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9、论床上长发随情欲扇扬的姿势;撕破

    

      深夜的高速公路,被路灯照射晕染成仿如一片直插向未知远方的近大远小冷钢片,隔壁车道,不时倏地划过【轰唰】一声,夜大巴或大货车呼啸超过。

      苏绵在驾驶室探头探脑张望过了阵新鲜劲儿,进入豪华房车厢,窝在左侧小床上,对面车道不时违反交规晃漾的远光灯,闪得人眼疼心烦。

      她拉阖厚重绒布窗帘,只剩小小一条缝儿,从她的角度,由车窗玻璃模糊镜面,能看到隔着小客厅,在右侧小床上窝靠的温凉。

      当然,温凉也能看到她,不是偷看,他靠着车厢壁,身体大方斜面向她这边,只不过整个人被一侧滑落下来的长发、氤氲香烟雾笼罩着,看不清眼神聚焦何方。

      他搞来辆大房车,有厨具冰箱一应俱全的小厨房、有巨屏电视hifi茶几齐备的小客厅,还有两间由小客厅隔开的开房式小卧室,豪华舒适得一塌糊涂,只是车上俩人,都没享受的心情。

      她下车回家收拾东西时,再次问他:“上不上去?”

      他再次摇头。

      这是一个极度自我,不为谁改变的男人!她冷瞪他,上楼。

      “我那房子小,放不下太多东西。”他冲她背影喊。

      她翻白眼,房子小?信你个鬼!她头顶冒出一根中指。

      靠!他唇角在往上提。靠着车门,略歪侧脸点烟,眼眸微眯斜睨她瘦削背影,昨晚,她穿他的大t恤,宽衣摆下,腿细、而直!大t恤宽领口里小馒头似不小?沟很深!半罩杯胸衣外嫩肉白得他瞄见一条蜿蜒在半山峰的细细、仿如炸药引信的青绿小静脉血管!

      他深吸长长一口烟,仰头缓缓呼出,一长串烟圈在同色系阴天里向前游荡、扩散、风逝……

      老华侨上她们家前,苏曼就清走一波东西,苏绵已加上新班主任微信,那边也是高一就完成所有课程,高叁就是做题!测试!题册清单已安排上;

      还真没什么东西需、可带走。她往大编织袋塞了几本自己最喜欢的书,又拿出来,最后只带走苏曼的几样小东西,和自己几套换洗衣服、两本英语辞典、一台笔记本、一杳旧照片、一个ipad、几个u盘、装证卡的小信封……

      默念着,【然余居于此,多可喜,亦多悲】,她缓缓下楼。

      窝在房车小床上,她思绪杂乱。

      父女俩,谁也不鸟谁。

      看着窗帘缝玻璃模样镜面里温凉窝躺着的轮廓,轮廓上方,烟雾袅腾。轮廓往下方移,他躺下?仰躺着吗?长发披散向床单?俊酷脸慵懒?略带情欲不?

      枕着他柔顺凉冽乌发,打滚?上次想到这茬时,她身子抖了抖,这次也是;她颤着想到另一个更猛、更好的观赏姿势:

      骑乘!

      她战栗,发出一声她从不曾发过的轻软呻吟,“嗬嘤呀……”

      他手指那么长,那里也很长?据说长度足够,才适合这个姿势;这个姿势,也昭示她对他的占控?!像王蕴说的,【苏绵绵,冲!】

      她上、下起伏,放肆、恣肆、幽野、狂冽,她喘息、呻吟,“嗬、嘤、呀、呃……”

      她一边狂烈起伏骑乘,齐颌短发飞扇,他闷喘颈脖仰挺,压抑而性感,带动长发起伏摇摆;

      她还一边老道(?)轻抚他和她相似的白皙颊肌、她也有的眼角小泪斑痣,玉山横陈般鼻梁,她像昨天在学校门口那样,拎起他一小把乌发放开,看它们在她指间随情欲扩散、坠落……

      他嘶、吸气重喘,朝她漾开轻笑,辩不清意味,好看!

      小腹酸胀,全身剧颤,她双腿夹紧,制造出无比酥麻下体快感。

      她转头看他,他正缓缓抽烟,颊肌鼓起,喷吐出一大口吐烟雾,将他自己兜头罩起来,于是,便似俊男美女身着透明纱衣,越看不清确,俊帅便也越俊帅?

      他冷瞥她,挤熄烟头,拿过湿纸巾,抹净手,起身,朝她走来,坐下,撩捏起她下巴,幽冽盯视她,腔调一贯冷冽、微透暗哑,“苏绵,发什么骚?”

      她应该挑眉继续恣肆幽野?凑过去轻咬他唇峰?还是乖巧纯情可怜惊羞?红脸、捏着衣摆喘吟往床角躲、慌怵结巴:【爸爸、没有、没、不……】?该死!两种都是她真实身、心反应!不是套路黄肉文桥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