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初五 - 06惩罚 偷生(校园到职场、婚内出轨)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肖萤你发什么神经?出家呢?”

    一大早,王淼回到教室座位上,就看到肖萤挺直腰杆坐着,桌上摊开一本英语书,手里却拿着一条檀木佛珠手链在捻着,嘴里念念有词,都不知道她是在背单词呢还是念佛经呢还是在用英文翻译佛经呢?

    “哎,你不懂!”肖萤抬起眼觑了一眼王淼,继续她的心经英语单词背诵大法,“abandon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quitquit揭谛揭谛波罗揭谛。”

    “不是,萤总。有病咱就早点去治啊,有啥困难和我说。”

    “哎哟!别干扰我!”肖萤赌气鼓鼓地挥挥手,当王淼是苍蝇似的挥走,眼角瞄到余柏原进来教室的身影,想起昨晚的春梦、他滚烫的呼吸,赶紧晃晃头扫去六根情欲。“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abandon。”

    路过肖萤身旁,听到她一边念佛经一边背单词,余柏原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往下一瞄看到她手里还捻着一串佛珠,就知道他没听错。

    啊哈,肖萤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余柏原回到座位,支起头好笑地看着她的背影。

    肖萤她不知道,其实余柏原关注她很久了。高一上英语补习班就遇到肖萤,但那时候他还在另外一间学校念书,咋看之下留着及肩短黑发、上课挺直腰板听课,一看就是好学生模样,但没想到她会抽烟还偷偷买酒喝,原本以为她是一个伪善的人,在老师面前装好学生,私底下和那些混混女一样泡吧、说粗口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余柏原便时常观察她,下课也跟过她回家。原以为上补习班只是个幌子,下课后就换上吊带短裙去蹦迪,没想到这个家伙还真是直接回家,也没见过她除了抽烟喝酒以外有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依然是老师眼里的乖乖学生。

    这个人,该说她隐藏很深还是怂呢?

    或许是真的太无聊,余柏原竟然对她起了点兴趣。也没想到高二转学竟然转到她班上,这个也算是一种缘分?

    这一整天,肖萤都不敢和余柏原有眼神接触,生怕会回想起什么黄色废料。

    不过是一个梦嘛,但好像搞得是她在耍流氓一样,明明在梦里是他。。

    打住!别想了!

    肖萤赶紧念着心经放学赶去上补习班,幸好今天余柏原没来,肖萤松了一口气但隐隐有些低落的情绪。

    嗯?这是怎么回事?

    上完课,想着那本漫画还有一点没看完赶紧回家解决掉明天就能还给王淼,肖萤不敢耽误太久急匆匆地往家里赶。

    才推开门,就看到董洁媛双手抱胸,黑着一张脸,看到她手里拿着那本漫画,肖萤不着痕迹地咽了咽口水。

    糟糕,被发现了。

    “跪下。”肖萤鞋都没脱,董洁媛就冷冷地命令着。

    肖萤乖乖地跪在地上。今天穿了短的校服裤,膝盖顶着生硬的瓷砖地板有点难受。

    “怪不得最近作业错那么多,原来都在看漫画呢?偷偷摸摸地以为藏在抽屉里我就不会发现?”董洁媛气不打一处。

    “妈你能不能别老是翻我的东西。”

    “我翻你的东西怎么了?我是你妈!怎就没资格翻了?我养你那么大我还不能管你了?”

    “那、那我也有隐私啊。”

    “你别转移话题!!看看你作业做成什么样?啊?我那么辛苦供你念书你倒好在偷偷看这些不叁不四的东西。”

    被顶嘴的董洁媛情绪已经起来。肖萤张张嘴,不知道要怎么反驳。身后的门被推开,肖城进门后看见跪在地上的肖萤。

    “干嘛啊?闺女你干嘛跪地上啊?”肖城赶紧进门上前想扶起她。

    “我让她起来了吗?”董洁媛提高声量呵斥道。

    “你又咋的啊?”肖城不满地咂舌。

    “我又咋的?瞧瞧你的好闺女作业成绩一塌糊涂还搁那看这种不叁不四的漫画书呢!”董洁媛挥动着手上的漫画,差点就打到肖萤脸上。

    “孩子学习压力那么大看一会又怎的?啊?就不许休息休息啊?”

