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糕 - 暖玉晴风初破冻(6) 深深爱我 (民国)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沛州的临时司令部,作战室内叁大张竖长形会议桌皆坐满了人,金风呜咽,震得窗外十里绵延的永军旗,猎猎劲响。

    “下周的驻军仪式,沛州的叁十二位名士耆要已全部允诺出席。至于职能部门,最迟会在本周叁组建完毕。”

    端坐首位,听取报告的军装男子,面容峻毅,眉宇间磊落分明,冷白的菱形光束,碎在他的叁角金属肩章,烁烁沉沉,愈加平添了几抹威慑与狠厉。

    会议仍在继续,赫连澈的随行参谋长沉泽言,忽手捧电报走进,“少帅,南北政府回电,同意将沛州划归为永军管辖,允我们自设巡阅使。”

    言毕,在座将领纷纷发出欣慰笑声。

    即使永军已经入驻沛州,但经南北政府同意后,才算是过了明路。

    要知道沛州自古便为南北要冲,四方交汇之地,往南可节制众多南部系军阀,向北可长驱直入北平,直捣黄龙。

    等了多少年,这块重地,终被永军拿下。这意味着永军的基本盘又往全国迈进了一大步。

    “恭喜少帅,贺喜少帅,沛州十叁郡现已尽入永军囊中。少帅如今大可以虎踞中原,统摄四方。”桌间响起殷殷恭维。

    话落,在场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神情尴尬忐忑。

    如今赫连司令尚在,真要统一全国,又岂能轮到少帅赫连澈,这话说得不是越俎代庖,僭越之心袒露无疑吗?

    男子眼角微抬,虚虚扫视圈在场众人,淡道:“澈已电信一封,庆贺叔父再添战功,并仰求他出席驻军仪式暨表彰大会。”

    “赫连司令有侄如此,当老怀安慰。”李长贵摸着小胡子,无限向往地说,“只是我想待那洵少回国,定能领我们攻到北平去,届时永军必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雕花大门被猛力推开,男人走路带风,嗓音沉如劲雪回旋,“李师长若当真思念洵少,就合该乘船去德国找他,而不应在此发表高论。”

    凌子风径直走向会议桌末,瘦长身姿于白发苍茫老将间,愈显挺拔朝气,桀骜不驯。

    “倘若船票紧张,我倒是很乐意开飞机载李师长穿洋越海。”男人长臂懒散搭在椅背,眸间笑意闪烁,“只是空难频发,自然没有李师长蹲在后方接受大批贿赂来得安全愉悦,不知李师长意下如何?”

    霎时间,偌大的作战室静得落针可闻。

    李长贵是跟着赫连司令征战多年的老人,连赫连澈都尚且要给叁分薄面,然而这个凌子风竟敢公开出声呛他。

    李长贵气得解开皮枪套,直接将枪“啪”一声拍在桌面,紫涨脸怒吼,“凌子风!你这个乳臭未乾的黄毛小子。你算什么狗东西,家里有几枚脏钱,尾巴就可以翘到天上去了?老子跟着赫连司令打天下的时候,你他妈的还在你娘逼里呢!”

    男人眸?光亮尽失,皮肤寸寸绷紧,手骨攥得咔嚓作响,整个人宛如一支即将飞射的利矢。

    “风子!”

    赫连澈急忙开口,唤住想要动手的男人。

    凌子风睨了眼赫连澈,好半晌,唇角才慢慢勾起一抹玩味的笑,他从夹克口袋掏出赛银烟盒,夹在指间,漫不经心地把玩。

    “洵弟还有两年毕业,届时永军自要交付于他统管,澈眼下只是代劳而已。请李师长放心,请诸君放心。”赫连澈口吻真诚,一字一顿道,“至于凌校尉方才的戏言,还望李师长雅量,万不要放在心上。”

    赫连澈开了口,李长贵只得作罢,恹恹地将枪塞回枪套。

    会议结束,赫连澈被几位老长官团团围困,脱不了身。

    他瞥了眼窝在角落的凌子风,剑眉微挑,“风子,我找你有事,去指挥室等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