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归康 - 第9节 我哭了,我装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康遥拉长声“嗯”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随后转过头来,动也不动地盯着徐曜的眼睛:“在看我,但又不是完全看我。”

    这话说得没有道理,又正好切中了某些道理,使得徐曜再去看康遥的眼睛,便不得不精神全部集中,深深地投入康遥的目光。

    这之前,他总是在看康遥的美人痣,现在认真看康遥的眼睛,才发现他的眼睛也这么亮,桃花花瓣一样的形状,瞳孔深不见底。

    徐曜在国外待得久,行业要求让他见过了世界各地的名模和美人,可即便看过世界上各种各样的眼睛,这个人的眼睛还是有着独特的魅力。

    康遥被他盯着,心情反而大好,眼睛一眯,问道:“好看吗,徐总?看够了吗,好好开车行吗?”

    徐曜:“……”

    徐曜没话了,康遥也没再找话,手机上收到乔乔问他情况的短信,他随意回复一句,便歪头在座椅上躺下来。

    座椅有点直,不是很舒服,康遥道:“给我调一下。”

    徐曜没有被人吩咐过做什么事,忍耐了下才动手,之后的一路,康遥完全睡了过去。

    徐曜自己开了两个小时的车,没有放音乐,也没有接电话,一直到了家门口,才把康遥叫醒。

    即便这样,康遥还是睡眼惺忪,十分不满意:“哎,你真够烦的。”

    徐曜:“……”

    明明他身份地位和年纪财富都远远凌驾在康遥之上,徐曜硬是忍住了没有酸脸,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开始把康遥接回自己家的某些想法还没实现就已经变得扭曲而复杂。

    康遥……

    这个十八岁的小崽子。

    徐曜住的是某知名高端园区的顶楼大平层,二百多平,五十六楼。

    康遥坐电梯坐得耳鸣,没进门眉头就已经皱了起来,徐曜输了密码进门,遥控打开了屋内的灯光。

    瞬间灯火通明,室内明亮又宽阔,整个开间的装修是一种灰色的极简风,就像徐曜这个人一样,刻薄干练,没有半点人情味。

    康遥完全不喜欢这套房子,连参观的心情都没有,他换了鞋子进屋,直接问徐曜道:“主卫在哪里?我去洗个澡。”

    徐曜短暂地沉默了下,指了方向:“左边直走,一共三个卫生间,挑你喜欢的……”

    话没说完,康遥已经头也不回地走了,但这回徐曜的主要心情不是生气,而是有点心乱。

    徐曜有点闹不清楚康遥的行事,正烦躁着,来了多条助理的咚讯,徐曜索性开了家里的电脑,点了个视频通话。

    助理章简的模样在电脑上出现,打过招呼之后,很快开始给他汇报今天落后的工作进度。

    徐曜一一听着,耳边总回荡着若有若无的水声,这段时间过得有些漫长。处理完工作,徐曜叫住章简道:“等等。”

    章简道:“怎么了徐总?”

    徐曜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压低了声音,道:“查一下一个人,名字叫康遥,c影大一芭蕾舞专业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章简是个经验丰富的娱乐公司老人,过去也做过星探,对于徐曜的话没有多想,只觉得是个有可能被重视的待发掘的新人,当即应下来:“好的徐总,我马上着手。”

    章简的工作能力很强,不然也不会做总助这个职位,可视频挂断之后,徐曜的心还没完全平复。

    这时,他听到有人在叫他:“徐曜!过来!!”

    徐曜是他的名字,但说实话,生活中实在没人这么叫他,徐曜被这道清晰又无礼的声音召唤大名,心情很是复杂:不一样,这也和燕来不一样。

    燕来那么温柔。

    徐曜:“怎么了?”

    康遥的声音隔着卫生间的门传出来,朦朦胧胧的:“有内裤吗?”

    徐曜:“什么?”

    康遥:“内裤!换洗的内裤!不然你叫我什么都不穿吗?”

    徐曜刚升起的抗拒感因为这话变淡了:“……等一下,我去给你找。”

    徐曜去了自己的房间,他身高一米九,康遥一米八几,体格相差也不是很大。

    他从抽屉里翻找出自己没开封的内裤,刚走回客厅,发现康遥已经没有耐心,围着浴巾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那条浴巾横围在他的腰身上,遮挡住了大腿,但他体态修长,小腿以下依然匀称又看得清楚。

    这是一具从小跳芭蕾舞长大的男性的躯体,没有衣服的掩盖,更将美感全部暴露出来。他肤色冷白,高挑紧致的身体展示着完美的线条和力量,线条汇聚在腰腹上,人鱼线不深不浅,平衡在最好的程度。

    徐曜忽然觉得如果康遥不跳芭蕾舞,去做模特应该也可以胜任,他确实太美了。

    徐曜感觉到有些躁动。

    许是徐曜望向他的目光太过直白,康遥忽然问他道:“怎么,你很好奇?”

    徐曜道:“什么?”