    “休息?她有什么资格休息?就那个成绩还不对学习上点心呢以后是要去睡大街啊?”

    “你这个人真是无法理喻。”肖城摆摆手,不顾董洁媛吹鼻子瞪眼扶起肖萤,“闺女,先回房间做作业啊。”

    “嗯。”肖萤点点头。

    “肖萤你给我站住!”气上头的董洁媛不顾音量大吼。

    “吵吵嚷嚷啥啊?”肖城被吵得头疼,也忍不住提高声量呵斥。

    “吵吵嚷嚷啥?还不是为了你的好闺女!她要是给我省点心我会这样?她这个样子别说重本线了,能上个大专已经算不错了!枉费我还给她钱上补习班,她要是不想上学直接去扫大街算了!”

    “说什么呢?孩子学习压力够大的你还给她施压,有你这样当妈的?”

    “你还有脸说?你又怎么当爸的?啊?你对肖萤的学习上过心吗?要是她以后念不了大学怎么办?我们家出不来一个大学生我这脸往哪搁?”

    “你不要把你自己的愿望加在孩子身上,你有本事你就自己去考大学!”

    “我就是没本事,可以了吧?”被戳到痛处的董洁媛不管不顾地尖叫起来。“你要是有本事就和局里说调回一线啊,现在呢?躲在后勤办公室给领导端茶递水你就有本事?!每个月拿那么点工资还能指望你什么?”

    “你这个人真是不可理喻!”

    “我是不可理喻!怎么着?离婚啊!有本事离婚啊!”

    “随便你!”

    隔着房门都能听到肖城和董洁媛的吵架,一言一句都像一个个响亮的耳光刮在脸上,火辣辣地痛。肖萤坐在书桌前,埋头抄着单词,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但也挡不住泪腺肿胀,眼泪一颗一颗地往下掉,滴在本子上洇晕了笔迹。

    已经数不清他们已经大吵了第几次,好像每次都因她而起。小时候不好好吃饭、不按照董洁媛的要求握笔练字这样的小事情都能吵起来。肖城说得对,董洁媛把自己未能完成的梦想都加在了肖萤身上。肖萤有两个舅舅,董洁媛是他们的大姐,当时家里董洁媛在叁姐弟之间是最喜欢念书的、学习也是最好的,但因为家里只能承担得起一个孩子的上学、生活费用,作为大姐的董洁媛高中勉强毕业后就出来工作供最小的弟弟初中,这件遗憾就一直埋在她心里,所以肖萤出生后,董洁媛就暗下决心要培养出一个大学生弥补遗憾,加之自己是在小学教书,所以对肖萤的培养十分严格而甚至可以说控制欲很强,然而当事人并不自知。

    肖萤不是没试过反抗,记得初中的时候因为期末英语没有考到满分,被董洁媛扔掉了积攒很久零花钱才买到的乐高积木,赌气跑到外婆家哭。外婆摸着她的头说让她体谅一下妈妈,妈妈也是为她好,外婆告诉肖萤,妈妈本来是已经收到大学通知书了,但是因为家里穷根本念不了,她作为大姐早早出来工作养家很辛苦。肖萤心里不是滋味,冷静下来想想,爸爸工作很忙经常跑外头办案子,家里几乎是妈妈撑起来的,她要上班要做家务要照顾她、照顾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其实对她那么严格也是为她好吧。所以每次董洁媛骂她、干涉她的学习生活时,她都忍下来了。

    随着不断长大,在逐渐了解周围、了解这个世界的同时,也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肖萤也知道董洁媛的一些做法是不对的,她是一个独立一个人不是父母的附属品,她也有自己的计划和人格。所以这样一直忍下去可以吗?会好吗?肖萤也说不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

    诶嘿。这里有一个小彩蛋,

    没发现也没关系,不影响下文阅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