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归康 - 第8节 我哭了,我装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徐曜盯着这两个字,感觉神经被人狠狠锤了两下。

    燃烧到尽头的烟头蹦出了一点火星,徐曜被烫到,猛地甩了下手。

    操。

    发送完这一条,康遥放下了手机,在乱哄哄的包房里面对着童绍喝酒。

    童绍不和他对上眼便啥事都没有,要是对上,康遥就对童绍大大方方地举杯,换来对方憋气的神情。

    可能是作为主人公的童绍脸色实在不适合周围庆祝的场面,班级的同学开始转移着话题起哄,也有确实关心这方面话题的人趁机询问童绍的面试过程。

    “面试的有几个人啊,都问了什么问题?”

    “满星的规格那么高,路上说不定还能碰上艺人,你有看到什么明星吗?”

    谈到了这里,童绍成了话题的中心,没办法躲开,他淡淡回道:“没看到明星,要说看到了什么人……我见着了满星的总裁,徐总。”

    想到那个高大的男人毫不客气的冷脸,童绍并不想多谈,然而这个话题实在是所有传媒影视大学学生的共同兴趣,周遭顿时热闹起来:“徐景行,你见到徐景行了?”

    “不是他。”童绍道,“叫徐曜,现任总裁,应该是徐景行的独生子。”

    满星换届的事无疑是个还没公布的小道消息,班级同学一下子惊讶起来,众人七嘴八舌:“真的假的?之前徐景行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想退休大家都没当回事,竟然真的……”

    “徐景行的独生子,没透着信啊,不过说到独生子,那岂不就是和海薇拉那位江总生的儿子?”

    “徐总和江总的儿子,这得是怎样的投胎技术?”

    海薇拉和满星的共同继承人,话语几乎形容不出这是什么样得天独厚的家世,普通人和这样的人的差距太大,以至于让人没办法产生任何的嫉妒和比较感。

    忽然,在座的同学又有人想起了什么:“人家哪里只是投胎投得好,他学历和能力也高得一批,国内没他多少消息,不过去年海薇拉的秀场创新纪录了?听说就是他办的,我这里还有他在台下看秀的视频呢,长得也特别高特别有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也是男模呢。”

    说话间,视频被一群人围在一起热热闹闹地观看。

    镜头从t台上的模特转到观众席时,果然照到了一个穿着西装,鼻梁高挺到显得有些刻薄的男人。

    有人感叹道:“妈的,好年轻,应该还不到三十吧,颜值也够高的。”

    海薇拉的总裁也就是徐曜的母亲是中英混血,到了徐曜这里,尚且剩了四分之一,这四分之一混得刚刚好,不会让人一眼觉得徐曜血统西化,却足够让人觉得他在周遭脱颖而出。

    童绍一看见他就觉得眼皮跳,催促着关掉视频。

    乔乔凑热闹看了一眼,依稀觉得眼熟,好像就在今天的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见过,她悄悄问康遥道:“你今天有没有见到……等等,停车场给你名片的人是不是就是他?”

    康遥不说是也不说不是,乔乔从中感受到了默认,有些后知后觉地激动:“哇——你好棒啊康遥,不,你好棒啊遥遥!”

    另一边,激动的人群也在对童绍进行夸奖:“太难得了,新徐总和你说什么了吗?进了满星果然前途无量,以后见到他的机会应该更多,发展也多。”

    童绍并不喜欢有关徐总的话,但没有扫兴地否认,这时,乔乔的声音传过来,夸赞康遥,也正好被童绍听到:“我就知道,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在这样的场合,童绍难以避免地被戳到,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谁是金子,康遥?

    明明他才是那个金子,所以领舞一次就成功签进大公司。

    童绍忍不住气恼,开口直指康遥:“别说什么好心让着我,搞得好像我签约多对不起你似的,你那么厉害,你怎么还没发光?”

    康遥并不作反应,手上只顾自己传了一条消息出去,等发完了,才仰起头,挂着笑容看着童绍。

    那个笑容意味深长,没有任何被羞辱的不自在和窘迫。

    童绍被看得奇怪,正要开口,门外忽然传来一声短暂的敲门声,只有一声,好像只是意思一下,之后门被忽地推开,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门口,对屋内唤道:“出来,康遥。”

    那个男人众人都没有见过真人,但所有人都在一瞬间认了出来,因为就在一分钟前,大家还在看他的视频,看他在灯光闪耀的国际大秀上稳坐。

    徐曜,是徐曜本人。

    包房内一瞬寂静无声,只有背景音乐响得有些刺耳,康遥好像没事人一样站起来,对众人道:“我有事,先走了。”

    说完,又对乔乔笑着眨眼,道,“明天见。”

    第9章 我哭了

    整个包房里鸦雀无声。

    更让众人无声的是,在康遥走到门口之时,徐曜帮他推开了门。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这动作偏偏让两人的关系变得模糊不清,关照之感溢于言表。

    所有人都被掐了麦,一声不吭。

    康遥走后,半晌都没人开口说话,还是乔乔身边有人忍不住,小声道:“康遥怎么和徐曜、徐总……他们竟然认识??”

