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归康 - 第102节 我哭了,我装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康遥望着他,没说话,徐曜继续开车。

    但这段路上,徐曜牵住了康遥的手,康遥单手打游戏,没有挣开。

    回家以后,徐景行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

    徐曜记着康建远的事情,接下来几天不管是在小区还是在大天元都非常注意周围人的形迹,不想等了好几天,迟迟没有看到康建远的影子。

    怎么回事?

    竟然不来?

    康建远这种明明白白追求金钱的赘婿,并没有正常人那么高的道德,既然如此,没有他的踪迹就显得有些奇怪。

    第94章 我装的

    是他和康遥站得还不够高吗?碰瓷都不来?

    徐曜心有疑虑,索性亲自去找小区的门卫和大天元的门卫询问了一下。

    不想转折说到就到,和他们提了康建远的名字和特征之后,两处的保安口径统一,都说康建远已经来过了,而且不止一次。

    “?”徐曜道,“我怎么一直没见到?”

    保安笑道:“一看就是来骚扰业主的,必然要防住,我们干的就是这个工作嘛。”

    “……”徐曜悟了。

    原来不是他们站得不够高,而是他们站得太高了,无论是他们所在的高端小区,还是大天元这样的高级公司,只要是他们在的地方,康建远根本靠近不过来。

    恐怕康遥的电话他也没少打,只不过被康遥拉黑了,他们完全不知道。

    这骚扰骚的……

    倒也真够失败的。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根本见不到人,康建远随便怎么骚扰,康遥这边只要不理就行。

    然而徐曜并不是一个能接受事情悬而未决的人,思考之后,到底还是选择交代保安道:“再见到这个人出现,给我打电话。”

    保安道:“好的。”

    当天下午,徐曜工作之时得到了保安的消息,通知他人来了。

    某种程度来说,康建远这个找儿子的频率也算是相当“努力”,徐曜应了一声,叫人随便找个地方把康建远留一会儿,自己又工作了两个小时,等到天黑之后才悠然回家,顺带去和康建远见个面。

    两人见面的地方是小区附近的咖啡馆,徐曜到时,康建远等得腿都僵了。

    徐曜穿着黑色的风衣踏进门,因为相貌气场都胜过常人太多,门内门外的人都在看他。

    康建远人到中年,样貌其实还好,和康遥有几分相似,可气质不佳,和康遥的美艳不能比,和徐曜的凌人气势更不能比。

    他不算畏缩,却在徐曜的面前挺不起腰板,多少显得有点呆愣。

    徐曜并不和他进行任何废话,到了就直接推了一份亲子关系断绝的文件过来,道:“签名,再找个时间做公证。”

    “……”康建远看了一眼,也懂徐曜的来意。

    只是他的日子不好过,和童嘉离婚他几乎是被扫地出门,童绍还年轻无法接济他,他怎么也得和康遥要点钱出来。

    断绝关系可以,康建远问:“我能拿到多少钱?”

    徐曜问:“你想要多少?”

    康建远自觉自己对康遥不怎么好,也没负过责任,但好歹是康遥的父亲,离婚也是因为康遥接二连三的出现才引发了童嘉和他的争吵,康遥现在成就斐然,财产无数,总是应该承担一下他的后半生开支。

    康建远道:“五千万。”

    五千万对徐曜来说其实是给了也不会心疼的一点钱,但对方是康遥的垃圾父亲,徐曜完全没这个想法。

    徐曜直接道:“有我在,你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康遥,你只能从我这里拿钱,但钱从我的口袋里流出去,随时都可以告你诈骗。”

    徐曜道:“你确定吗?”

    “……”康建远一时愣住。

    像他这样的人,对徐曜这种天之骄子总有种不知名的畏惧感,而此刻,这份畏惧感在近距离的感受中越发增加。

    这人明明是正眼看人,给人的感觉却仿佛是在俯视。

    压力从上而下落在肩上,以至于康建远分不清到底是徐曜所给的压力更可怕,还是话语里平静的威胁更可怕。他鼓足了劲儿,这才坚持道:“我是康遥的亲生父亲,没有钱就打官司,他总得赡养我。”

    徐曜的眼睛动也不动,只道:“你没养育过康遥,即使法律最终判定他需要赡养你,你打官司换来的每月几万块却未必能负担起巨额的律师费。”

    康建远愣了下,道:“那我找媒体——”

    话还没说完,徐曜便打断问:“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网上不会有康遥任何的负面新闻,你即便找人曝光,也只会出现你带孩子入赘还对他不闻不问的事实,康遥身上不会有任何污点。”

    “到时候不单单是拿不到钱的事,你还会社会性死亡。”徐曜强调道,“只有你死。”

    这几句话说完,康建远脸都白了,徐曜将文件向前一推,再次道:“签名。”

    康建远拿着笔,怎么也无法接受自己来这一趟什么都得不到的现实,更无法接受这个签名写完,他以后将和康遥再没有任何联系。

    康遥才是未来最有名誉财富和地位的人,他怎么能放弃这样一个儿子。

    康建远道:“我不签、我不签!”

