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kk - 纯白神明 杀人魔监狱乐园(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什!白枫面露惊愕,这时,房门忽然“嘎吱嘎吱”地响,她侧头看过去,是女医生进来了。

      “下次记得锁门哦。”女医生望着床上的两人调侃道,双手揣进白褂的两个口袋,闲庭阔步似的走到床前,又感慨了一句:“年轻人真有活力呢。”

      巧稚眸底掠过一丝暗光,当着女医生的面,俯下身轻轻亲吻了白枫唇角,随后立马翻身下床,看也不看女医生一眼,继而对着白枫挥挥手,“巧稚先走了,姐姐记得来找巧稚哦!”

      说完“咣”的一声关门。

      谁会去找你!白枫冷哼了一声,抚了抚被揉皱的衣领,一脸阴沉地起身侧坐在床沿。

      “跟我来做身体检查。”女医生凝视着她,眉眼带笑。

      “我身上的伤怎么来的。”白枫反问。

      女医生勾唇轻笑,倏尔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说:“你是否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杀的人?”

      白枫瞳孔一缩,语气低沉,“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是个病人。”

      我生病了?白枫垂眸,目光落在手臂上的绷带,由于适才与巧稚一番纠缠,绷带上渗出了梅花般的猩红。

      “是啊,你可是毫不犹豫地用刀刮着自己的皮肤呢,就像处理鱼肉一样。”

      “可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呢。”

      白枫这才抬头,左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雪白晶莹的颈部皮肤上,一条明显的丑陋疤痕横亘着。

      她在自残?

      这个结论好像一点都不意外,但是......脖子上的绞痕也是她自己弄出来的么......

      白枫保持着半信半疑的状态,跟着女医生走到了第一次做身体检查的地方,躺在器械上。

      说起来,上一次来到这里还是昨天。

      每天都要做身体检查么?

      “很不错哦,伤口很快就能愈合了。”女医生的手指在器械旁的电子屏上翻飞,同时白枫也缓缓从舱里被传送出来。

      白枫坐起身,乌黑的发丝连带着扫过面颊,她抬手捻起挡面的鬓发,这才发现,头发的长度已经快及肩了。

      身上的绷带也没有了,胸前晃悠悠地很让人烦躁。

      她烦闷地抿了抿唇,沉声问:“医生,我可以走了吗?”

      “当然。”女医生笑着说。

      这笑容有说不出的古怪,白枫心下一沉,下台时,脚步故意踉跄了一下,身子无法控制地向女医生倾倒而去。

      “没事吧。”女医生伸出手臂,稍一用力,白枫即将跌落的身体便被她止了。而在这一瞬间,白枫的目光极快地掠过电子屏。

      屏幕的左上角有一串字母——bncs。

      默默记下,白枫站稳身子,对女医摇摇头,表示并无大碍。

      随即问道:“医生,一切都会好的,对吧?”

      “当然。”女医生笃定地说,面色不改,但白枫还是从她的眼底捕捉到一丝讥讽。

      哎呀......医生愿意为杀人魔治病,监狱里还有那么多高科技设备,犯人的待遇也非比寻常。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匪夷所思。

      看来线索的关键,都隐藏在“bncs”这串字母背后了吧。

      白枫走出医护室,双手紧握成拳。按理说,如果自己有精神疾病的话,说不定有减刑的机会。

      可是.....白枫望向叁米高的铁栏窗户。出了监狱,世界真的有她的容身之所吗?

      想到这里,白枫自嘲一笑,摇摇头,抛却掉脑海里天马行空的想法,现在当务之急是挖掘那串字母的秘密。

      毕竟,就算她是犯人,也有权知道那个医生,对自己的身体动了什么手脚!

      白枫松开拳头,正准备朝右转下楼,但忽然有一阵脚步声“哒哒哒”地传来,她想也不想便躲在墙角,聆听动静。

      随后是金属门被开启的声音传来,正是医护室所在方位。待所有动静都消失后,白枫才探出头,正好看见巧稚的侧脸。

      只见他脚步一顿,忽的转头看向墙角。

      但此时,白枫已走到了左边的楼梯口。

      这条路的楼梯更窄一些,许是背阴的缘故,光线也更暗一些。

      白枫扶着扶梯,慢步走下这条螺旋状的梯子,不知下了几百步阶梯,出于好奇,她并不打算到此为止。

      直到在这越来越黑暗的环境中,有一道明显的光线射了进来。

      原来这里是出口之一,倒不知道会通往何处。

      白枫沉思道,快步朝着那光线射进来的地方跑去,没过多久,便走到了两扇金属门前。

      外界的阳光正好穿过了两扇门之间的缝隙,带着微弱的暖意。而两扇门之间有一把锈迹斑斑的巨大铁锁。

      白枫有些失望,准备原路往返。

      这时,一阵车轮的轱辘声自黑暗深处传来,在空气中来回飘荡。

      “是谁。”白枫喊道。

      看着地面上一个如怪物般的巨大黑影如流水般蔓延而出。

      渐渐的,风自铁门里的缝隙中吹进来,一头如雪般洁白的银丝根根分明,泛着柔和的光芒。

      坐在轮椅上的少年停在阳光与黑暗的交界线处,使得他半边身子暴露在光线下,另一边却隐藏在密实的黑暗中。

      可尽管如此,少年单薄的躯体和苍白的肤色都彰显了中世纪古典瓷器般的脆弱。

      而他的面部只露出了流畅的下颌线,和樱粉色的娇嫩唇瓣。在通身洁白的映衬下,一股耐人寻味的神秘感疯狂调动着旁观者的心绪。

      可那头圣洁的白发,却又让人不敢上前一步,生怕亵渎了神灵。

      但白枫不是一般人,她并没有多大兴趣去探寻一个人的容貌,即便这个人也是与她身处同一境地的“狱友”。

      想到这里,白枫抬起脚步,正要越过少年乘坐的轮椅,出乎意料的是,少年忽然抓住了她的衣角。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的音色稍有些稚嫩,还带着冷淡和疏懒。

      白枫不由停步,默默抽出被抓住的衣角,看着那只纤细得仿佛一折就断的胳膊落了下去,才清冷地回道:“白枫。”

      这只手无比瘦弱,在微弱阳光的照耀下,手背上青紫色的血管清晰可见,皮肤几近透明。

      这孩子真的有18岁吗?白枫有些怀疑。

      或许说,这具看起来营养不良的身体真的能杀人吗?尽管巧稚也是身材纤细的男性,但他只是骨架小,身上该有的肌肉一块没少,否则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而这位少年却完全生了一副病态的躯体,更别说他还坐在轮椅上了。

      可这些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白枫无声地叹了口气,继续前行,踏上楼梯。

      脚步声被空气打散,黑雪转动着轮椅,目光持续地落在渐行渐远的白枫身上,直至她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他也没有转移目光。

      只是呢喃了一声。

      “哥哥......”

      倏尔,神经质的病态笑声充斥了空旷的地下大厅,让人不寒而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