    康遥笑着望着他,既不像面对一家娱乐公司的总裁,也不像面对一个比他年长的前辈,他看着徐曜,直截了当道:“我这条浴巾下面,现在有没有穿内裤。”

    第10章 我哭了

    这理应被看作是一种挑逗,且诱惑之强烈,无论男女都不会对这样的情景无动于衷。

    可康遥的眼睛亮得厉害,明晃晃地使坏,徐曜没有接话,将手里的内裤扔给了康遥。

    康遥接住,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刚刚被他轻易营造出来的暧昧也在他的笑声中散去,他好像手握着控制周围气氛的开关,想要如何就如何。

    徐曜移开视线,冷静下来。这时,徐曜的电脑又响起,代表着工作的提示音接二连三找上门来。

    康遥道:“徐总真是大忙人。”

    刚才还叫着徐曜,现在又换成徐总,不过不管哪个称呼从他的嘴里吐出来,滋味都很奇特。

    徐曜开口:“你赶紧换衣服。”

    康遥并不反驳,笑笑道:“我没徐总那么贵人事忙,累了,去睡了。”说着,他细长的手指前后拨动,玩笑一样道,“拜拜。”

    康遥说走就走,只留在原地的徐曜一阵静默,他清楚地听见康遥进去了房间,打开了灯光,合上了门扉。

    康遥的行动有多么无所谓,徐曜的心情就有多么难以形容,现在,进一步,退一步,怎么去做都被动得厉害。

    沉默良久,徐曜在电脑前坐下来,强行集中精神开始处理工作。

    他刚刚拿下赖星维的顶级ip《百岁寒》,想要把这个项目做好,从制片到选角到技术一步都不能走歪。控制着自己别去多想,徐曜直接通宵到了第二天的凌晨四五点。

    天色将明之时,他肩膀酸痛,头脑昏昏涨涨,准备去卧室休息一会儿,打开了主卧的门才发现早有一个人窝在他的床上睡得香甜,无忧无虑,和徐曜的悲喜没有一点点相通。

    康遥,来到他的家中,洗了澡,抢了他的床,自己美美睡了一夜。

    徐曜本来有点小洁癖,床上从来没有睡过除他以外的人,这下倒是连个反对的机会都没有,直接给他破了戒。

    徐曜小声关上门,回到客厅沙发上躺下,通宵搞工作对他而言早已经是家常便饭,可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头一回这么郁闷心累。

    他烦得翻个身,骂出声来:“妈的。”

    这一觉只睡了两个小时。

    再睁眼时,康遥已经起床,毫不留情地戳醒了他。

    徐曜的起床气刚刚冒上来,康遥便开口问他道:“七点了,吃什么?”

    徐曜的反应有点慢,看着眼前一晃一晃的漂亮面孔,好半天才道:“不用了,我早上不吃早饭。”

    昨夜没吃东西,又劳累半宿,徐曜的胃其实有点痛,虽然拒绝了康遥,但能收到这种关心,他还是勉强心里舒服了一下。

    然而舒服了没等一秒,康遥便皱眉开口:“谁管你吃不吃早饭,我饿了,我得吃饭。”

    徐曜合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从沙发上坐起来,不知是被气的还是有点低血糖,眼前直冒金星。

    康遥扶了他一把,道:“清醒了吧?别磨磨蹭蹭的,要么做饭要么订饭,我好伺候,都不挑。”

    “……”

    徐曜没这么无语过,以至于他在头昏脑涨气血翻涌之际,竟然电光火石间想到了赖星维那个傻子经常说的话——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给魔鬼、留、余、地。

    徐曜笑了,气笑的,他盯着康遥和燕来最像最神似的美人痣,克制自己过了这股劲儿,冷静下来,去了厨房:“厨房有面,给你煮个面吧。”

    徐曜亲自下厨,赖星维和俞炎都要受宠若惊,但康遥却完全没有任何该有的荣幸感,他立刻摇头:“no.”

    徐曜:“那还有蛋和培根,煎一下也可以。”

    康遥:“太油了,我不吃。”

    徐曜放下刚拿起来的平底锅:“……你不是不挑吗?”

    康遥无辜且不解地反问:“这就算挑了?我是你的客人吧?选都不让选,你礼貌吗?”

    “……”这已经超出了徐曜之前认为的十八岁小崽子不知深浅的程度,他完全是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被别人围着打转。

    徐曜有点看到几年前的自己的既视感,又很好奇什么样的家庭能养出康遥这样的性情。

    这已经不是和燕来不一样,这是完完全全天差地别的两个人。

    不过是一天的相处,徐曜已经开始迟疑是否还要继续。

    徐曜放弃了下厨,用手机上网将周边的早餐店扫购一遍,对康遥道:“你去洗漱吧,洗漱用品柜子里都有。”

    康遥这倒是应了:“好哦。”

    早饭在半个小时后开始。

    摆了满桌子的花式早餐成功堵上了康遥的嘴巴,康遥挑挑拣拣,左一口右一口,吃相十分好看。

    徐曜本来不打算动筷子,但架不住订的东西太多,还是跟着吃了几口,温热的粥水下肚,胃里很快舒服了许多。

    正吃着,康遥的手机来了电话,铃声响起,接连不断。

    徐曜道:“电话。”

    康遥道:“我听见了。”

    说着听到了,康遥却按掉了电话,没有要接的意思。不过电话那头似乎铆足了劲,非要联系上他不可,挂断了一通,第二通马上又来。

    康遥烦了,直接关机。

    徐曜顺口问道:“找你有事?”

    康遥很随意地回他:“我老师,大概率是催我回去练舞。”

    “老师”这个词强调了康遥正值十八岁的年纪,也让徐曜想到了昨天晚上康遥说的话——他不想上课。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