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生活这件事(phonesex)

    

      她今天没骑车,电影院也不远,就和骆嘉年走着去。小城里的夜晚虽不及大城市灯红酒绿的繁华,但也是人来人往,别有一番热闹。

      一路上,蓝玫跟骆嘉年介绍路过的街店,跟他说学校的位置、教育局在哪、坐几路公交车、哪儿有超市,车站在哪……毕竟他人生地不熟,之后还要在这待一年,很多事情还是要自己做,她总不可能一直照顾他。

      骆嘉年一路上认真听蓝玫的话,不时应答两声。

      他觉得这种感觉很奇妙,像是一种要在这里生活的预演和排练,身边这个人,正在教他如何独立。

      很久以来,他都是自己磕磕绊绊摸索着去学会如何生活。

      之前妈妈病重,他一边上学,一边照顾妈妈。后来到了舅舅家,寄人篱下让他被迫学着去独立,去做一些本不该他做的事。他也毫无怨言,只觉得这原本是他欠下的人情债。

      现在,他的……玫姐,像是在教一个刚出家门的小朋友,如何在社会上生活。骆嘉年心里有种酸酸的感觉,但并不难受。

      到了电影院,检票入场,等坐下时蓝玫才意识到好像不该带骆嘉年来看这场。周围基本上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他们俩坐这有点怪怪的。

      电影开场,漫长的120分钟过后,散场灯光亮起,两人从影院出来。

      蓝玫无力吐槽,好久不看电影,现在的爱情片已经烂成这样了吗?毫无逻辑的要死不活的不明所以的爱情,当看到女主和男主闹掰,女主去医院独自打胎最后被男主发现,他痛彻心扉的“悲伤情节”时,蓝玫白眼都翻到天上去了。

      带个套要死吗?非要闹出人命不可?

      “这电影拍得真烂,一点也不好看。”蓝玫跟骆嘉年说道。

      “嗯,是挺难看的。”骆嘉年附和道,他刚刚什么也没看进去。

      蓝玫带着骆嘉年到电影院附近的一家牛杂店吃了晚饭。等出来时已经快9点了,他们好不容易赶上了末班的公交车。

      晚风习习,从车窗吹进来,公交车上零星坐着乘客。

      夏日的夜晚,路边摊大排档热腾腾的烟火气飘散在空气中,慰劳奔波一天的人们。蓝玫手支在窗沿托着下巴,看着车窗外流动的景色。

      她喜欢坐公交车,每到一个城市,她第一件事就是坐当地的公交车。沿着城市的道路,随着车流浏览这个城市的脉络和景象。

      有的城市的绿化做得差,到处光秃秃的,楼房林立,看得她眼睛花。有的城市绿植很丰富,造型各异,像是什么园林艺术展一样。

      晚风吹拂起蓝玫的发丝,将若有若无的香气送到骆嘉年的鼻间。

      他小心地悄悄看她的侧脸,橘黄的灯光映在她的脸上,看不出年龄的脸上有着恬淡舒适的神情,仿佛什么事情都不会打扰到她。

      骆嘉年此刻心里很平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好像这辆公交车载着他坎坷人生的一点希望之火,稳稳地驶向未知的明天。

      ---------------------

      回到家,蓝玫给了他一把家门钥匙。又从卧室的抽屉里找出一部自己的旧手机给他,方便日常联系。买太好的手机不利于现在他的学习,还是等高考完之后再买新的。

      骆嘉年接过并道谢。他现在用的是一部功能机,已经用了好几年,只能接打电话和发信息。

      蓝玫让骆嘉年存下她的号码,格式化后的手机通讯录里有了第一个联系人。

      骆嘉年给她备注:“玫姐”。

      骆嘉年又申请了微信号,蓝玫知道他连微信都没有的时候有点惊讶,现在这个年代,她客人家上小学的小孩儿都有微信了,她问他以前怎么跟学校和家里联系的。

      骆嘉年说打电话发短信。

      好吧。

      晚上骆嘉年还是睡的沙发,今天刚下单的折迭床还在路上,等床到了就能睡在客厅里了,虽然两者并没有太大差别。

      他点开微信,列表里只有刚刚加的蓝玫,点进她的朋友圈,她的朋友圈是全部可见的,翻了翻页面,大都是关于理疗店的信息,只有少量几条是她和朋友出去玩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