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7你把我当狗吗?

    

      27你把我当狗吗?

      应付过店里最忙的时候,最近总算闲下来了。

      蓝玫坐在前厅的桌子前,刷了会儿做饭视频,有个照烧脆皮豆腐看着挺不错的,收藏了,转发给嘉年,让他得空的时候钻研一下。

      完全没有考虑到让一个高叁生给她做菜合不合适的问题,因为骆嘉年总会说:好啊,玫姐。

      用手指敲击着桌面,望望店里的钟表,还有叁个小时下班。小美坐在前台用锉甲刀边修指甲边追剧,小何坐在她旁边用模具练新的针灸手法。李阿姨趁着最近不忙请假回家探亲了。

      她也很想回家躺着,但碍着老板的面子和店里的规章制度,还是得忍到下班。

      焦荣那小子,之前老在她面前转悠,最近倒不见他影儿了。呵,弟弟就是弟弟,新鲜劲儿过了就觉得没意思了。蓝玫忍不住轻嗤。

      有时候,人的劣根性还真是顽固又可恶。当别人对你死缠烂打的时候,对他避之不及,而一旦真的不来找了,又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

      最近她和安柏倒是很正常,安柏也渐渐习惯了他们这种关系,时不时到他家去吃几次饭,做几回。

      他是个很好的情人,没有了以往的身份焦虑后,她甚至都能跟他不做爱只单纯地聊聊天什么的。因为对彼此都很熟悉,她没必要在他面前演戏,或许比起夫妻,他们更适合当朋友。

      而这个朋友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太听话了。

      她让他怎么做他总是顺从地照做,她想用什么姿势,他也完全配合,从没有异议。她是很喜欢听话的男人,但一种菜吃久了难免有些腻。再者,跟他做的时候总会想起以前的一些事,让她总感觉有些压力,不能全身心放开了做。

      啧,人总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

      所以说男人还是要多试几种口味的才行。

      想到这蓝玫又想起了焦荣。

      她心思转了转,有了主意。

      这个时间点焦荣应该还在他店里。交代好小美小何照看店里记得走的时候锁门,她说有事出去一趟。

      蓝玫拎着前两天有熟客送的一箱雪梨,出了店门。走到门口,她不忘在门前花坛里摘了朵月季花。

      焦荣的铺子正对着街角的大柳树,位置比较靠外临街,红底黑色的店招logo十分具有设计感,跟周边一些简单朴素的门面反差强烈。听说焦荣的修车手艺还挺不错,铺子里经常停着些名牌车。小何说还有很多人老远跑来找焦荣搞改装的。

      “焦老板在吗?”

      走到他店门口,蓝玫往里面张望了一下,没见到人。继续往里走,店里的物件摆放的很齐整,但也免不了修车店地上的油污和汽车零件、工具什么的。

      “焦荣?”

      她之前来过这,大概知道焦荣干活的位置。循着记忆走到店内停着一辆黑色汽车的地方,细看车子轮胎停在一处低矮的斜坡平台上,中间悬空抬高了一部分。

      车子侧面有一双驼色的马丁靴露出来,蓝玫踢了踢那鞋子,

      “在这怎么不答话?装什么聋呢?”

      “我给你拿了雪梨,金川产的,很甜的。”

      车底下的人没什么反应,依旧自顾自地忙着手里的活。

      蓝玫把装雪梨的箱子放到旁边的工具桌子上,绕到另一边,半蹲下身。

      “咚咚”敲两声车门,把手里的月季花伸到车底,

      “要不要?”

      只听到从下面传来了声轻哼,但花却被一把抢过去了,在她手指上留下了一点黑色污渍。

      “别以为送点小恩小惠就没事了。”

      焦荣从另一边出来了,双手搭在车顶,手里拿着钳子,那朵粉红的月季花被他捏着花枝拿在手上。

      他上身是黑色的工字背心,古铜色的肌肉上有汗水渗出,黑色的短发稍稍被汗湿,那双深邃又明亮的眼睛直直盯着她,整个人散发出野性十足的气质。怪不得说男人工作的时候魅力最大呢。

      蓝玫走到车头,“我没记错吧?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

      他扬扬下巴,“蓝玫,你把我当狗吗?”

      “有话就直说,再阴阳怪气我可走了。”蓝玫回呛道,这小子拐弯抹角的说什么东西。

      “无聊的时候就给根骨头招手,没兴趣的时候一脚踢开,我可不就是你的一条狗吗?”

      蓝玫拧眉,虽说本质上他说的没毛病,但话也太难听了,

      “焦荣,你是不是有病?开始之前咱俩什么关系可都说好了,你也同意了的,怎么现在一副我玩弄了你的样子?”

      他没说话,走到工具桌前,脱下手套,又走到一边的洗手池用水管冲了冲手,拿挂钩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