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归康 - 第106节 我哭了,我装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草。

    徐曜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惊得心都凉了,一时间仿佛被刀架在了脖子上,竟是不上也不行了。

    谁能想到戒指会掉出来!

    徐曜不得不弯腰去捡戒指,站起来以后,已经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单膝跪地,最终只僵硬地站着,傻了吧唧地咳了一声。

    这一声活似领导要发言,逗得康遥差点笑出声来。

    徐曜怕的就是康遥在此刻有动静,他飞快地用手指截住了康遥的声音,艰难道:“你安静,我先说。”

    康遥果真老实的很,徐曜庆幸地缓了缓,可心里依然并不轻松。

    说实话,在经历过两次大型表白被拒之后,第三次对他而言是一项非常大非常大的挑战。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连他自己都觉得,心理阴影已经让他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和人表白了。

    何况这一次还不是一般的表白。

    徐曜轻轻握住康遥的手,在寂静之后开口道:“和你道歉的话我都说过了,和你表白的话,我也都说过了。”

    “我最近想了很多,很清楚和你在一起是我高攀,也知道我以后再努力也不可能比你更有成就,说不得你自己一个人比和我在一起活得还要更自在……可是说到底,答不答应是你的事情,求不求婚是我的事情。”

    徐曜道:“遥遥,我想让你知道,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即便你拒绝了,我也不会放弃,日子那么长,一次不行就两次,我可以一直来问你。”

    “你这样优秀的人,没什么物质条件能打动你,我也没有更好的东西能拿得出手,现在只有这枚戒指,还有我自己。”

    “遥遥,和我结婚吧,这两个都给你。”

    徐曜脑子很清晰,说起来话却语无伦次,等说完了,更是开始疯狂后悔,总觉得自己说的一次不行就两次像是威胁,又像是生怕康遥不拒绝一样上赶着给康遥送台阶。

    他到底说的什么玩意儿啊。

    徐曜脸都僵了,好几秒之后才把戒指举到康遥眼前,抬眼去看康遥的神情,结果毫不意外,康遥的脸上神色怪异,尽是一种似笑非笑的笑意。

    徐曜心里咯噔一声,哪怕是预料之中,依然很受打击。

    却不想康遥忽地开口,竟是轻松随意道:“好啊,那结呗。”

    第98章 我装的

    好???

    康遥刚才说了好?

    徐曜听得很清楚,第一反应却是自己听错了。

    他惊讶地打量康遥的神色,试图在他的脸上找到开玩笑的痕迹,不料康遥刚才还一脸笑意,这会儿却不笑了,只剩淡定。

    这怎么可能……

    徐曜心跳的砰砰作响,越想越觉得他是在白日做梦,不得不惶惶确认道:“你答应了?”

    康遥和徐曜的情绪处在两个极端,依然轻松道:“对啊。”

    徐曜:“真的答应了???”

    康遥道:“对啊。”

    对啊?可是怎么会对呢!

    徐曜话都不会说了,满脑子都在想一句话——康遥不可能这么轻易答应他的求婚。

    先不提过去的日子里徐曜被康遥恶意欺负了多少次,就是之前的包养和被包养,哪个不是被康遥当场否掉,好几番努力才更改结果?

    正反包养都能那么难,结婚这种大事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徐曜心中混乱,康遥却一点都不,他主动向徐曜伸出手道:“快点。”

    徐曜一时茫然,问:“什么?”

    康遥瞪他道:“你说什么?你求婚,难道让我自己戴戒指?”

    “……”徐曜回过神来,马上刚将那枚几经传承的红宝石戒指套在了康遥手指上。

    宝石嫣红闪烁,刚才的磕碰没有对它造成任何损坏,看着依然完美。

    这枚戒指总算给求婚收了个尾巴,徐曜下意识赞美道:“很适合你。”

    说完,他脑中一抽,忽然不受控制地想到一个可怕又很有可能的猜测。

    草……康遥答应他不会又是为了骗戒指吧!?

    康遥似是看透了徐曜的想法,当场哈哈哈哈笑出声,可他并没有吓唬徐曜,只道:“走了。”

    徐曜还没有接受这番没有转折的发展,茫然道:“去哪儿?”

    康遥道:“傻了吧,能去哪儿,回家啊。”

    “……”徐曜人还真是傻的,他毫无真实感,哪怕上了车,依然不敢置信地询问:“遥遥,你真的愿意和我结婚?”

    康遥:“是啊。”

    徐曜:“不是假装答应一下?”

    “……”康遥忍不住笑出声来,问道:“你没完了是吗,到底希望我答应还是不答应?”

