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归康 - 第101节 我哭了,我装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两人一夜玩闹,好不热闹。

    徐曜的体力和技术同步上升,如果能像游戏一样划分等级,恐怕他现在已经到了满级边缘。

    康遥对徐曜的服务很是满意。

    不仅床上会表现出来,也会时常体现在两人的日常之中。

    他们起床会亲,上班会亲,下班会亲,车上会亲,到了慈善晚会的酒店门口,康遥也会冷不丁抬头,向徐曜索吻。

    徐曜下意识地回吻,两人如蜻蜓点水般吻了吻,谁都不多想,可落在路过的旁人眼中,却如同炸雷一般。

    在这个非富即贵的圈子里,康遥现在风头无两,而徐曜是圈里的金太子,无论哪个辨识度都太高,想认不出都难。

    康遥不管这些,只和徐曜去门口确认邀请。

    负责确认的工作人员看康遥看得心情激荡,声音激动道:“康遥先生是吧!这边请——”

    徐曜也是个习惯了被前呼后拥的人,还是头一次被冷落,但他没觉得不对劲,进门之后便道:“遥遥,他们都在看你。”

    康遥:“客气什么,看的是我们俩。”

    徐曜倒真没客气,周遭的视线恍若有实质,目光的焦点都是康遥,人人都想凑到他身边。

    徐曜挨着康遥,道:“原来这就是虚荣心吗?”

    康遥道:“谁?”

    徐曜:“我。”

    徐曜靠近过来,在康遥耳边说悄悄话:“我现在感觉好爽啊。”

    康遥:“……”

    康遥笑出声来。

    两人在位置坐下,康遥没动,徐曜却身负重担,四处瞧了瞧。

    出乎意料,他并没有在人群之中寻到徐景行,倒是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长辈在闲逛——谭成也来了。

    徐曜继续环顾四周,仍是没看到目标人物,只得起身,交代一句:“遥遥,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看看人,顺便帮你拿杯酒。”

    康遥懒得动,应道:“嗯。”

    徐曜点头,进了人群,想找谭成说话,可没等靠近过去,便来了几个人将他围住。

    众人七嘴八舌但很有礼貌风度地打招呼:“小徐总。”

    “好久没见了。”“满星的生意最近怎么样?”

    徐曜和这些人不熟悉,却都有过一面之缘,相逢必然要寒暄,他一一应对,不得不多聊几句。

    众人都知晓徐曜的身份,平时便很乐意和徐曜聊天,今天更是不同,谁都有心打听打听徐曜身边人的情况,兜兜转转,最后还是问:“那是康遥吧?”

    徐曜应道:“嗯。”

    众人笑着道:“朋友?”

    徐曜道:“不是,情人。”

    “……”

    这群人里早有人看到了徐曜和康遥在门口接吻,却都没有料到徐曜能承认得如此坦荡,不过想想也是,这样身份的两个男人,倒也没什么可躲躲藏藏的。

    大家发出一阵惊呼:“你们是一对?真是配。”

    “果然什么样的人才能配什么样的人,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大家有意由徐曜引荐一下自己,自是热衷于夸赞一二,不想徐曜忽地开口道:“还没在一起,我才刚被包养。”

    “……”

    谁都没想到会听到这句,众人一瞬间全都沉默。

    “包养”这两字按理来说应该很好理解,可给人的感觉偏偏就是搞不懂其中的含义。

    想沉默吧,憋不住。

    想当作没听到吧,也很难。

    众人在那短暂的一瞬间,竟是有点怀疑人生,不确定徐曜是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明白他们到底应不应该笑。

    日了……徐曜的表情到底为什么这么正经啊???

    正经到他们差点都想不起“包养”原本是什么意思,甚至还开始反思这是不是一种投资。

    莫非徐曜的满星最近技术高超就是因为搭上了康遥这艘大船?他是献身换的技术?

    可是、可是……

    虽然康遥长得很好看,但被包养对于一个有钱人来说也有点太豁得出去了吧?

    这还真是一点不在乎面子了。

    他们总裁圈已经内卷到这种地步了吗?

    正当众人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懒散之时,徐曜淡定开口道:“让让。”众人正思绪混乱,没有阻拦,放了徐曜离去。

    而震惊的远不止他们,一旁心情复杂却忍不住听八卦的谭成也是相当讶然。

    听到“被康遥包养”这个信息,谭成人都有点恍惚,不过他不像其他人一样怀疑那么久,一下子就当了真。

    徐曜被康遥包养……他们姓徐的确实干得出来!

