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kk - 人体实验...吗 杀人魔监狱乐园(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灯光昏暗的控制内里,女医生翘着二郎腿坐在跪着的男人背脊上,手背撑着下巴,另一只手在男人的阴茎上套弄着。

      “恩......恩恩......”男人的嘴被黑胶黏住,只能发出细微的声响,戴在脸上的金丝边眼镜几近从鼻梁上滑落。

      他的上半张脸被刘海遮住,看不出表情,但裸露在外的皮肤都通红无比,汗珠粒粒分明。

      “这几天都在看书,是个好孩子呢。”女医生看着屏幕里的白枫说,同时她的手指不断流离,最后落在男人的屁眼,没有再进一步。

      “呜呜......”男人稍稍抬头,连带着背部也跟着微微下拱。

      女医生被颠簸了一下,面色一暗,“啪”的一声在男人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皮肤上立刻显现出一道清晰的红印。

      男人再次挺起背脊,不敢再动。

      “下一次游戏选在什么时候呢?”女医生抬眼思索道,“大家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恩?”

      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再次在男人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随即起身,一脚将男人踹翻,高跟鞋用力地踩在男人的小腹。

      而后弯腰,扯下男人嘴上的胶布,抓着他的头质问:“五天了,我让你找来的人呢?”

      “呼呼呼......”男人被迫仰起头,气喘吁吁地回道:“明天......明天就会被送过来了......找的都是即将被处以死刑的强奸犯,所以、所以死掉也没关系......”

      听到这话,女医生松开了手,男人的头部却被猛然撞击到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小狗狗,做的不错哦,给你点奖励吧。”女医生边说边撩起旗袍,脱下内裤,然后坐在电脑台上,双腿大张。

      在森白的灯光之下,下体的颜色红得刺眼。

      “旺旺——”男人吐出舌头,犬吠了几声,继而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摸索到女人腿下。

      手掌紧紧地掐住女人的大腿,舌头伸进花穴,一进一出。

      口水砸吧和舔舐的声音在控制室里飘荡。

      女医生将手放在男人毛茸茸的头顶处,嘴里哼出了声。

      *

      今天是白枫在魔狱生活的第七天,她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

      这几日她的生活基本是在藏书馆与宿舍之间来回游荡,也不和其它人一起吃饭,而是在早上九点、下午叁点、晚上九点这样尴尬的时间段去食堂用剩余的食材做些填饱肚子的食物。

      意外的是,每次她去食堂的时候,都能在冰箱里看到有一份被保鲜膜包好的精致饭菜。

      但她并未自作多情地认为这是为她准备的,所以她每次都只是看了一眼,便掠过它,从冰箱深处拿走蔬菜和鸡蛋,混着电饭煲里的剩饭一同翻炒。

      五分钟填饱肚子后,白枫便又回到宿舍,杜绝与其它人见面的可能性。

      这是因为,她不希望别人牵扯进她的计划来,或者说,也不希望意外陷入别人的计划。

      这其余六名犯人都不是笨蛋,他们不可能不知道魔狱有鬼。白枫不知道他们的想法是什么,是妥协?是暗中谋划?是装聋作哑?

      可无论如何,白枫只有一个目的,她只想知道自己的身体被做了什么。

      除此之外,要她安分待在魔狱也好,处以她死刑也罢,都无所谓。

      只要她还是她,还能够掌控自己的身体,就足够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白枫照例在六点从床上醒来,洗漱完后,便坐在桌前阅读平摊好的书籍。

      桌面上摆着二十本书,迭成厚厚的叁摞,而那本《brain neuron(大脑神经元)》被压在最下面,薄薄的一本,黑色的书封,毫不起眼。

      她为什么要把这本书带回来呢?白枫用手指摩挲着手里这本书的书页,若有所思。

      “嘎吱——”这时,房门被人推开。

      白枫没回头,垂着眼,像在专注地看书。

      女医生走到她身后,掌心压在她的书页上,另一只手靠在椅背,弯下腰,黑色的长发扫过她的脸颊。

      她用食指滑过书页上最中间的那行字,用低沉而魅惑的嗓音念道:

      “to be or not to be(生存还是毁灭)。”

      白枫闻之转头,嘴唇吻过女医生乌黑的发丝,目光对上她含笑的眼睛。

      “真浪漫,不觉得吗?”女医生笑着问。

      “医生有看过一部的纳粹电影么?”白枫面无表情地问,还没等女医生回答,她又继续道:“人体试验真恐怖呢。”

      女医生眼神微闪,随即噗嗤一笑,“一想到纳粹就想到人体试验吗?”