    这话问的是乔乔,许多人都看见她和康遥先头黏在一起。乔乔不在意地笑笑,回道:“认不认识不知道,不过下午好像徐总给了遥遥名片,可惜遥遥说他不想签。”

    房间里更安静了,有人好奇乔乔怎么会叫出“遥遥”这个称呼,却没一个人敢看童绍的脸色,均尴尬地低头喝起酒来。

    康遥本人则丝毫不在意走后包房里出现了什么情景,对着徐曜一歪头,早已爽快果断地走在了前头。

    徐曜是个人精,只需要一眼就从刚才周遭的反应判断出了自己的出现似乎让康遥惊倒众人,但他没有任何探究自己刚才是不是顺便被当枪使的心思,只将注意力放在康遥身上。

    他手机上收到的最后一条消息是康遥发过来的包房号码,康遥发了,他当然就来了。

    只是这其中是什么意思,有没有很多发散的空间,徐曜也说不准。

    他真的摸不透康遥,说不出是因为康遥年纪小和他有代沟,还是因为康遥的性格本身就反复无常想一出是一出。

    徐曜快走两步,和康遥并排,问:“去哪?”

    康遥闻言似乎有些诧异:“去哪儿?你问我?”

    刚刚才交代了“gay”身份的两个人现在独处,夜色也恰到好处地深了,让人不能不多想,徐曜问道:“你回学校?”

    康遥露出微笑:“我不住学校。”

    徐曜:“那你住哪里?”

    康遥眯着一双笑眼,神态看起来非常地狡黠,某一个瞬间,徐曜觉得那双弯弯的眼睛里充斥的是叫人心痒的试探和调侃。

    康遥似乎故意将声调拖得很长,说话时直直望着徐曜的眼睛,眼神没有任何的避讳:“重要吗?”

    重要吗?此时此刻,确实是不重要。

    徐曜心头微动,停了好几秒,开口:“我在c市有一处房产,现在在住,离我公司比较近,但离c影比较远,开车要两个小时,如果你明天有课,十有八九会迟到。”

    康遥笑笑道:“哦,无所谓,我明天不想上课。”

    康遥的声音很轻,好似风吹过,却刚刚好叫旁人的心似水面泛波,涟漪一片。

    徐曜是个成年的男人,康遥都这么说,他也没有理由再推托,直接按下电梯按钮,任由显示屏的数字飞速变化:“我的车在停车场。”

    康遥:“好啊,那就去停车场。”

    两个人消失于电梯,同一时刻,俞炎刚好到电梯口,匆匆看到一眼。

    没来得及对话,电梯门已经关上,只给他留下徐曜和另一个漂亮男生并肩离去的最后印象。

    那个男生的唇边痣暧昧又显眼,俞炎愣了下,站在原地静默一会儿,忽然笑了。

    回到包房,赖星维正忙着喝水缓解飙高音后造成的喉咙干涩,看俞炎一个人回来,奇怪发问:“没找着?你没有问过服务生?”

    俞炎道:“找到了,他有事走了。”

    赖星维听得脸色绿了:“???他走了?都不跟我们说一声?”

    俞炎淡淡道:“嗯,你还唱不唱?”

    徐曜中途离去,搞得赖星维心情瞬间走低,赖星维一面收拾东西一面抱怨:“太不厚道了,唱个屁,我找他打一架去。”

    俞炎却是无所谓:“走就走了,我再陪你一轮,你喝酒吗?”

    赖星维很喜欢喝酒泡吧,但现在心里有了追求对象,是仙女一样的人,真让他有点想改邪归正不然怕配不上人家的想法。

    他推开俞炎搂他肩膀的手,拒绝:“算了算了,我还想正经找对象。”

    赖星维向来是见一个喜欢一个,这样的话说了也是白说,俞炎的脸色浮现出微微的不悦,很快便消失不见。

    他问道:“对了,你上次给我看的那张照片,那个男生,记得名字吗?”

    赖星维:“你问他干什么?”

    俞炎道:“没什么,觉得挺稀奇。”

    赖星维不假思索:“是挺稀奇,我想想,对,康遥,叫康遥,是附近c影的。”

    地下停车场。

    徐曜带着康遥在一辆近乎奢华的黑色跑车前停下来。

    徐曜开启车锁,正思考要不要过去给康遥开车门,没等得到答案,康遥已经大大方方打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

    毫无疑问,无论是这车的价值还是坐上车就要去徐曜的家,两者都没能让康遥产生半点退缩。

    徐曜上了车,道:“安全带。”

    康遥如言去系,顺便应了一声:“嗯。”

    这点细小且平常的举动让徐曜产生了奇怪的感觉。

    因为前面康遥对他的态度实在称不上好,以至于他一旦按照徐曜的话去做,哪怕只是系一下安全带,都让徐曜觉得康遥有点乖。

    原来康遥也是能听话的。

    车内的空间远比外面要狭小,车子一旦开起来,徐曜清晰地听见了康遥的呼吸声。

    两个人都沉默,徐曜不说话,康遥也不说话。好半天,还是徐曜先出声,道:“我还以为……”他想说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到嘴边,又犹豫,觉得说出来有点歧义。

    于是又改口:“我以为你讨厌我。”

    康遥单手撑着脸颊,靠在车窗上,从徐曜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他侧脸和那颗美人痣。

    听了这话,康遥的嘴角向上一弯,飞快地回答道:“原来你看得出来啊。”

    徐曜:“……”

    徐曜无语之中,康遥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他笑得非常畅快,和之前的狡猾恶意的笑又不同,牙齿洁白整齐,笑起来看上去甚至有几分纯真,但他长得毫无瑕疵,这点纯真在他身上,足以晃得人目眩神迷。

    康遥道:“我是挺讨厌你。”

    那为什么要跟他出来,徐曜几乎马上要问出口,但在他说话之前,康遥已经接着道:“不过不是讨厌你的人,而是讨厌你看我的眼神。”

    徐曜的话头止住,顿了下才问:“……我什么眼神?”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