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8江枫渔火

    

      28江枫渔火

      临近深秋,江风微冷,傍晚落日渐垂,只余橙黄霞光在天际。江边有许多晚饭后散步的行人,有年轻的情侣,带小孩的一家人,结伴的老人。

      云城依傍陵江水而建,这个季节慢慢进入了枯水期,江边的卵石浅洼逐渐显露出来,好奇的小孩子提着小桶小铲四处找寻着,远处长草丛里、小块边岸上有叁两资深钓友不动如山,在江边垂钓。

      蓝玫坐在焦荣的摩托车后面,抱着他紧窄的腰腹,长发被疾驰的风吹得四散飘舞,焦荣的黑色夹克盖在她的腿上,翻飞的橘色裙边像一抹流动的余晖。

      焦荣开得快而稳,似乎有意让她看看江边的风景。蓝玫很少到临江路这边来,这里离老城区比较远,她平时没什么时间。

      江边水气和苇草混合后的气味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江对岸是新区,新建了很多楼盘建筑,看上去比这边的老城更繁华,但蓝玫觉得,还是老城这边更有人气,就连生了青苔的房屋和街道都更有韵味。

      -------------------------------------

      焦荣将他改装的蓝黑相间的摩托停在一家江边的烤鱼店门前。

      蓝玫下车,整理了下头发和裙子,把夹克还给他。

      “专门给你拿的,穿着吧,晚上江边冷,免得冻感冒了。”焦荣换了身黑色短袖,又捯饬了一番,整个人看上去帅气不少。

      也不知道他要带她来江边,她就穿了身裙子,外加一个薄外搭。蓝玫不客气的穿上他的夹克,嗯,大得不是一点点,不过还挺防风。

      他们走进店里,店内的装饰挺朴实的,没什么花哨的东西,一看就是有些年月的老店才有的面貌。

      店里食客不多,大多是游客或来江边游玩的。他们选了一个靠里的座。

      “这里的烤鱼是一绝,一定要尝尝,还想点什么自己选。”焦荣点点桌上玻璃压着的菜单,看样子很熟稔的样子。

      蓝玫挑了几个河鲜,焦荣跟面善的中年老板招呼道,

      “你经常来这?”

      “也不是,以前常和朋友来河边玩儿,这家老板是一个朋友家的亲戚,就到这里来蹭吃蹭喝,时间长了就熟悉了。”

      蓝玫了然地点点头,一时间也没什么话说,喝了口店家刚上的茶水,手里握着玻璃杯打转。

      “你怎么看上去这么拘谨?”焦荣有点奇怪。

      “没有,你想多了。就是不知道聊什么。”蓝玫回道。

      她原本就拿焦荣当个炮友,除了上床以外的事,她对他知之甚少,也不想越界,跟他感觉也没什么好聊的。

      焦荣笑了,抽几张桌上的餐巾纸,擦了下干净的桌面“没事儿,就随便聊聊嘛,随意就好,总不能干坐着等吧。”

      “那我先说说我自己吧,我云城人,从小在南湾巷子那边长大。”

      南湾老巷,蓝玫知道那边,当初她租门店的时候跑过那一带。

      “我呢,从小上房揭瓦,皮得不行,从小在学校里都是问题学生,请家长写检讨是家常便饭。不喜欢念书,在那坐不住,高中读完了就去上了专科,我喜欢鼓捣东西,家里的东西没有不被我拆过的,中学的时候还把我爸的摩托车给卸了,被我老爹吊起来打……”

      蓝玫饶有兴趣地听他讲他的光荣事迹,这人看上去还挺自豪的样子。

      “后来觉得修车子很酷,选了汽修。我真是天生干这行的,在学校那会儿我还在全国技能大赛上得过奖呢,就我这技术,别说云城,就是整个c省……”

      眼看他牛逼越吹越上头,蓝玫无语地看着他。

      “好吧,没那么悬。但我技术还是过硬的。”焦荣喝了两口水。

      “你为什么把店开在老街那边?那一片客流量并不多。”蓝玫问道,他那张扬的店在老街一看就格格不入。

      “这叫酒香不怕巷子深,我名气传出去了,有的是客人找过来。”

      焦荣又呷了两口水,实际上是他当初开店的时候家里不支持,他攒的钱只能租到老街那边的铺面,后来在那边待久了就懒得挪地儿了,然后就是蓝玫搬到老街上,他就更不打算走了。

      这话能跟蓝玫说吗?显然不能。

      两人说话间,陆陆续续菜上齐了。

      “你小子,多久没来罗叔这边了,今天吹了哪门子风过来。”那会和焦荣打招呼的男人跟他打趣,看到旁边的蓝玫,

      “好小子,原来是带女朋友过来了。”男人朝焦荣挤了个眼,“今天罗叔请你们,别客气,今天下午河里刚捞的鱼,可新鲜了。”

      “谢罗叔,改天请你喝酒。”焦荣不客气地收下男人的请客和误会。

      蓝玫在一旁,身上还穿着焦荣的衣服,礼貌不失尴尬地笑笑。等男人走后,焦荣一脸笑意地凑近,

      “今天真是沾了你的光,白吃一顿。”咧嘴一笑,带着年轻人的朝气和一点欠打的痞子样。

      “闭嘴吧你,快吃你的饭。”蓝玫瞪他一眼。

      烤鱼味道很好,不愧是开了有些年头的老店,配料味道都没得说。待会回去焦荣还要骑车,他们就没点酒,要了饮料。

      “光顾着我说了,你也讲讲呗。”吃了一会儿,焦荣抬头看她。

      “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