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归康 - 第98节 我哭了,我装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徐曜并不知道这种感觉该不该用难过来形容,他是被背叛了,但若说他和赖星维一样一无所知地迎来这个结果,却也不然。

    他早就已经感觉到了,可是即便知道,借钱的时候,他还是赌博一般,凭着某些信念将感情寄托了出去。

    徐曜静了一会儿,依偎在康遥身边,道:“我拿他当朋友。”

    康遥没说酸话,回应道:“对他来说,你大概也是朋友,只是朋友之外,对你的其他的情绪偶尔会比兄弟义气要多。”

    徐曜道:“什么情绪?”

    康遥道:“嫉妒。”

    徐曜对康遥的话不会有任何的怀疑,却也动容于康遥看什么都永远比他清楚。

    徐曜问:“因为赖星维?”

    听这话,便知道徐曜也已经察觉了俞炎的感情,康遥应道:“可能,不过即使有,应该也只是一小部分。”

    康遥微微侧头,拍了拍徐曜的脸颊,看着像在安慰人,也像在欺负人。

    康遥道:“你很优秀,万事都比不上你的人,总会希望你的生活能多些挫折。”

    徐曜:“哪怕我是他的朋友?”

    康遥:“哪怕你是他的朋友。”

    徐曜一时无声,康遥问:“现在心情好了吗?”

    “……”

    这话问得突然,徐曜还有点没办法接受前后这么快的变化,他迟疑道:“我觉得没有。”

    康遥啧一声,感叹:“你真的好难哄。”

    徐曜:“……”

    徐曜忽然有些想要叹气,可就在他叹息之前,他的手机忽然传来了大额转账记录的消息——就在这一阵,康遥往他的账户里打了十亿零两千万。

    徐曜:“……”?

    ????

    徐曜惊了,前脚还在抑郁,后脚就瞬间惊得再也顾不上负面情绪。

    徐曜急道:“你——”

    康遥问:“还不开心?”

    这哪是开不开心的事?这是十亿多啊!干嘛突然给他打这么多钱?!

    徐曜确实损失了十亿,但也不能让康遥给他补啊!

    徐曜急着想要说话,康遥却打断他道:“你不会以为这是从我的口袋里转的吧?”

    徐曜怔住:“……不是吗?”

    如果不是,那是从哪里?徐曜想到了某种可能,不自觉绷紧了肌肉。

    果然,下一秒便看见康遥笑弯了眼睛,坏坏地道:“当然是从俞炎的账户搞的啦。”

    徐曜:“……”

    徐曜十分恍惚,他努力想静下心,却迟迟无法成功。

    好半天,徐曜才强忍着剧烈的心跳,问:“你直接撬了他的账户,把我的十亿拿回来了?”

    康遥道:“怎么会,当然还得带着利息,让所有的钱都原路流回。”

    康遥:“对了,说个笑话,现在除了俞炎,你和深海员工人人都有钱了。”

    徐曜:“……”

    徐曜没了声音,真是在短短的时间里经历了大起大落。

    他见证了康遥的厉害,却仍然震惊于让他伤神的事情到了康遥这里竟解决得如此轻轻松松,仿佛不值一提。

    徐曜问:“那俞炎?”

    康遥道:“他没有路费,自己回不了国,我这么善良,当然不能让他在国外穷困潦倒,只好带着地址举报他,让公务人员给他报销机票喽。”

    徐曜:“……”草。

    徐曜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还能说什么,他在康遥的嘴唇上亲了亲,很难不为康遥的能力和才华而倾心。

    但与此同时,事关俞炎的前途,他的心情终究有些复杂,此时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失落。

    康遥淡淡道:“没事,他账户里没了钱,反倒蹲不了多久,全了你们最后的体面。”

    徐曜心里仅剩的一点忧思也消失不见,他抓住康遥的手臂,只剩下被康遥护在羽翼之下的感动。

    他见过康遥的好多样子,每一个都叫他神魂颠倒,曾经,他试图将康遥圈在自己的手掌心,如今反过来,竟也感觉如此深陷其中。

    徐曜道:“遥遥……你真的好厉害。”

    康遥发笑:“怎么,爱我?”

    徐曜顿了顿,忽地应了一声,第一次道:“嗯,我爱你。”

    康遥没接话,安静了一下,随后,他也亲了下徐曜的嘴唇,眼神有些温柔。

    两人在露台上又抱了一会儿,康遥被抱得暖乎乎,徐曜却是被风吹得凉透了。康遥先道:“走了,进屋。”

    徐曜自是答应,可走出两步,他忽地想起什么道:“俞炎的钱回来了,那深海怎么办?我之后还要不要?”

    康遥少见地有些没有料到,问:“你说什么?”

    徐曜道:“俞炎借钱的时候,我从他手里要了深海的股份做抵押。”

    康遥微顿,不由再次确认道:“他和你借钱,你跟他要了抵押?”