      白枫沉默了一会儿,转移话题:“医生有什么事呢?”女医生身上浓郁地香味缭绕缠身,让她不由蹙眉,身子往后移了移。

      “又要做检查了哦。”女医生说着起身。

      白枫垂在大腿上的手指抖了一下,倏尔沉默地起身,女医生顺势搂住她的肩膀,将她带出房门。

      来到熟悉的医护室,女医生才松开了挽住她的手臂,站在金属门前输密码的同时,她闲聊似的说:“这几日你都待在宿舍里,不愿意出来吗?”

      话音刚落,“叮”的一声,金属门应声而开。

      “监狱里每个地方都相差无几,没什么好看的。”白枫回道,跟在女医生身后进门。

      女医生坐在屏幕操作盘前的叁脚椅上,漫不经心地说:“可以去外面看看哦。”

      “外面?”白枫脑海里闪过城市里的高楼大厦,沿街小巷,讽刺一笑。

      “这里还挺大的呢,又因为建设在郊区,很安静,很适合度假哦。”女医生目不转睛,在电子屏上的手指灵活翻飞。

      “门是锁着的。”白枫坐在机械舱上,脱下层迭的衣物。

      目前白枫只能在有横桥相连的叁座建筑物内游行,除了上下走廊以外,与外界相连的大门都是紧闭着的,就连一二楼的窗户,都被上了铁栏。她根本出不去。

      “巧稚没告诉你吗?在魔狱一周之后,便可以出楼去楼下逛逛,电子门锁上的人脸识别会记录下来。”女医生这才抬头,示意白枫躺下。

      白枫沉默地躺下,这几天她都躲着巧稚,他每天来敲门也装作不在,活该她不知道。

      不过......犯人能出去的话,就不怕越狱吗?她记初来监狱时,四周的围墙可不算很高。

      舱门渐渐关闭,白枫堕入黑暗,注意力不由控制地游离。

      有种半梦半醒的感觉,好像时间都不再流逝,身体像化为了流云,在黑暗的虚空里畅游。

      好像意识被砍成了两半,一半在身体上方,看着平躺着的自己。

      紧盯着电子屏的女医生忽然睁大眼睛,眸光闪过不可置信的神彩,嘴角跟着上扬。

      融合得不错呢......

      她在心底里感叹道。

      “叮——”检查结束,白枫被传送出来。

      不知怎的,这一次检查的时间好像格外的长,可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也只过了十分钟而已。

      “很健康呢,精神状态也不错,你刚开始来的时候很紧张哦,看来是已经完全习惯这里了。”女医生笑着将掉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递给她。

      白枫套上宽大的白色狱服。心里不屑地想,习惯监狱的生活,听起来真像一个笑话。不过这生活和以前差别不大就对了,甚至还更加轻松。

      不用考虑每天如何省钱饿着肚子,麻烦的人际交往也没有。

      变相来说,这里和天堂一样。至少她目前为止没想过要越狱,其它人也和她一样的想法吗?

      白枫自嘲地咧起嘴角,准备离开。

      这时,手腕间传来冰凉的触感,定睛一看,那里多了一个银色的手镯。

      白枫疑惑地看着女医生。

      “这是定位器哦,你们毕竟是犯人。如果越狱的话很伤脑筋啊,”女医生说,“所以,里面放了毒药哦。”

      “离开控制中心一定距离,手环会自动打开注射器开关,到时候,狱警们就算赶得再快,也没用哦。”

      “第七天还没过不是吗?”白枫冷静地反问,放下手腕,再也不看那手环一眼。

      “我很喜欢你哦,”女医生说着搂住了她的腰,将下巴搁在她颈窝,声音低沉,“白枫,你很让我满意呢,这是给你的奖励。”

      她说着冰凉的手掌不断下移,在肚脐眼下面的位置摩挲,但很快就被白枫按住。

      “医生,性骚扰是不允许的吧。”

      女医生轻笑一声,离开了她的身体。

      白枫毅然转身,踏步出门。

      金属门关上的同时,已经靠在椅子上的女医生按了一下隐藏在头发下的耳机,里面很快传来男子的声音。

      “老师,已经准备好了。”

      “做的不错。”女医生语气冰冷,面色也恢复了冷漠。

      耳机里的男声沉默了一会儿,又继续问:“......老师,把她关在禁闭房不是更好吗?在野外更方便逃跑的吧。”

      “你以为我真的想让她被人强奸?”女医生冷笑一声。

      男子没有回话,但沉默已经是在表态。

      女医生关闭了通话,两只手的十指交叉,目光凝视着眼前的机械舱。

      “嘛......实在不行的话,被强奸也是没办法的吧。”

      “不过连这点程度都做不到的话,可是会被其它人吃抹干净的哦。”

      “这样的话,被先奸后杀似乎也不错呢......”

      “我还真是喜欢你啊,小枫......亲自为你铺上了红毯,其它人可没有这个待遇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