    徐曜道:“随你,你签了,我现在可以给你五十万,你不签,以后不仅一辈子见不到康遥,也拿不到任何的钱。”

    “……”康建远并不怀疑徐曜话语的真实性,可是五十万实在是太少了,康建远想了又想,艰难道,“五百万!”

    徐曜道:“就五十万。”

    这个数字实在少得有点可怜,根本不足够支撑康建远以后的生活。

    可是徐曜说得又是那么现实,康遥如今已经到了全球闻名的程度,官方为他站台,身边的徐曜又是文娱市场的龙头,足以掌控媒体的风向。

    康建远别无他法,最终只能忍痛签下了名字。

    徐曜将文件收起,对康建远并不多看,起身便走。

    康建远立即追上来问道:“那五十万……”

    徐曜回过头,脑中闪过的却是之前康遥在拍卖会兑换钻石后和他说的那几句话,他道:“什么五十万?

    康建远:“……”

    徐曜宛如康遥附身一般恶意道:“你不会真以为我会给你钱吧?”

    康建远:“……”

    徐曜道:“人要知足,遥遥没有报复你,你已经过得够好了。”

    …………

    从咖啡馆出来,徐曜的心情不错,竟好像有几分明白了康遥日常怼人的感受。

    他压着饭点进了家门,康遥现在住处的密码改成了121,徐曜虽是输了密码进门,但目前还没有摸清楚这个数字的含义。

    瞎想着进了门,康遥这会儿没在吃饭,而是在摆弄着一个黑色的条状物品。

    见了徐曜回来,他随口问道:“迟到了,干什么去了?”

    徐曜并不想让康遥为那些琐碎事情操心,他私下里替康遥解决就好,由是只道:“喝了杯咖啡。”

    康遥道:“没给我带?”

    徐曜道:“太苦了,你不喜欢。”

    康遥并没有露出追究之意,只继续摆弄手里的东西。

    徐曜这时才有空问:“这是什么?”

    康遥抬起脸,眼睛亮晶晶,他打开开关,那个条状物品的一端忽然冒出了蓝光,同时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徐曜牙龈都跟着酸了一下,光是听动静就望而却步,这东西看着像个电击枪,外表却和一般的电击枪不同。

    他惊道:“你拿这个干嘛?!”

    康遥道:“我帮科技部改的,正在找试验对象。”

    徐曜见状瞬间后退一步。

    康遥被逗得哈哈大笑,边笑边道:“你怕什么,又不用你试。”

    徐曜松了口气,这才问:“那用什么?难道用人?”

    康遥道:“怎么不能用人?这不是有现成的吗?韩野刚告诉我,有个自称我爸的到公司楼下转过两次,我明天让他们把他放进来。”

    徐曜顿了半天,完全不知道还有这茬,更不敢说他已经把康建远打发走了,只好小声道:“……这会不会不好?”

    康遥眯着眼睛:“有什么不好?这量控制得可好了,保准电不死。”

    徐曜:“……”

    徐曜沉默半晌,小心翼翼地问:“要是他一直不来?”

    康遥作势思考,勉为其难道:“那我就只能电你了。”

    “……”徐曜噌地站直了身体,闷声道,“我出去一趟。”

    康遥静静地看着他走远,看着他去开门,再也忍不住哈哈哈哈笑个不停。

    他手眼通天,哪里不知道徐曜刚才都做了什么,可看徐曜一本正经真不打算告诉他的样子,他非逗逗徐曜不可。

    什么傻狗,笨都笨死了,康遥笑道:“回来!”

    …………

    康建远的出现和消失都没留下什么痕迹,康遥继续过自己的日子,每天财源广进,又有徐总在怀,浪得不得了。

    又过了两三天,江遇晨的婚礼将近,徐曜安排好了公司的工作,和康遥提前一天坐上了去e国的飞机。

    这是两人的第二次出国旅行,还是一样地亲亲密密。唯一不同的是关系颠倒,从徐曜包养康遥变成了康遥包养徐曜。

    徐曜有点感慨,不过倒也顾不上,他的注意力今天有点分散,一方面是因为很快就要见到母亲和她的二婚对象,另一方面是因为今早起床之后,康遥把徐曜表白那天送他的粉钻指环给戴上了。

    那个戒指当然是好看的,徐曜花了钱又花了心思,也一向愿意康遥穿戴他给买的东西。

    可微妙的是,在经历那次表白失败之后,这枚戒指给徐曜留下了不少的深刻记忆,如今它不仅是一枚表白戒指,还是一枚分手戒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