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归康 - 第105节 我哭了,我装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交代完毕,康遥抱住徐曜的胳膊,头也不回地离去,徐曜则回头看了一眼,正看到梅女士拿到纸条后有些惶然的神情。

    徐曜问:“你写了什么?”

    康遥道:“一个中间账号。”

    徐曜没再多问,可不知怎么,他忽然有种感觉,总感觉康遥并不是单纯来看画。

    或许一开始,他就是为了这位女士而来。

    晚上回到城堡,徐曜在行李箱里翻到了他的全息头盔,询问康遥道:“你今天写的那个账号,我能登录吗?”

    康遥正在摆弄自己的头发,闻言回头:“你记下来了?”

    徐曜并不反驳,只道:“生来耳聪目明,我也不想的。”

    康遥被逗得直笑,当真不在意道:“随你,想登就登呗。”

    徐曜得了允许,躺下扣上了头盔,一阵光引着他踏进新世界,徐曜随着风一起飘了起来。

    不管尝试多少次,康遥创造的全息都能让人惊叹,徐曜从自己的账号跳转,踏进了那串数字背后。

    随后,他看到一扇门。

    推门进去,里面是一道奇遇一般的隐藏关卡。徐曜在里面看到了康遥,确切的说来,是一个和康遥长得一模一样的npc。

    不同的是,这个npc扎根在这个世界,有固定的模式,在仙境一般的背景之中长久不停地舞蹈。

    康遥那样的美人,跳起舞来自然也是美的,可徐曜看了一会儿,总觉得跳舞的康遥和他印象中的康遥有着极大的不同。

    眼前的康遥,安静、沉默、沉浸在舞蹈之中时几乎有些圣洁,可就是这样的康遥,对徐曜而言仿佛另一个人一般。

    太陌生了。

    这是康遥想给梅女士看的东西,却并不是徐曜想看的东西,徐曜退出账号,静了一会儿,凑过去抱住了康遥。

    康遥好笑道:“干嘛?”

    徐曜没头没尾道:“你坏坏的其实也挺好。”

    这话说得奇怪,可康遥却明白,他哈哈大笑,开心得很,同时又拍徐曜的肩膀,询问道:“你怎么下线了,我刚要上。”

    徐曜道:“你也要玩?”

    康遥道:“是啊,和你一起‘玩儿’。”

    康遥口中的‘玩儿’听起来有种很不正经的感觉,徐曜逐渐想到了某种可能性,不由震惊:“等等,在全息里还能亲密接触吗?”

    康遥道:“怎么不能?”

    徐曜心都乱了:“……那岂不是会乱套?”

    康遥像看笨狗一样看徐曜:“我这样的人,能让别人在我的游戏里乱来?当然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喽。”

    康遥理直气壮道:“只有我才有脖子以下的权限。”

    徐曜:“……”

    康遥道:“愣着干什么,来不来?”

    徐曜:“……”

    徐曜深吸一口气道:“来,上线。”

    第97章 我装的

    江遇晨像来时一样亲自把他们送到机场,那位继父先生亦没闲着,明明不是华国人,却比华人还要上道,大包小包给两个便宜儿子带了不少的土特产。

    徐曜被这些东西累得不轻,拎回家时额头都冒了汗。

    康遥则清清闲闲,回到家以后,也不管徐曜要不要外出工作,自顾自开始了家里蹲生活。

    没办法,c市开始降温了。

    在进入初冬偶尔还会飘小雪的日子里,康遥这样怕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离开家门。

    为了在家中过得舒适,全市供暖之前,康遥自己在客厅里加了一个壁炉,天冷的时候烧起来,又温暖又有气氛。

    有了这个炉子,康遥出门的频率越来越低,徐曜连着好几天下班回家,都看见康遥在壁炉前的沙发上打游戏。

    这样一个跳的时候格外跳、懒的时候格外懒的金主,徐曜完全没有任何意见。

    甚至可能真的和天气变冷有关,他自己亦觉得这个家格外地温暖,每当看见康遥的脸上映着红色的暖光,他总有种想和对方安安静静依偎一辈子的冲动。

    这日照常,徐曜坐在地毯上,凑在康遥的腿边,什么也不说。

    康遥问他道:“你老盯着我干什么。”

    徐曜的手摸着衣兜里的戒指盒,摸来摸去,摸来摸去,可不管怎么摸,还是感觉开不了口,差了点勇气。

    康遥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却也不理,一脚把徐曜踢开,道:“少跟我叹气。”

    日子整日亲昵地过,康遥人在偷懒,事业上却持续突飞猛进,随着时间推移,全息头盔已经发货了好几批。

    登录游戏的人数增多,大天元的后续氪金活动也如火如荼的进行,玩家们可以在游戏里买房买地买武器买食物买服装,现实中的商家也可以入驻游戏推销自己的产品。

    康遥两头赚钱,不少国际专栏都估量他的财产,认为他已经成了全球首富。实际上首富不假,估出来的数字和康遥的财产数额上却还有很大偏差。

    怎么说呢……

    康遥实在太有钱了。

    每分每秒都在增加,以至于计算根本毫无意义。

    康遥不怎么在意钱,想花的时候够花就行,关注他的人却和他心态不同,处处都是他的消息,就连当初待了没几天的c影也到处流传着他的传说。

    因为这个,乔乔临到演出之前才来询问康遥:“遥遥,这次学校的文艺晚会你还来吗?”