    徐曜也微顿,奇怪地看着康遥道:“……你都提醒过我会吃亏了,我当然会要抵押,我智商又没问题,生意人,总要以防万一的。”

    康遥:“……”

    康遥实在忍不住哈哈哈笑起来,他还真是没想到,也没有自己去查,在他的印象之中,徐曜的感情里全是漏洞。

    可这样一个人,偏偏总能在某些时候超出康遥的预料,给他意料之外的惊喜,当初购买技术签约时临时加上分红是如此,这次的抵押也是如此。

    康遥越想越觉得有趣,血液奔涌,想要做些什么,他猛地跳到徐曜的背上,意味深长道:“要,怎么不要?”

    “被我发现的,就全是我的。”

    第91章 我装的

    回到室内之后,赖星维还没有走。康遥和徐曜没愁眉苦脸,他倒是如乌云罩顶,满脸恹恹之感。

    如今事情已经解决,徐曜倒也不必再赶赖星维离去,三人凑在一起,临时决定出门吃一顿晚饭。

    路上,徐曜简略地告诉赖星维事情已经解决了,不用再担心。

    赖星维不太相信,确认了好几遍,可哪怕知道了事情不会继续恶化,他仍是面色灰暗,开心不起来。

    到了餐馆点好了餐,赖星维没什么胃口,他平时话特别多,一安静下来,几乎让人有些不适应。

    但徐曜没去追问,等吃到快结束,才像是不经意道:“别多想。”

    这话终于撬开了赖星维的嘴巴,他本就不是个藏得住事的人,但凡有点难过,人人都能从他的脸上看出来。

    赖星维似是忍耐了很久,此时才得以发泄,他苦着脸倾诉道:“我有点怕……我都不记得我以前说过什么话了,他变成这样,万一是因为我,那算不算是我害了他?”

    赖星维的声音带着恐慌和忧虑,是同时具有天真和善良两种品质的人才能发出的声音,康遥听得简直想笑。

    他是因为徐曜才接触到赖星维这种类型,不然在他本身的交友范围里,真的极少能遇见这种小傻子。

    脑袋不大,想得倒是挺多。康遥不等徐曜去安慰,主动出声叫赖星维道:“你过来。”

    赖星维茫然地啊了一声,老老实实往前探头。

    康遥抬手用力地弹了一下他的脑壳,提醒道:“别给自己加戏,他是故意带你节奏,你还真顺着他的话跑了。”

    赖星维脑子里嗡一下,额头当场就红了。

    他第一次被比他年纪小这么多的人弹脑袋,疼得脸都皱成了一团,但却完全不敢生气,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试探着问道:“那什么暴发户,是他骗我的?”

    徐曜忽然道:“不,那事是真的。”

    “……”赖星维刚升起的惊喜僵在脸上,又开始惶惶道,“那、那……”

    康遥:“他是什么样的人,只和他自己的选择有关,是你拿刀逼他去抄袭游戏,逼他卷款私逃的吗?”

    “他就是他,你要有这么个想法,以后早晚还得被他缠上。”

    赖星维沉默了好一阵,被康遥吓得完全不敢说话,倒真顾不上再难受,吃了两大碗饭,没用徐曜送他,自己打车走了。

    赖星维走后,徐曜和康遥又在餐馆里多坐了一会儿。说真的,康遥还真不是吓唬赖星维,俞炎那种本性的人,若给他留一点缝隙,以后等他爬出来,必然是无穷无尽没完没了的纠缠。

    趁早给赖星维醒醒脑子才好。

    康遥给自己多要了一杯甜酒,挨着徐曜慢慢地喝。徐曜没继续提俞炎,只道:“你刚才弹了他一下。”

    康遥道:“你还心疼了?”

    徐曜道:“你以前只弹我的。”

    “……”康遥哈哈笑了两声,道,“你还挺会抓重点,回家。”

    徐曜没有意见,吃饭的地方距离家里不远,两个人决定手牵手步行回去。

    路上,徐曜的心静得有些可怕,尘埃落定之后,遗留下来的并不是一时的开心或气愤,他没赖星维那么难过,却也压着一口气,需要时间来慢慢平复。

    走着走着,徐曜和康遥闲聊道:“你刚才说,不要顺着他的思路想,我想了一下,好像从第一次和你说话开始,我也一直跟着你的节奏走。”

    “这么一比……我好像也没比赖星维聪明到哪儿去。”

    康遥听得发笑,倒也不反驳徐曜说自己不够聪明的话,和他相比,任何人都不够聪明,徐曜的程度其实刚刚好,他只道:“俞炎怎么能和我比?我要是他,今年得是我和赖星维结婚十周年。”

    “……”

    徐曜很清楚这是在打比方,可听到康遥和别人结婚十周年,他的心情还是十分难言。

    徐曜笑了,有些无奈,他随口道:“赖星维是直的。”

    康遥道:“在我面前,直和弯倒也没什么区别。”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