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归康 - 第103节 我哭了,我装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徐曜忍了一早上,飞机上牵手之时,还是没忍住道:“你要不先把它摘下来?”

    康遥问道:“这个怎么了?”

    徐曜不好开口,少见地支支吾吾。

    康遥见状哼笑一声,靠近过来,在毛毯之下,戴着戒指的手顺着徐曜的膝盖一路往上滑。

    徐曜的支支吾吾变成了“唔”一声,忙按住康遥的手,道:“遥遥,别闹。”

    康遥笑眯眯,乖乖停了手,可把手伸出来,他还是不肯摘:“这么好看的戒指,你用嘴随便一说,要我脱我就脱?”

    徐曜头都痛了,问:“那要怎么办?”

    康遥并不看他,只道:“当然得用新的来换。”

    第95章 我装的

    徐曜听得一怔,忽地向康遥看过去。

    康遥却已经闭眼在座椅上躺好休息,好似刚才那句话真的只是随口一说,毫无其他深意。

    徐曜心跳如擂鼓,一时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他揣着茫然又混乱的心静了静,最终只能陪着康遥一起睡去。

    到达e国已经是傍晚,照常是徐曜负责推行李箱,康遥负责漂漂亮亮。

    这次两个人没走太久,刚出出口,大厅里等待接机的江遇晨和另一位中年男士便迎了上来。

    母子相逢,他们很是热情地抱了一下。

    徐曜道:“妈。”

    江遇晨颇为高兴,拍拍徐曜的背,视线再落在康遥身上,亦是热情关心地道:“到了,累吗?”

    康遥道:“不累。”

    江遇晨这种身份的女士,在e国很有名气,她一向很少在人来人往的场合露面,今天特意赶到机场来接,说是为了徐曜多少有点夸张,多半是为了迎接康遥才特意来的。

    和康遥打过招呼之后,她才介绍起身旁的男性,道:“这位就是……”

    不用说下去,徐曜也知道那就是他的继父。

    不过说实话,和他想象之中的有些不同,从外形来说,这位e国本土男士多少显得有点平平无奇。

    不提徐景行的性格,他和江遇晨站在一起好歹是人人称赞的俊男美女。

    相比之下,这位继父在容貌上就逊色了一些,不能说是丑,只能说是相貌中等的普通人,发际线还有点高。

    徐曜不动声色,打个招呼便算了。

    一行人快速转移战场,上了提前订好的专车,徐曜康遥和江遇晨坐在后排,这位继父则坐上了副驾驶。

    车子行驶起来,车厢里有些过于安静。

    在打过招呼之后,江遇晨便开始一如既往地语塞,而那位继父和徐曜不熟,且不懂汉语,也只能闭嘴。

    两个不知说什么的长辈,直接导致周遭寂静,近乎陷入一阵有点尴尬的沉默。

    沉默之中,只有康遥半点不受影响,他神情自然,问江遇晨道:“婚礼是什么时候?”

    江遇晨道:“明天上午。”

    康遥道:“教堂婚礼?”

    江遇晨道:“不是,在庄园里办。”

    康遥点头,对于第一次见面的江遇晨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隔阂和生疏,看江遇晨有点找不到话,便询问道:“你要看魔术吗?”

    江遇晨惊讶:“你会变魔术?”

    前排的男士闻言看过来,身旁的徐曜也是完全没想到。

    康遥哪里会在乎周边的视线,直接从兜里掏了个硬币出来,随后伸出细长的手指活动了一下,当场来了一段花活。

    ——让硬币从掌心消失,然后从其他地方掏出来。

    这其实并不算什么特别的魔术,就是单纯的小把戏,可几个人都在近距离看,气氛难免被带起来。

    江遇晨看愣了,徐曜也看愣了。

    前排的继父先生更是相当捧场,他虽然外貌看起来普通,但也算是金发碧眼高鼻梁,表情很丰富,非常接地气,惊讶的时候就满脸惊讶,高兴的时候就满脸高兴,震惊之余还会鼓掌,笑起来像只大鹅。

    他一笑,江遇晨就笑了。

    徐曜见惯了徐景行那样的假面人,听了一阵鹅叫,不由完全愣住。

    车厢里气氛变好,话匣子被成功打开。

    有人说汉语,有人说英语,有人中英文切换,从魔术到康遥和徐曜的工作,聊了整整一路。

    车子开了两个小时,四人断断续续说了两个小时,等下车时,徐曜才有机会单独凑到康遥身边,问:“……你还会变魔术?”

    康遥道:“我什么不会?”

    徐曜的在意点却不是这个,他正经道:“你以前怎么没给我变过?”

    康遥道:“你又不是美女。”

    只有美女才配得上看康遥变魔术吗?徐曜的话堵在嘴边,简直无言,他追着问道:“型男就不行吗?”

