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初五 - 04裙底 偷生(校园到职场、婚内出轨)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最后,肖萤是落荒而逃。

    过了两个站后,和余柏原一起下车。被余柏原看得难为情地挠挠脸,急匆匆地说了句“那明天见。”没等他的回应就火烧尾巴似地跑掉。

    诶西,丢脸死了。

    肖萤一脸难堪,逃似的回了家,脑海里抑制不住一直回想起小巷子里拯救余柏原的场景,羞耻得脸埋在枕头里无声呐喊宣泄掉。最后还是通过看漫画转移了注意力。

    但代价是看漫画看得入迷睡觉睡晚了,第二天迟到。眼看学校大门已经关上,教导处主任就站在门口拿着小本本记录迟到的人。

    糟糕!肖萤是班长被抓迟到的话,不敢想象老班的脸黑成什么样,如果通报家长那就更可怕了。肖萤毫不犹豫地转头跑到学校后门。

    说是后门,但其实门也已经被锁上,肖萤只能翻墙进去。幸好因为后门的地方是一片小树林接壤着学校的操场,平常午休的时候有不少学生来这里背单词,而现在是早读时间几乎没有人会在那。

    肖萤抬头看了看墙,有点高但无妨。因为总有迟到的学生会在这翻墙进去,墙根垒着几块垫脚石,墙上已经被蹬出几个浅浅的脚印窝子,前人已经铺好路肖萤只要沿着这些“小台阶”就能进去。

    想着就动手动脚,肖萤先是把自己的背包甩过墙内,摩拳擦掌蹬着墙一口气翻坐在墙头上。今天下午要参加合唱队的排练,礼服的下装是一条堪堪到膝盖上的百褶裙,翻墙的姿势不甚优雅但幸亏周围没人。上墙的动作利索,但坐在墙头的肖萤却陷入了困境,墙有些高,但墙内却没有垫脚的石头,难道前人都是从墙头直接往下跳的吗?虽然下面是铺着草的泥土地,但摔上去也挺疼的吧。

    肖萤挣扎了一下,咬咬牙。

    下去吧。

    然后调整了一下的姿势,打算面向墙,蹬着墙面慢慢挪下去。

    许是上墙的时候一下子爆发,下墙的时候没有什么力,肖萤咬紧牙关抓着墙沿,腿不住地哆嗦。突然,腰上一紧,腰上还住了一双手臂,然后一股不容反抗的力量抱着自己的腰往后拽。肖萤松开手,后背便撞上了一堵结实的胸膛、落入一个有淡淡消毒水味的怀抱里。回过头,便看到是余柏原的脸。

    !!!!

    howoldareyou,怎么老是你?!

    肖萤心里呐喊着,为什么又让他看到自己难堪的一面?!

    “没想到班长也有这么好的身手呀。”余柏原笑得一脸奸逞,“不过,女孩子还是要注意一下形象的。今天的小猪图案很可爱哦。”

    听到余柏原的话,肖萤轰的一下子被点着。今天她穿的内裤屁股后有一只大大的粉红猪头,所以是被这个家伙看了裙底了?!

    “你!!”肖萤的脸红得滴血,转过身举起手想锤爆余柏原的狗头。

    “臭流氓!!”肖萤举着拳头纷纷落在余柏原的胸膛上,急得眼睛汪汪的含着一团水汽。

    看着恼羞成怒的肖萤像只气鼓鼓的小熊猫一样张牙舞爪,拳头砸在胸膛上一点都不疼。余柏原笑着接受绵绵拳的攻击,完全不想松开环在她腰上的手。

    “臭流氓!放开我!”肖萤推搡着余柏原的胸膛,却怎么也推不开他的怀抱。动作幅度有点大,礼服的衬衫有点短,抬手间余柏原的手掌摸入了肖萤绵软的腰上,手掌感受到一片滑腻。怀里抱着温香软玉,正是血气方刚的少年眯了眯眼睛,透出危险的眼神。

    “班长~好歹我也是帮了你一把扶你下来,你怎么就这样对待你亲爱的同学呢?”

    说着,余柏原加重了力把压着肖萤的腰往自己怀里贴,滑腻的触感更深。

    两人的距离突然拉近,余柏原的脸近在咫尺,甚至能从他浅棕色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红得滴血的脸。腰上感受到少年有点粗糙的掌心,薄薄的手茧刮着皮肤刮得她头皮发麻。

    “谁在那!”

