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5麻辣烫和皮蛋瘦肉粥

    

      25麻辣烫和皮蛋瘦肉粥

      云城的秋天来得悄无声息,或者说,云城没有个像样的秋天,往往是转眼就到了初冬,盛夏葳蕤让人渐渐沉迷,以为明媚的暖阳是常态,等到寒意乍起时才发现,夏天已经走远。

      骆嘉年最近心情有点低落——玫姐不再来学校接他回家了。

      这段时间换季,店里多了很多犯风湿关节病的客人,每天玫姐都很忙,有时候他下了晚自习回家玫姐都还没回来。玫姐让他别等她自己先收拾睡觉,他口头上应着,但还是固执地给她留灯热饭。通常他都是做好宵夜一边复习功课,一边等蓝玫。

      外面下雨了,雨滴被风吹到窗户上,几股水痕沿着玻璃蜿蜒垂落。细密的雨点慢慢变得急促,依稀间听到有晚归的上班族蹭蹭在楼道间上下的声音,估计是在抢着收天台上晾的衣服。

      骆嘉年认真地看书,眼神却时不时往门口飘去。

      今天玫姐回得有点晚。

      忍不住再看一眼时间,已经快到10点了,怎么玫姐还不回来?不会是店里有什么事吧?

      骆嘉年给蓝玫拨了个电话,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忙音,他忍不住皱眉,手指在资料书密密麻麻的字上无意识地点着。

      在楼下已经停了一会的车里。

      安柏侧身吻着女人,分明的下颌与领口的皮肤显露出男人清俊的性感。女人一只手揉摸着他热红的耳朵,一边和男人唇舌纠缠,津液在口中交融,暧昧的气息萦绕在车内。挡风玻璃上流动的雨水恰好起了掩护的作用。

      手机的震动声打破了这一刻的欲色渐浓。

      蓝玫先从情迷里抽身,在安柏侧脸安抚似的留下一个吻,拿起手机看,是骆嘉年。

      她调整了下呼吸,接起电话,

      “小骆,嗯,我马上到家了,带伞了,好。”

      像是对这突然的打扰感到不悦,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安柏也调整了下坐姿,握拳在鼻间轻咳两声。听着像是骆嘉年打来的电话。

      “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路上小心。”蓝玫挂了电话,拿上包就准备开车门。

      “等等。”安柏叫住她。

      “嗯?”

      “外面雨大了,把伞拿上。”说话间他递过来一把长柄伞,不知道他从哪拿出来的。

      “不用了,到楼道间就几步路,自己留着用吧。”

      “哦,对了,谢谢安老师的“顺风车”,还有宵夜。”蓝玫示意了一下手中的袋子,“走了。”

      说罢,也不管安柏,自顾打开车门,钻进雨帘里。

      坐在车里的安柏目送她逐渐远去的身影,楼道间的声控灯亮起。

      他看看手里的雨伞,又抚上刚才她揉过的耳廓,仿佛还留有她指尖的温度,落寞地笑笑。

      走到家门口,蓝玫停下步子,心里一动,拿出手机,就着屏幕反光擦了擦有些“可疑”的斑驳口红,仿佛在消灭什么证据,见没什么异常之后才开门。

      “我回来了。”蓝玫把东西放在门口的柜子上,换鞋进屋。

      “玫姐你回来了。”听见蓝玫开门的声响,骆嘉年从餐桌前起身,准备去拿她的雨伞到小阳台撑着晾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