    康遥不理他。

    徐曜又道:“遥遥,你格局小了。”

    康遥:“……”

    徐曜学着记忆里的康遥做手势,生动道:“打开,把格局打开。”

    康遥:“……”

    康遥可没有徐曜当初那么好的态度,一脚踹在徐曜腿上,笑着骂道:“闭嘴吧你!”

    打闹着到了目的地,还在窃窃私语的康遥和徐曜都被眼前的巨大草坪和围墙稍许惊了下。

    眼前的与其说是庄园……倒不如说是一座古典的城堡,光是花园就比c市一半的小区还要大些,充满了英伦风情。

    徐曜问道:“租的?”

    江遇晨笑道:“不是,他的祖产,上一辈传下来的,风景好,场地大,正好用来办婚礼。”

    徐曜并不知这位继父具体的财产有多少,但只看这一座房子,想来家业和徐景行的也没有多大差距。

    徐曜不怎么在意钱财,可母亲的新对象并不比徐景行差,这个认知还是让他心情变好,连带着看继父的发际线都顺眼了很多。

    也行。

    反正又没完全秃。

    这天晚上,有继父在场,徐曜并没有问徐景行的事,四人吃了一顿正经的e国晚餐。

    饭虽然不怎么好吃,但席间气氛和谐,徐曜不讨厌继父,江遇晨也喜欢康遥。

    晚饭结束后,康遥给两位长辈一人送了一套全息头盔。

    在全息游戏没有对海外发行的现在,这一对头盔的价值相当难估算,江遇晨越发高兴,拉着康遥不肯松手。

    好不容易回到房间结束这漫长的一天,徐曜都有点分不清到底是他带着康遥见亲妈,还是康遥带着他见亲妈。

    晚上,两个人都没早睡,他们的房间在城堡的顶部,装饰古朴,打开窗子能直接看到漫天的星辰。

    徐曜在窗边抱着康遥的腰,忧愁道:“你和我妈怎么有这么多的话?”

    康遥笑道:“你这么霸道,别人和你妈说话都不行?”

    “……”徐曜一听就知道康遥在故意曲解他的意思,苦兮兮道,“你和我都没那么多话。”

    这便是胡说了,康遥虽然有社交牛逼症,但说到和谁的话最多,对谁最花心思,真就只有徐曜一个人。

    康遥一时好笑:“你怎么连你妈的醋都吃?”

    徐曜不去否认,只义正词严地反问:“全世界就一个康遥,我还不能护食了?你可不要为难我。”

    “……”

    康遥哈哈哈哈笑得要死,徐曜趁机扳过他的脸,索吻:“么么。”

    康遥忍不住笑,却实在感觉徐曜有些可爱,他笑着拽徐曜的头发,用力往后薅:“你还要不要发际线?快睡觉。”

    两人相拥而眠,自是黏黏糊糊,反正江遇晨和继父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倒也不用藏着掖着。

    第二日,康遥和徐曜起得很早,双双换了西装,城堡里早早就有专人布置好了婚礼现场和各种装饰,两人不用帮忙,等着就行。

    时间差不多时,来参加婚礼的人士陆续进场。作为国际品牌海薇拉的掌权人,江遇晨在时尚圈的影响力非常大,来参加婚礼的人除了设计师名模,各种明星富豪皆不在少数。

    继父那边的人也不少,整个婚礼现场人山人海,热闹非常。

    康遥不想和人寒暄,等到了最后的时间才入场,他和徐曜的位置被安排在最前排,坐下以后,身边正坐着一个熟人。

    不是别人,正是徐景行。

    徐景行见到他们,很快笑了,温温和和,一副老样子。徐曜看他一眼,没多说,只拉着康遥的手,在音乐声中注视着前方。

    这不是江遇晨的第一次婚姻,她今年正好四十八岁。

    可今天,她比任何一个年轻的女子都要更美,她站在新任丈夫身边,穿了一身自己制作的婚纱。

    这场婚礼没办在教堂,但请了证婚的神父,两人在众人的注目之下,交换誓言和戒指,随后亲吻。

    背景的音乐声很轻柔,婚礼上掌声雷动。

    江遇晨看着开心极了,眼眶湿润,她对着丈夫笑,又对着亲友席的徐曜和康遥笑。

    末了,她对着徐景行也笑了下。

    徐曜跟着众人一起鼓掌,眼神一直望着母亲,因为这一笑才将视线落到身旁的徐景行身上。

    徐景行正看着新人出神,从徐曜的角度,刚好能看见他眼角的细纹。

    一瞬,徐曜情绪上来,忍不住开口问:“她嫁给别人,你都不难过吗?”

    徐景行为这话而转头,轻轻顿了下,神情之间依然看不到应该怀有的感慨和落寞。

    可开了口,徐景行的话倒是和神态不同,他回答道:“我难过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