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扇逼(h)

    

      可哪里瞒得住他,林昭呜咽着被迫趴在酒店的餐桌上,身上的布料聊胜于无,这已经是今晚的第叁件了。手腕被丁字裤勒成绳绑住,嘴巴里呜呜咽咽地哭出呻吟的旋律,“裴辞、裴辞……”

      他扯住她的头发,语气凶狠:“叫什么。”

      身下紧致的小穴被粗大的阴茎撑得分开,两片薄薄小小的阴唇可怜地挤在一边,酸胀的体感遍布全身,林昭哭哭啼啼地,被他操得整个人双脚都快要离开地面,体液顺着操弄的频率,沿着腿根不断地滴在地板上。

      “呜呜……不行……啊啊、啊……太满了……”

      腰肢被人托住往后撤,竟是连最后的支撑点都要狠心夺取。那根滚烫的肉柱在身体里肆意穿入,林昭被扯着离开,浑身上下只剩下他顶进身体里的性器能够充当支撑点,“唔……”

      又肿又痒的奶头被他揉捏拉扯,一双圆润饱满的娇乳在那宽厚的掌心滚了又滚,林昭身下不受控地泄出一波又一波的水液,伴随着他暴戾的操弄颤抖着身体,连连的高潮侵犯了大脑,她将臀部往后移,追逐着那让她快乐不已的东西。

      裴辞却一巴掌拍在她的臀侧,痛中带着酥麻感,林昭娇媚地呻吟出声,又换来更重的一掌,耳边满是他凑过来的低沉嗓音:“骚货,就这么饥渴难耐?都做了这么久了,还把逼往我鸡巴上套?”

      他逼着人把腰身软下去,肏进去的力度更重,“痒了是不是?林昭,我操的你爽不爽?”

      穴内的软肉夹着他在平复,林昭双眼朦胧,“爽……”

      裴辞咬着牙,将那肉棒抽了出来。水液顺着空隙淌落,还没等林昭转过头去看他的表情。人便已经被拉进怀里,狠狠地扣着束缚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