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不要相信男人

    

      蓝玫很早就出来挣钱讨生活。

      在她差点被卖给临镇一户痴傻汉子做老婆的时候,她就从那个家里逃跑了。

      吸血打骂的父母、差点性侵她的哥哥,那个生养她的山清水秀的小山村,是她一辈子都不愿回忆起的地方。

      出来许多年,因为学历低,没什么技能,她只能做最累最脏的活儿。

      到餐馆端盘子洗碗,超市搬货,后来年龄大些了,她就跟着结识的同龄姐妹进厂,做流水线的女工。

      那是个制药厂,她在那条流水线上拧了叁年瓶盖儿,在小拇指上留下了深深的一道凹痕,十几年都没消散。

      制药厂后来垮了,她想着不能再这么漂来漂去了,得攒下钱找个地方安定下来。蓝玫没什么宏大的志向,只想着有个立身之所,混口饭吃。

      但她身无长技,又没什么人脉。

      药厂里同宿舍一个大姐好心给她指了条明路,劝她学门手艺,正好她有个熟识的同乡开了家按摩店,于是介绍她去学按摩。

      刚开始蓝玫心里没底,在社会上这几年别的没学到,亏倒没少吃,她知道那种店大多都不干净,害怕被人扣在那儿。

      大姐看她不放心,专门陪她去了一趟,这才打消了疑虑。

      那家店是个老大姐开的,在当地有十来年了,口碑远近闻名,客人基本都是老主顾,连人家里几口人,儿子女儿干什么都一清二楚。

      蓝玫向老大姐拜师,在店里安心学手艺。推拿、针灸、艾灸、足疗,什么都会一些,但她学得最好的是推拿——她从小干农活后来到城里打工,手劲儿大。

      师傅看她勤快好学,人又机灵,实打实的教了不少东西给她,不光是手艺还有些经营的道理,做人的方法。

      在那待了两年,她在当学徒技师的时候没少被客人明里暗里地暗示,问她卖不卖。

      卖他爹屁眼儿卖!遇到这种情况她手上劲儿重得要把人按死。

      师傅知道她以后想做这行就告诉她,做这个要泼辣些,自己要强硬,不然苍蝇耗子赶都赶不走。但也要学会左右逢源,人话鬼话都得说。

      蓝玫的第一段婚姻让她明白一个道理:永远不要相信男人。

      她在师傅店里做学徒的时候认识了个清秀斯文的男人,他是个中学老师,戴着副眼镜,白白净净的,说话很有礼貌。

      蓝玫没继续念书是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所以她对有文化的人态度总是带着尊敬的。

      那个老师经常来找她,一来二去,两人看对了眼,她欢天喜地跟男人结了婚。

      师傅还劝她再谈两年,她被猪油糊了心,被甜言蜜语哄得什么也听不进去。

      那场仓促又幼稚的婚姻最终还是一地鸡毛。

      她唯一庆幸的是,没生孩子。不然她和孩子的人生都被毁了。

      蓝玫离开了她学艺的地方,辗转几个城市,继续做着按摩技师,后面还考了证。

      从普通技师到高级技师,挣的钱也慢慢变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