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1、对视扇打屁屁(喊爸爸,变味SP)

    

      苏绵瘦,臀倒浑圆挺翘。

      蜜桃般小肉臀一半被包裹在卡通猪猪脸小叁角内内里,将猪脸绷得名符其实,腮帮子鼓突,透着丰盈,另一半,裸露在小叁角内内外,奶冻般白嫩,呈陡斜坡连向玉白大腿……

      她趴在温凉大腿上,使着劲扑腾,惊羞带哭腔大喊,“放我下来,温凉你混蛋!”比他预想的挣扎得厉害,比他想像的更羞耻?羞赧漫延向白嫩肉臀,蜜桃仿佛淡熟了,披着层诱人浅粉。

      他并不知道,她的羞耻、惊慌并不来自于即将挨打屁屁,而是这个卡通猪猪脸旧内内!就像第一次约会,牙缝塞了条怎么也取不下来的韭菜,就像穿着大绵家居服下楼倒垃圾遇见暗恋的男生。

      苏曼有一屉子手感凉滑柔的冰丝、只有叁条细带引人遐想的丁字裤,她反其道买了一屉子稚趣卡通猫脸、猪猪脸绵质内内,现世报来了,没一个死穷讲究男人,会喜欢穿旧猪猪脸内裤的女人!

      她太惨了,太糗了,她为什么不是穿美美叁角蕾丝内裤,她呜呜直接开哭,“放我下来!大混蛋温凉!”

      她哭得全身发颤,裸露在猪脸外的白嫩奶冻臀肉极富弹性颤颤、晃晃,诱人扇打!

      “嗯,你继续喊温凉!”温凉手起掌落。

      【啪!啪!啪!】一连叁下,极富煽打技巧,长指末着力,脆脆地响、灼灼的疼!绝不伤筋动骨。

      红红指印像几缕浅粉樱桃味向拉花,印在奶冻上,可口得让人想舔、吮、咬几下!

      尖厉、灼烫疼痛,令她发出短促娇吟!“呀!呃嘤!”他直接晃了晃神,第四下,大手悬在半空。

      她扑腾小细腿又羞又气大叫: “混蛋温凉,你真打?我要拽光你头发,不,趁你睡着,烧了它!”

      “很好,我就喜欢管教嘴硬的,喊一声温凉、加打一下!4、5、6……”他凉冷腔调一下、一下报数,只扇打她左边臀瓣,晃颤奶冻上错迭的越来越嫣红的指痕,像正燃烧的火棒!

      她似没有sp嗜好?疼痛并没给她带来所谓的虐打满足、被惩教快感,只有被管教的不服、羞耻,她咬牙怒喘回击,“ 嗬!温凉!温凉!温凉!混蛋的事情说叁遍!”

      她不再扑腾,转头忿忿看他,羞赧、泪痕、不服倔强,一起使得这张总凉冷的小脸,像朵野瑰!他歪头饶有意味,看她,手上动作并没停;

      【啪!啪!啪】,手起掌落,仿佛这幽野不服与欣赏的对视背景音。

      感觉、声响,却都在暗底渐次变异!

      她眼见他臂膀挥动向她撅起腰线后她看不见的隐密部位,羞耻、掺杂起兴奋!

      脆灼灼的疼,似生成某种深入臀缝、腿间、心头的奇怪快感?

      “呃、嘤!”她的呻吟,略变调、再变调!

      每一下娇喘、娇吟都在令他的眸色、眉间渐次严重异动,于是她身、心快感更层次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