    突然,一阵吆喝从树后响起,肖萤听出来是教导主任的声音。着急之下一把推开余柏原,正好他也适时放手,向后趔趄退了两步。刚好卡点,教导处主任就从树后走出来,看到是一男一女两个学生在小树林里,紧紧皱着眉头,女生好像还是上一次数学竞赛得了第叁名那个?是叫肖萤?

    “老师好。”肖萤赶紧问候。

    “你们两个几班的?早读时间在这干嘛?”教导主任呵斥着。

    “老师我们是高二3班的,今天轮到我们班值日扫操场。”余柏原抬起眼淡淡地解释。

    教导主任瞄到男生脚边的确躺着一个垃圾袋和长柄钳,墙上还依着一把扫帚,便相信了。

    “嗯,搞完卫生赶紧回去,快上课了。”

    “好的,我们知道了。”肖萤赶忙补上。

    目送教导主任离去,肖萤才松下一口气。

    “噗嗤。”回想起刚才她发脾气的样子,余柏原没忍住笑出声。

    肖萤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捞起草丛里的背包正打算回教室,却一把被他拉住。少年的手心十分滚烫,抓着她的胳膊,感觉热量透过皮肤钻入血管里。

    “干嘛?”肖萤没好气地呵斥了他一句。

    “你还背着包进教室?生怕老班不知道你迟到是吗?”余柏原抬抬下巴指了指她肩上的书包。

    还挺有道理哦,肖萤一下子被噎在原地。

    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余柏原无奈地扯扯嘴角。把书包从她肩上扒拉下来背到自己身上,推着她的肩膀往前催促道:“赶紧回去吧,随便和老班撒个谎。背包我待会帮你拿回去。”

    “啊这。”肖萤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解决办法,没料到余柏原竟然会帮她。

    “怎么?撒谎也不会吗?是要我手把手、嘴对嘴教你吗?”余柏原看到肖萤瞪圆了眼睛愣在原地,就忍不住想耍流氓,也这么做了。往前两步俯下身体盯着她红润的嘴唇慢条斯理地说着。

    !!!

    肖萤被吓到下意识捂着嘴唇,赶紧后退两步。

    “谁、谁要你教啊!!臭流氓!”声音呜呜地从指缝里漏出来,说完拔腿就跑。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风把衣摆吹起,少女隐约露出腰窝。余柏原舔了舔嘴唇,感觉喉咙有点干。

    肖萤气喘吁吁地跑回教室,刚好就撞见老班来巡课室,肖萤撒了个谎说肚子不舒服上厕所去了。老班没怀疑便放她进去。

    “萤子!迟到了吧?”

    才刚坐下,王淼就凑到耳边鬼鬼祟祟地问道。

    肖萤双手拿书正襟危坐目不斜视,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承认。

    “哎?那你的包呢?”

    “唔。。在外边。”肖萤含糊不清地带过去。

    不知道余柏原这个家伙会不会帮我把书包拿回来,他不会耍我吧?

    肖萤着实担心。对于这个才转学没几天的新同学一点都不了解,仅有几次接触就觉得他是个不正经的人,他不会真的耍我吧?

    就在隐隐担心间,早读时间结束,肖萤看到余柏原拿着扫帚踏进教室,她的书包正背在他的肩上。

    “余柏原,下次做值日早点回来,背着个书包晃晃荡荡地去搞卫生算什么样?做事认真点。”老班坐在讲台边上,看到余柏原忍不住皱起眉说教。

    “好。”余柏原点点头,放下扫帚,自顾自地背着肖萤的包回到自己座位上。

    他又为自己解了一次困。余柏原还是挺有同学爱的嘛。

    正想着有的没的,见老班回办公室。余柏原提着肖萤的书包递到她面前。

    “谢谢。”肖萤声如蚊蝇地道谢。

    接过书包的时候碰到了他的掌心,想起方才他搂着她的腰,手掌贴在肌肤上的滚烫触感,害羞得身上长起了鸡皮,浑身像是触电似的。赶紧低下头,把书包挂好;生怕被人看到她又脸红。

    “啧,你啥时候和新同学的关系那么好啊?他竟然帮你?”王淼看了一眼余柏原的背影,揶揄道。

    “就。就刚好碰到顺手帮忙而已。”肖萤敷衍着回答。

    “是不是的呀?”王淼一脸八卦地看着肖萤。

    “想啥呢?赶紧抄你的作业吧,待会英语课要抽查!”肖萤急匆匆转移话题。

    也是,八卦可以延后再问,作业才是当务之急,王淼咂咂嘴不情不愿地抄着肖萤的作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