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2发作

    

      新赛季正式拉开帷幕,本赛季常规赛依旧采用主客场制,江篮将在两天后在主场江安体育馆迎来职业联赛新赛季的首场比赛。常规赛江篮共有叁十多场比赛要打,每场比赛间隔2-3天左右,未来的几个月里,客场时林涛都要和队员们一起飞来飞去前往赛区。

      倒计时一天时,江篮官方发布了新赛季定妆照,剑指总冠军。大合照中身穿黑色教练t恤的林涛稳居c位,坐姿笔挺端正,手扶膝盖,俨然一副成熟稳重的教练模样,身后站着一排队员们。站在最右边的新晋小将沉仕扬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他是这两年新加入的,所以林星若对这个人也没什么印象。

      她下滑页面,点开主教练单人定妆照,照片中的林涛抱着双臂,肩膀平宽,露出的手臂处可以看出流畅饱胀的肌肉线条,下颌线完美到脖颈,喉结突出,墨黑色的眸子平静的看着镜头,透着坚毅沉稳。

      时隔5个月再次看到久违的联赛,林星若多少还是有点期待,但想到林涛又要开始忙碌起来,不能陪着自己,又有些矛盾的难过。

      前几天的比赛都首战告捷,虽然常规赛仅凭几场输赢并不能看出什么,但球队还是士气大增,加上主场优势,球迷的呐喊助威,几场比赛赢得很轻松。接下来林涛准备带队前往客场赛区,临行前一晚特意来嘱咐林星若“朵朵,在家一定要听话,有任何事情随时给爸爸打电话,乖乖等爸爸回来。”有了林星若“逃课事件”后,他这次走格外不放心,总担心孩子再出什么事,青春期的孩子总是充满了各种想法。

      林星若乖巧的点点头,说“爸爸,你也要乖乖听话,不要有太大压力,多吃饭多休息,不许抽烟”

      林涛哭笑不得,怎么感觉他倒像个孩子。

      周五晚上放学后,林星若和江紫柔、秦宁一起去学校附近新开的西餐厅吃晚饭,因为第二天是周末放假,所以吃了饭后叁个人悠闲的在街上闲逛,边走边嘻嘻哈哈的打闹。

      正向前走着,前面一个熟悉的面孔,是那位江紫柔心心念念的“九号小哥哥”,他和江紫柔二人最近正处于暧昧期,看来好事将近。

      秦宁和林星若会意,怪不得刚才吃饭的时候江紫柔这家伙一直盯着手机呢,原来是早就和人家约好了。她俩起哄着把一脸娇羞的江紫柔推到了他身边,秦宁说“快走吧快走吧,人家都来接你了,还害什么羞。”

      九号小哥哥也很害羞,不好意思的和她们挥挥手告别,和江紫柔两个人有些拘谨的一起离开。

      林星若和秦宁继续慢慢悠悠的散步,秦宁突然问“你最近和周瀚怎么样呀?他人还挺不错的”

      “额…也没怎么样,就偶尔说几句话。”

      那天回家后她发现周瀚加了她的微信,一定是从秦宁那里要来的,两个人他倒是蛮主动的,找些话题来聊,但林星若一直没什么太大的兴趣,最后他也就有自知之明的不再找她了。

      “星若,认识你以来,我感觉你总是心事重重的,好像从来没见过你特别开心的样子,江紫柔说你喜欢周瀚,可我看你根本不是喜欢他,你那天第一句话就问他为什么穿七号球衣……你喜欢的不是他,你喜欢的是七号球衣。”秦宁突然一脸凝重。

      林星若有些紧张,难道她知道什么了?

      秦宁继续严肃的说“可是星若,你清醒一点,林涛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天你见到他,就会发现我们和他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年龄、见识、阅历、社会地位,这都是你和他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而且他现在好像还有女朋友。星若,你把他当作偶像可以,但是不要盲目的去追求,付出太多的情感,可以把他当成榜样,努力成为和他一样优秀的人。”她苦口婆心的劝解,试图把这个陷入偶像陷阱出不来的朋友解救出来。

      林星若一时有些感动,没想到一向神经大条的秦宁竟然说出这些话来劝解自己,她笑着说“好的,我会的,秦宁,谢谢你。”

      二人在路口分开,各自朝家的方向走去。林星若自嘲般的想,年龄、社会地位这些并不是他们之间最大的鸿沟,血缘才是,况且她早已深陷泥潭,又岂是秦宁叁两句话能解救出来的呢?

      心中有些悲凉的走着,闻到一股浓郁的食物香味,林星若抬头看去,前边是望不到尽头的一排各种街边小吃店。她下意识咽了一下口水,呼气莫名变的急促,努力克制着内心深处逐渐被唤醒的那种感觉。

      林星若慌忙转身,大脑中不断重复着“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前几天手上的伤疤已经被爸爸发现,如果再这样下去一定会被他发现。她快步向前走着,想要逃离这里,耳边却又响起秦宁刚才的那番话。

      “他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无法逾越的鸿沟

      他现在有女朋友

      …”

      更让她绝望的是现实其实比这些更残酷,他们之间还有永远无法切断的血缘,她突然有些恨自己,恨自己身上流着和他一样的血,恨不得此刻把自己的血抽干。这些想法在头脑中“砰”得一声爆炸,她突然定在原地,紧攥着的拳头开始颤抖,心中有什么东西冲破封印枷锁逃了出来,下一秒她转身朝那条街走去。

      如同一个幽灵,整条街上的人对于她来说形如空气,横冲直撞地顺着食物的香气寻去,如同一只猎犬搜寻到猎物。看着眼前的各色食物,身体里养着的那头恶魔疯狂的在她耳边嘶吼叫嚣着“给我!给我!”。