    来看乔乔年度演出的约定是早就定下的,康遥自然不会反悔:“去。”

    乔乔闻言很是高兴,经过这半年的努力,她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这一次不再是后排,而是女子组的领舞。

    虽然进度只有一点点,但她确实很希望康遥能看看。

    两人就此说定,乔乔当即给康遥发了两张座位票,康遥不用提,她也知道但凡是康遥在的地方,徐曜也会在。

    果然,看演出这天晚上,徐曜早早就从工作里空出了时间。

    两个人掐着点到了c影,路上尽量避开学生,即便如此,在座位上一落座,前排的校领导还是有人过来打招呼,惹得里里外外的学生都向着这边行注目礼,后台也有人探出头来,好奇又激动地看向这边。

    康遥和徐曜都来过这个c影的会场,座位和灯光均有种熟悉感。

    康遥一不留神被勾了点回忆出来,不由得哼笑一声。

    徐曜询问道:“怎么了?”

    康遥道:“想起一些事。”

    徐曜不知道康遥想起了什么,自己却难免跟着发散了思维……说来这个演出的会场,就是他第一次见到康遥的地方。

    那时他和赖星维来看演出,出去接电话时和康遥相撞,正好看到了康遥的面容。

    他一眼惊艳,动了心思,却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迷恋康遥迷恋到这个地步,更没想到短短的半年对他而言竟好像直接决定了一生。

    徐曜道:“这么大的会场,偏偏是我们,真是巧,如果不是那一撞,你见不到我,我也见不到你。”

    康遥侧头看他的眼睛,确定道:“哦,那是巧啊?”

    “……”徐曜一顿,忽地觉得康遥话里有话,似乎无形之中把他以为的初见推翻,一下牵出了另一番别有预谋。

    徐曜惊道:“你……”

    康遥丝毫没有自己说了什么惊人之语的自知之明,眼神只落向舞台,笑眯眯地欣赏起了台上的主持人。

    周围的灯光黑了下来,这一次,再没有什么开场投影,气氛来得庄重朴实,先报幕再演出,常规到没什么惊喜,却也令人挑不出错。

    乔乔的舞蹈排在倒数第三位,为了等她上场,康遥和徐曜基本看完了全场。

    不过因为是他们两个在一起,一起看演出倒也不无聊,等到整场演出结束,康遥带着准备好的花束到后台给乔乔送花。

    乔乔今天的舞跳得十分完美,状态和心情都好,此刻正急着换鞋想出来和康遥打招呼。

    不想自己没出去,康遥倒是自己来了,她登时惊喜,高兴地唤道:“遥遥!”

    乔乔想和康遥抱一下,鉴于徐曜也跟了进来,不得不忍下来,可拥抱忍得住,笑容怎么也忍不住,她笑着问:“你怎么进来了?”

    康遥将花送给她,道:“送你。”

    乔乔收了花,眉眼弯弯,喜笑颜开。

    周遭的学生看见康遥,不由得尖叫,不管是男是女,都热热闹闹地打招呼和起哄。

    倒不是起哄别的,单纯是康遥名气和地位实在太大,哪怕这群人中曾经有一部分和康遥是同班同学,差距一旦拉开,他们印象中沉默孤僻的康遥也都最终被光环所美化,成了遥不可及的另一个人。

    众人激动地问道:“能合个影吗”

    康遥没有配合的意愿,答应下来纯粹是为了乔乔的面子,他姑且和众人拍了几张照片,这才和乔乔一起向外走出去。

    乔乔之后还有事,不能和康遥说太久,高兴之余,想起来道:“对了,你还记得童绍吗?他前几天退学了。”

    康遥自然记得童绍,只是他从前从未对外说过他和童绍的那层亲属关系,之后就更不可能说了。

    乔乔并不知道这些,感叹道:“可能是和你对比太悬殊,以前那群人都捧他议论你,现在全变了。”

    康遥不在意这些,也不在意童绍的结局,随意一摆手,和乔乔告了别。

    从会场出来,康遥又和徐曜并排去c影的公开教学楼转了转,徐曜之前一直闭口不言,现在只剩他们两个,依然有些心不在焉。

    康遥踢他一脚,笑道:“想什么呢?”

    徐曜回神,向着康遥看过来,心里却还不平静。

    他哪里会想康遥以外的人或者事,想来想去,自然还是因为康遥。刚才看演出前康遥说的那句话搅乱了他的心绪,让他无端之中生出了一种或许应该在此刻挑破话头的预感。

    他到底要不要……

    徐曜还未想定,手不自觉在衣兜里抚摸那个戒指盒。

    因是不确定要不要将之拿出来,徐曜一时没动,康遥见他犹犹豫豫,索性帮他拽了一把,边拽边道:“蹭什么呢?”

    徐曜不会防备康遥,被康遥一拉,手一滑直接把戒指盒带了出来。

    那盒子在冬日的地面砸出了清脆的一声,红宝石戒指也跟着磕出来,晃悠悠在地上滚了一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