来一场恶战。

    可遇上一个和他一样随时能翻脸的康遥,硬是两次三番被压制地死死的,不为别的,主要是他对康遥有所求,担心康遥翻着脸随时就走。

    徐曜忍不住想:这个人果然是年轻,自尊高脾气大,哪怕知道他是满星的总裁,语气神态也没见有所收敛。

    往好了说,这是随心所欲无拘无束,往坏了说,就是没经过社会的毒打,不知深浅。

    徐曜叼住了烟嘴,正想点火,忽然发现自己衣兜空空。

    他瞥一眼康遥,康遥先是没理他,等他准备放弃抽烟时,才张开手臂,将自己抽到一半的烟递到了徐曜眼前。

    没有人用这种不礼貌的方式给徐曜递过火,但也没有人能用如此简单轻浮的动作让他心头一动。

    徐曜低头,烟头相撞,他轻轻吸了一口,嫣红闪耀的火星从一端蔓延至另一端,烟雾顺进了他的咽喉。

    尼古丁带来的刺激和满足令人的心仿佛也安静下来,徐曜忽然开口道:“谢谢,不好意思。”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说这话,对象是同一个人。

    康遥没接他的话,两个人在阳台上一面欣赏夜景,一面相互无言。

    不说话了,气氛并没有变得尴尬,反而静谧和谐下来。徐曜明显感觉到康遥身上的冷意退去,两个人站在一排,不再有僵持之感。

    这种感觉令人放松,不过并没有持续太久,康遥一支烟抽完,毫不留恋地转头离去。

    徐曜望着他的背影,觉得康遥的举动异常地干脆,让他完全没有多余的准备,只来得及在那一秒间快速思考:

    要叫住他吗?叫住了要说什么?

    徐曜最终没有出声,然而就在他按下心中隐隐的惋惜之时,康遥回过头,问他道:“17xxxxxx976,你的号码?”

    这正是徐曜名片上的号码,也是他的私人号码。

    徐曜不知道康遥忽然来一句是什么意思,但却答得非常迅速:“是。”

    康遥:“咚讯也是一个号?”

    徐曜:“对。”

    康遥点点头,真的走了。他走之后,徐曜在阳台上继续抽烟,没有急着离开。

    过了大概两三分钟,他的手机忽然响了一声,徐曜拿起,只见上面传来一条提示——

    【新的朋友:康遥请求添加您为好友,来自号码搜索。】

    徐曜像是等待许久一样快速按下了“同意”,对话框将两个人的头像放在了一个画面中。他的头像是在国外读大学时拍下的图,康遥的头像则是他本人跳舞的半个侧影。

    徐曜完全摸不到康遥的想法,但他的情绪忽高忽低,无疑轻易地受到了这个人的影响。

    现在算是什么?

    刚才康遥还和他话不投机,一转眼,康遥主动给了他比电话号码更方便联系的交流方式。

    徐曜没做下一步的反应,就在他思索间,刚刚添加为好友的康遥发来了一条信息。

    康遥:【徐总,你是gay吗?】

    “……”

    这话问得太直白,也太明确,徐曜直接愣住,竟然不知该如何回复。

    是吗?他当然是,从喜欢燕来开始,徐曜早已经在青春期里明白了自己的取向。

    但若是回答“是”,不就是直接表明了他的别有用心,对方可能会直接拉黑,那他的想法和所需很有可能就没有后续了。

    徐曜看着手机沉默许久,对方也像是配合他,一直在等待。

    终于,手机上浮现了“对方正在输入中”的字样,徐曜看见康遥的头像闪动一下,康遥发送道:【我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