    谭成还记着徐曜抢走他儿媳妇的事,心情微妙了好些天,可现在听徐曜在别人面前坦荡地明说,又不得不觉得有点佩服。

    不要脸到这种程度,某种意义上也是十分厉害。

    换了他儿子谭铭,确实是做不到。

    哎——

    输了!

    不愧是你们姓徐的!

    谭成唉声叹气,正这会儿,徐曜也瞧见了他,叫道:“谭叔叔。”

    谭成脑袋疼,缓慢回头,又是叹出一口长气,道:“……小徐。”

    徐曜不懂他的心情,只道:“上次走得急,忘了祝你生日快乐,不好意思。”

    光听这话,徐曜还是他印象之中进退有礼的小辈,谭成那股怨气无处发泄,他一边感慨于姓徐的脸皮一脉相承,一边终于无奈地消化了自己的心情。

    谭成看了一眼远处的康遥,同徐曜道:“小事。”

    徐曜点头微笑,想要说话,谭成却先想起了某些八卦,偷偷摸摸拉着徐曜道:“对了,你还记得之前那次拍卖会,我跟你说的那个童嘉吗?”

    徐曜微顿,道:“记得。”

    记得就方便多了,谭成道:“她和她那个入赘的康姓老公离婚了,就昨天。”

    “……”徐曜确实是才知道,可细一想,又不怎么在意。

    谭成想说的重点也不是这个,他指了下康遥道:“我昨天看了新闻才知道,原来康遥的父亲叫康建远,童嘉的老公也叫康建远,我偷偷一打听,竟然真的是一个人。”

    徐曜无声,谭成则是有些气愤:“之前还有传言说他儿子傍大款,我还信了,现在才知道原来是造谣。”

    “这人也太坏了,自己的儿子不养就算了,还背后诋毁人家,康遥是什么人?他能傍大款?我看大款傍他还差不多。”

    “……”

    徐曜的嘴角无言地下拉,竟是又一次重温了听八卦却被精准点草的感觉。

    明明没在骂他,他却莫名有种挨了骂的感觉。

    谭成好心提醒道:“那康建远离婚了,又没钱,可别找到康遥这边来,你平时注意一点。”

    这倒是真的,徐曜应道:“好。”

    说完这句,徐曜才终于有空问道:“谭叔,你见到徐景行没有?”

    谭成奇怪道:“你不知道吗?”

    徐曜道:“知道什么?”

    谭成:“你妈要结婚,你爸去e国了。”

    徐曜:“……”

    谭成:“晚上才走,现在应该刚上飞机。”

    “……”

    和谭成分开后,徐曜满脑子都是一个大大的“草”字。他本是特意来气一气徐景行,哪里想到会扑了个空。

    回到康遥身边,徐曜转达了这个消息,本以为康遥会失望,不想康遥一点都不在意,还笑着道:“不在就不在呗。”

    康遥不在意,徐曜却是心情有些郁闷。等两人从会场出来,回家的路上,徐曜还是觉得失望。

    康遥问:“就这么厌恶他?”

    徐曜说不出“厌恶”二字,他是个成熟的成年人,对于感情方面的处理早不像少年时那么冲动,只能说是对徐景行不满的感觉一直残留着,过了很多年也难以消失。

    徐曜想了很久,道:“徐景行他在很多场合都说过他爱他的妻子,爱他的儿子,我从小时候一直听到现在,听得都不想听了,因为不管他怎么说,我都感觉不到他的爱,我妈也感觉不到。”

    “当初父母离婚,很多人都觉得我会受伤,其实没有,我妈和徐景行很少吵架,哪怕离婚的时候也没有红过脸。”

    徐曜说着,沉默下来。

    忽地,他认真地对康遥道:“我不想做徐景行那样的人,我爱一个人,就只爱他一个人,会把一切感情都倾注给他,他可能会嫌我烦,但绝对不会有任何一秒钟觉得自己孤独。”

    康遥:“因为他是你所爱?”

    徐曜:“是。”

    康遥笑道:“你可真够酸的。”

    徐曜:“……”

    徐曜无奈,却也习惯了这种对话方式,他连表白时被分手都体验过,这样的小场面不算什么。

    而这时,康遥反过来问他道:“你孤独吗?”

    徐曜从未承认过自己孤独,可细一回想,独自在国外的八年,以及暗恋燕来的那段时光,还有更早的童年,有意识以来,他一直都很孤独。

    徐曜想着想着,倒是笑了,他摇头道:“现在不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