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7、“苏绵,跟我走”

    

      上学迟到了?苏绵倏地睁开眼,又立刻再度阖闭紧蹙,她昨晚发短信给老师请假了:【黄老师,我妈妈出国,爸爸回来处理家事,特请假半天,请予准假为谢!此致,敬礼 ——苏棉】

      她还发短信关心苏曼:【妈妈好,请问到香港了吗?】

      吃烤串时,她发的信息,周到而稳妥。

      要说她酒量好?底子里靠谱?还是有点疯批?连【此致、敬礼】也没拉下,连【妈妈好】也飙了出来,苏曼看到估计会暴怒跳脚。

      一只温暖手指竖着抹抚她眉头!

      “喝酒不闹点事,不叫喝酒。没那么严重。别蹙眉了!要长出川字纹了。”腔调冷冽,带着刚醒来的沙哑、性感。

      她缓缓睁开眼,对上一张白皙俊酷脸。

      “连酒后承担都没有,怎么承受人生挫折?嘿,我酒后最大的糗,在度假村里裸奔。”

      她懒懒问:“你是说,我也争取酒后裸奔一次?”

      温凉狠剐看她,把【小馒头裸奔也没人看吧】的揶揄,憋回去。

      “裸奔,有留下视频吗?我有一个朋友,想看。”她小臂覆遮眼睛,紧抿唇。

      额角迎来一个不轻不重的弹指,身边床垫一轻,他起来坐床边抽烟,她似才省起,他们昨晚同床而眠?当然,隔着床薄被子,周遭强势的,都是属于他的冷冽向体味。

      枕边的手机闪跳来自苏曼的微信。

      她听见自己望着他背影悠悠道:“温凉,苏曼走了。”

      他回头看她,似不愿意聊苏曼,起身从大背包里掏出电动须刨,摊着大长腿坐在妆台上噜噜噜刮胡子,她一眨不眨看着。

      “两个选择,一,跟我走,二,我在学校旁给你租个房,请人看顾你。”噜噜噜声中他说,顿了顿,“我希望你跟我走,苏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