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拿捏

    裴辞说,他给她叁百万,哥哥做不到的,他借给她。

    林昭不懂,他为什么要自己沾上这个麻烦。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家的事情棘手得很,母亲也不是意外身亡,只是她那年不过十几岁,又哪来滔天的权势来彻查不公的事实。

    裴宥不帮她,林昭虽伤心,但也能够理解。如果是她站在裴宥的立场上,她犹豫再叁,恐怕也是只能说一句“抱歉”。

    那裴辞又是出于什么立场,向她伸出援手呢?

    林昭说:“我现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你。”

    等价交换这种事情初中课本上就有,她娇生惯养了多年,倒不至于这种道理也不明白。

    裴辞问:“你现在有什么?”

    “我什么也没有。”

    “不。”他到底和裴宥流着相同的血脉,打起算盘来不会落后半分,“你还有你自己。”

    而这个自己,指的是身体还是自尊,林昭已经不想思考了,因为当时除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别无选择。

    那晚的裴辞很野蛮,像野兽,将满心的怒火统统发泄在她身上。他从小到大脾气都是这样差,可林昭并不清楚他当时在生什么气,她明明没有哪里惹到他。

    只记得身体很痛,她一直在哭。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裴辞已经走了。林昭心里忽然下坠,苦笑自己真的痴傻了。他不过和自己一样是个刚毕业尚未迈入社会的高中生,连年长四岁的裴宥都办不到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实现?不过是讨厌她,所以趁这个机会狠狠羞辱她罢了。

    虽然林昭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她和裴辞这个青梅竹马关系变得这样差。那时候受的冷眼多了,也就下意识将刻板印象套到这个恶魔小少爷身上。

    可当下床时不小心撞到柜子,看见上面放着的一张百万支票和一张今天的机票,林昭差点以为自己坠进了云间。

    是裴辞给了她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