    徐曜哑然,他当然希望康遥答应,可他已经做好了九成九被拒绝的准备,康遥真答应了,反倒让他比谁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不是不高兴,只是不明白……

    康遥为什么答应和他结婚啊???

    两人回到家,徐曜还在犯傻。

    康遥独自进了卧室,耽误了好几分钟换了衣服出来时,徐曜还在沙发上皱眉怀疑人生。

    明明是求婚成功,他却好像个迷惑的傻狗。康遥看得好笑,在一旁瞧了半天才唤道:“过来。”

    徐曜回过神来,哪敢不从,一路跟随康遥到卧室,康遥示意他坐下,他便马上双手放在膝盖上,规规整整地坐在了床上。

    康遥没多理他,直接开柜子,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盒子,轻飘飘扔给徐曜道:“你的。”

    徐曜微顿,还有些不明白,可看那盒子,倒是能一眼看出也是个戒指盒。

    徐曜低头打开,盒子里面正躺着一枚满钻指环,切割完美的钻石围绕指环一周,非常的好看。

    然而,虽然同样是满钻指环,这枚指环却并不是徐曜上次表白时送给康遥的分手粉钻,而是一枚全新且稀少的男士黑钻指环。

    徐曜看得愣住,一瞬间几乎作不出反应,等看的眼睛有点干涩,他才迟缓地问康遥道:“……这是什么?”

    康遥道:“戒指。”

    徐曜又问:“你给我戒指做什么?”

    康遥不理解徐曜的问话,奇怪地回答道:“婚戒不就是得一人一个?”

    婚戒自然是要一个人一个的,可是徐曜完全没有想过能从康遥手里收到戒指,而且还是结婚用的戒指。

    他的脑中一瞬间闪过了好多好多,问:“你什么时候订的戒指?”

    康遥不躲不闪,道:“半个月前吧。”

    徐曜:“……”

    半个月前,和徐曜从徐景行那里拿到求婚戒指差不多是同一个时间。

    那个时候,他还没求婚……

    康遥却已经给他准备了戒指。

    这个认知来的冲击,几乎是一瞬间将徐曜一直没发觉的东西推到了他眼前。

    徐曜先是没动,随后猛地扑过来抱住了康遥。

    康遥被他抱了个满怀,直接被推到在床上,他推拒两下,很快发觉徐曜的呼吸很重,好像有点别的奇奇怪怪的趋势。

    康遥停住动作,道:“徐曜,你有没有点出息?”

    徐曜也并不想如此,可他鼻子有点反酸,即便忍耐,还是觉得有太多的情绪奔涌而来。

    他勒着康遥,力气也控制不住,闷声闷气道:“康遥都要和我结婚了,我还要什么出息。”

    康遥听得好笑,捶他后背道:“赶紧撒手。”

    徐曜自是如言放开,可眼眶还是湿润些许,他不想康遥看见,自己迅速地伸手抹掉。

    倒也不是想哭。

    只是从徐曜认识康遥开始,康遥一直都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意就好像一阵风,随意吹向哪里,谁都抓不住它。

    徐曜早已习惯了给予,习惯了揣测康遥的想法,习惯了一切哄康遥开心,正因为如此,从康遥身上得到的丝毫反馈都会让他喜悦满足,而今晚,这枚戒指带给他的又何止一点点反馈。

    那是他有时候自己想都不敢想的、比任何言语都更重要的东西。

    徐曜道:“遥遥,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康遥笑着道:“你如果流鼻涕,我就把你赶出去。”

    “……”徐曜眼泪都回去了,哪来的鼻涕。

    他一时被康遥气得失笑,又是感动又是无奈:“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康遥当真没有继续欺负人,他眨着眼睛,注视着徐曜道:“我愿意,这三个字够不够好听?”

    “……”

    徐曜又一次说不出话,却不是气的,而是心被康遥抓在手里,再没有逃脱的可能。

    康遥这样的完美,他对他的感情,语言根本诉之不尽。

    徐曜握住了康遥的手,在这寂静的夜里,灵魂仿佛要飘起来,他忽地笃定道:“你也爱我。”

    康遥只是看着他,并不说话。

    徐曜声音轻轻地,好像在说给康遥听,也好像在说给自己听。

    他道:“如果你不爱我,不会给我准备戒指;如果你不爱我,我根本追不回你;如果你不爱我,你一眼都不会对我多看。”

    康遥弯起了眼睛,道:“你还挺聪明是不是?”

    话是这样说,可康遥笑着,并没有对这话进行任何的反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